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60554-29651763/

第2232章 賠不起
    第2232章 賠不起  

    “前輩!”

    雪霓裳喊叫一聲,不敢多看,眼神中滿滿都是擔憂。

    她剛才還以為這少女是自己老爹的故人,能顧念點舊情,哪知道根本沒有什么用,直接就把自己給鎖了,現在又要對張九重動刀。

    紅裙少女握著刀的手,紋絲不動,頭也不回冷冷說道:“看在你爹的份上,我已經饒了你一次,我沒讓你說話的時候,你就乖乖給我閉嘴。”

    “……”

    打草谷里面。

    張海蓉的心也跳到了嗓子眼。

    那可是她的父親。

    “八姨,我要出去,我要去救我爹!”

    張海蓉如何能看著自己的親生父親被當場斬殺,說著就要跑出去。

    楊玉鳳也糾結了,外面是結拜大哥,可那些人殺人不眨眼的,修為又高的出奇,根本不是他們能對付。

    就在這時,李貴果沖了過來,在中途將張海蓉攔了下來,道:“海蓉,不要沖動,外面太危險了,大哥肯定也不會希望你出去的,他們要的是葉開。”

    外面的紅裙少女又開口了:“不出來嗎?”

    里面的人都緊張的盯著她,張九重的幾個結拜兄弟,更是為難。

    可少女的手段簡直駭人聽聞,她是真的沒將人當人看,那句話剛剛問出,才過了沒有五秒鐘,沒有得到回應,她手中的戰刀立即往上一挑。

    “噗嗤!”

    血光沖天。

    張九重的一條胳膊被連根斬斷,拋向天空。

    雪霓裳大叫一聲:“張郎!”

    可后面的瘦老頭王全柄直接出手,一巴掌拍在她的腦門上,直接將她拍在地上,暈了過去。

    老頭冷冷吐出兩個字:“呱噪!”

    張九重怒瞪紅裙少女,額頭冷汗直冒,一言不發。

    “呵,不疼嗎?有點男人樣嘛!”少女笑吟吟的,看起來天真無邪,臉上看起來也是漂亮的像洋娃娃,可是做出來的手段,讓郁金香這樣的女梟雄也不寒而栗,她竟然再次一揮斬刀,這次從張九重的腿上劃過。

    “噗嗤!”

    一條左腿從大腿上連根被斬斷,鮮血狂飆,人也倒在了地上。

    “爹——”

    張海蓉大叫一聲,險些暈過去,眼睛里面淚水滾滾。

    眾人的表情無不是一臉凝重加憤怒加悲傷,李貴果,林一德,蕭超,楊玉鳳,全都顫抖起來,眼淚止不住的掉下來。

    “啊——”

    李貴果大吼一聲,他不顧一切的要沖出去。

    林一德,蕭超,還有楊玉鳳,也緊跟其后,身上殺氣沖天,兵刃在手,大哥正在外面被人活生生的肢解,他們能眼睜睜的看著嗎?就算是死,也要死在一起。

    顧開圣大吼道:“你們全都給我站住,出去送死嗎?你們出去能有什么用,讓我們再看一場被活生生肢解的戲碼?”

    楊玉鳳道:“你們能忍,我們是兄弟,忍不了,就算死,也要上!”

    周智也過來吼道:“我知道你們是兄弟,張九重也是我們的兄弟,就是因為這樣,才不能讓你們出去,等少爺回來,我們一定有辦法為張兄弟報仇的。”

    “噗嗤!”

    “啊——”

    又是一刀。

    張九重剩下的另一條腿,再次被一刀斬斷。

    他徹底變成了沒有腿的廢人。

    雪霓裳憑借自己的毅力,醒了過來,剛好看見張九重的慘樣,她噗的一口噴出心血,眼淚縱橫,不管不顧的沖上去,結果被胖老頭一錘子砸在后背上,整個人頓時斷了不知道多少骨頭,撲在地上不知道生死。

    “噗——”

    張海蓉也吐血了。

    血濃于水。

    “讓我出去,就算是死,我也要出去!”張海蓉拔出一把飛劍,架在了她自己的脖子上,“不讓我出去,我現在就死在這里。”

    “海蓉姐,你,你不能出去啊,會,會死的,真的會死的。”寧天浩拉住她,死活不讓她走。

    張海蓉一腳將他踢開:“那是我爹!”

    ………………

    周天小星斗陣一開。

    張海蓉從另一個口子出去了。

    在她身后,還有張九重的幾個結拜兄弟。

    “大哥!”

    “爹!”

    張海蓉哭著跑上去,其余四個人也趕緊追上。

    紅裙少女手下的一名仙君腳下一動,似乎就要動手,不過被少女手一揮,攔了下來。

    張海蓉一下撲到張九重身邊,看到他血淋淋的傷口,悲從中來:“爹啊——”

    好在她還有理智,趕緊把張九重的兩條斷腿和一只斷手撿起來,放進儲物法寶中保存,如果米有容在,也許,還復原的機會,當然前提是要保住性命。

    “蓉兒,你,你不該出來的。”看見女兒跑出來,張九重痛苦的嘆了口氣,心里在想,幸好回來的時候沒有把兒子帶來,那時候也是擔心這邊不安全,還是在無盡海中沒有問題,現在想來,那才是最明智的選擇。

    “爹,你,你疼不疼……”她顫抖著,不敢碰,連忙點了他幾處穴道,將他身上的血止住,又摸出丹藥,給他服下。

    做這一切的時候,紅裙少女沒有阻止。

    眼神在李貴果等人身上一一掃過,問:“你們誰是葉開?”

    楊玉鳳道:“葉開根本不在這里,你,你年紀不大,怎么能如此兇殘?”

    “這就叫兇殘了嗎?”少女笑了笑,如沐春風,“看來你們這些人,真的沒體驗過真正的兇殘……那么我問你,葉開去哪了?”

    “不知道。”

    “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紅裙少女一提斬刀,指著楊玉鳳的臉,“告訴你一件事,我有個愛好,喜歡在漂亮女人的臉蛋上面畫畫,你這張臉,很適合畫一只無盡海的王八龜,肯定比你現在的臉有趣。”

    楊玉鳳微微一驚,沒想到少女二話不說直接動手,鋒利的刀鋒直接在她臉上劃了幾下,那速度極快,楊玉鳳還沒來得及退后,臉上就已經有了半只王八龜的樣子。

    “殺!”

    李貴果大吼一身,率先出手。

    他無法再看下去了,就算死,也要死得有尊嚴。

    可是不用少女動手,旁邊的胖老頭錘子狠狠一砸,李貴果匆忙間長劍迎擊,不料當的一聲,長劍被砸斷,而那錘子繼續不停,重重砸在他的腦袋上,頓時如同西瓜破碎,腦漿血液狂飆。

    好好一個大活人,一命嗚呼。

    “二哥!”

    “二叔!!”

    幾個人痛叫。

    少女筑起一道防御,將血漿擋住,不滿的對胖老頭道:“明叔,誰讓你殺人的?還殺的這么血腥,弄臟我的衣服,你賠得起嗎?”

    胖老頭低頭:“小姐,我賠不起。”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