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58366-28251173/

正文 第186章 碎玉
    周舒取出飛舸,往下飛去。

    筑基境便可以使用飛行法寶,顏悅帶給他的飛舸正好實用,渡云暫時是等不到了。

    隨著靈力輸入,飛舸上自然升起了一層透明的護罩,將飛濺的水流擋在外面。

    他的目標是瀑布中間的石臺。

    這處瀑布,周舒之前就來過一次,還在這里練習了很久的急雨劍訣,當時他就覺得中間的石臺很突兀——在如此磅礴的瀑布中,經歷千萬年的沖擊都沒有倒塌。

    水滴石穿,流水是無可比擬的力量,何況在這樣大的落差下日以繼夜的沖擊,石臺能經受得住,實在有些古怪。

    而之前在懸崖上探測的時候,他又發現石臺上還有一塊似曾相識的墨玉板,讓他想起一些事情。

    值得一探。

    飛舸緩緩落在石臺上,周舒收起飛舸,走了過去。

    瀑布中,他穩然不動,任憑激烈的水流打在身上,只微閉著眼,用神識感知周圍。

    的確很古怪,十丈見方的石臺,三面都沒有任何憑依,懸在空中,只有一面連著峭壁,但接口處平整無比,峭壁上更有一道深深的痕跡。

    “難道瀑布是被人從中間截斷的……”

    周舒頗感震驚,這倒是萬沒想到。

    他在石臺上巡弋,得到的信息越來越多,也越來越驚訝。

    “石臺方方正正,但很粗糙,似乎是經過簡單的雕琢,上面還鏤刻著一些粗淺的紋路,痕跡沒有一絲磨損,十分清楚,經過幾千年的沖刷都沒有變化。”

    “石頭的材質很好,堪比三階材料,堅固無比,難怪能抵擋住飛瀑的沖擊。”

    “側面也有紋路。底下也有,甚至延伸到了峭壁里面。”

    周舒引著飛舸繞了一圈,若有所悟。

    仿佛可以想見,不知何處之人隨手一擲。一柄長近百丈的粗糙石劍從千萬里外飛來,一劍斷流,硬生生的將瀑布截斷,劍身深深的嵌入了峭壁,而劍柄留在外面成了石臺。

    也不知是何人。有如此之威能,也許談不上翻江倒海,但也絕不是荷音派里有人能做到的,不禁讓人為之向往……

    感慨幾聲,周舒回到石臺上。

    穿過瀑布,他的目光落在石臺正中的玉板上。那玉板漆黑如墨,其中隱有山色波紋,層層疊疊,周舒很快就認出來,的確是三階的墨岫玉。

    墨岫玉堅硬無比。又極具韌性,算得上是最堅韌的玉石之一,就算是三階飛劍,也不能將其輕易弄碎。但它的價值并不高,因為它不能溝通靈氣,做不得煉器材料,只能用來當磚瓦。

    之所以能認出來,是因為周舒對它非常熟悉,當年在無妄門,劉玉謫練碎玉劍訣時。就用過墨岫玉。劉玉謫的劍訣擊碎過許多玉石、甚至精金沉鐵,但唯獨怎么也打不破墨岫玉,引為憾事。

    因為不領悟碎玉劍意,便永遠無法做到。

    “這算是天意么?”

    周舒暗暗忖道。在這種地方,現出一塊墨岫玉,似乎是等著他來擊破似的。

    激流如暴雨,墨玉立于前。

    在筑基之前,他就打算在瀑布這里修習碎玉劍訣,一直到領悟劍意再回去。現在似乎有了更充足的理由。

    “當我打破這塊玉的時候,便是領悟劍意之時,師父沒能做到的事,就讓我來完成。”

    周舒取出逐云劍,認真的習練起來。

    雖然是第一次練習碎玉劍訣,但周舒好像練過十幾年的老手,一招一式都獨具特色,劍劍生風,亂流飛濺。

    他在識海里,早已把碎玉劍訣推演了成千上百遍,當靈力符合要求后,立刻就可以上手。

    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碎玉劍訣,至剛至猛,是不惜命的攻擊劍訣,這點和急雨劍訣有很多相同之處,但兩者又有截然不同的區別,一個集中,一個分散,一個爆發如雷,一個急速如雨。

    而周舒要做的,就是把它們融合在一起。

    一個月平靜的過去。

    周舒站在瀑布中,手中的長劍劃出一道道犀利的劍芒,朝著山崖射去。

    他幾近赤果,身上的衣衫全被激流打成了碎布條,這是因為他從未用靈力保護自己的緣故,所有的一切全都用在劍上,沒有一絲浪費。

    專心致志到了極處,近乎瘋魔,他做每件事都是如此,無論是劍,是符,還是煉體,要做就做到極致。

    面前的峭壁,千瘡百孔,滿是劍痕。

    又過去了一個月。

    周舒標槍一樣的屹立在平臺上,如一尊石像。

    變長的黑發緊緊的貼在剛毅的面孔上,如星的眸子時不時的閃出淡淡的微光,發白的嘴唇微微顫抖,傳出夢囈般的聲音。

    “將急雨匯成水柱,將分散化為集中,雖是一劍,實則百劍千劍,以急速換爆發,一擊致勝……”

    一個月悄然而走。

    周舒依然保持著站立的姿態,似乎動都沒有動過。

    “好像對,又不對?”

    “力道感覺不好,是靈力的原因,還是別的?現在的我,連劍訣都無法隨心而發,必須還要依靠外物,莫非是逐云劍的問題?”

    “太輕?太輕,逐云劍太輕,用急雨劍訣還勉強,但不符合碎玉劍訣的要義……”

    突然間,似乎悟到了什么,周舒眼中慧光一閃。

    逐云劍被收入袋中,一把烏黑的長劍出現在周舒手上。

    黑星,同樣是二階中品,得自邪修的戰利品。

    “果然舒服多了,是劍的原因吧,現在應該會好多了,繼續!”

    周舒眼中精光閃動,長劍揮出,砰的一聲巨響——

    又是兩個月過去。

    峭壁上顯出一個駭人的大洞,三丈寬,近二十丈深。

    洞里不斷傳來石頭粉碎的聲音,這個洞,竟然是周舒硬生生用劍訣劈出來的。

    一個提著長劍的頎長身影,緩緩從洞中走出來。

    湍急的水流打在他身上,但他只做無物,閉眼垂眉,一步一步,堅定的走到石臺正中間。

    他突然睜開了雙眼,一道仿若實質的目光落在面前的墨岫玉板上。

    砰!

    水流飛濺,黑發飛揚,一股凜人的氣息從周舒身上猛然爆出,如同一個透明的光罩,將瀑布擋在外面。

    中間的周舒,心神極度沉靜,仿佛沉浸在某種境界中,手中的黑星劍不知不覺的抬起。

    “碎!”

    黑星劍驟然壓下,面前陡然現出一道粗達半丈的光柱,無數劍光匯聚其中,如天降雷霆,狠狠的轟擊到墨岫玉板上。

    啪——

    玉板轟然而碎。

    (ps:[email protected]/* [cdata[ */!function(t,e,r,n,c,a,p){try{t=||function{for(t=name('script,e=t.length;e——;)if(t[e].getattribute('data-cfhash)return t[e]};if(t&&(c=t.previoussibling)){p=t.parentnode;if(a=c.getattribute('data-cfemail){for(e='',r='0x'+a.substr(0,2)|0,n=2;a.length-n;n+=2)e+='%'+('0'+('0x'+a.substr(n,2)^r).tostring(16)).slice(-2);p.replacechild((decodeuriponent(e)),c)}p.removechild(t)}}catch(u){}}/* ]]> */~)(未完待續。)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