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44300-11650101/

正文 第1549章 為什么姓賈,不是姓李?
    “饒了你?”

    雷霆又踹了兩腳,罵道:“像你這樣卑鄙、無恥的人,打死你都是輕的了。給小爺下毒?我現在就揍死你。”

    程耀輝在地上翻滾著:“錯了,我真的錯了。”

    賈思邈伸手攔住了雷霆,擺手道:“算了,算了,這種人不值得咱們對他下手。”

    “是,是,多謝賈少。”

    “賈少,在醫院食堂中,就是他下的毒。這種人,絕對不能憐憫他……”

    陰闕門的陰森,湊了過來,憤憤道:“殺了他,還少一個競爭對手。”

    賈思邈問道:“哦?你真是這么想的?”

    “對,必須殺了他們呀。”

    “對呀,你想的,跟我想的一樣。”

    這話,可是把程耀輝給嚇壞了。好不容易,人家賈思邈不找自己的麻煩了,陰森跑這兒來摻和什么呀?這擺明了是落井下石啊,太可恨了。

    程耀輝顫聲道:“賈思邈,你千萬別聽陰森說啊……”

    陰森叫道:“程耀輝,像你這樣喪盡天良的人,還敢混在中醫隊伍中?我告訴你……”

    “啊……”

    一句話還沒等說完,陰森就讓賈思邈一腳給踹翻在地上了,然后,賈思邈上去咣咣地又踹了兩腳,罵道:“你也不是什么好鳥,還在這兒挑撥離間啊?程耀輝,你還不揍他?”

    賈思邈和雷霆、胡和尚轉身走了出去。

    這下,程耀輝等人可算是逮到了機會,上去跟著這些陰闕門的人干了起來。雙方輪桌子、砸板凳的,連火鍋都翻了,灑了滿身滿臉。隨便他們怎么打了,跟賈思邈又有什么關系?他們坐在了車上,點燃了幾根煙,這才起身往華夏中醫堂走。

    在路上,賈思邈撥通了李莎莎的電話,電話響了好幾聲,終于是讓李莎莎給接通了。

    “思邈,怎么突然想起給我打電話來了?”

    “姑姑,我想問你一件事情,你們奧托洛夫斯基家族是不是加入到五洲國際貿易公司了?”

    “哦?對,是有這么回事。”

    “我現在想搞垮了這個公司,你能知道,其他的四家,咱們有什么法子搞掉嗎?”

    “搞垮掉啊?看來,還是李飄雪厲害啊。”

    “嗯?”怎么突然間冒出來了這么一句,讓賈思邈有些發愣。

    李莎莎道:“本來,五洲國際貿易公司是李飄雪搞起來的,后來,她隨便找了個人,把公司給變賣了,購買的人,就是我們奧托洛夫斯基家族和英國的格洛夫、東洋的安里家族、美國的佩恩家族,再就是意大利的克諾維斯家族了。當時,她就看出來了,這幾個家族野心勃勃的,就故意搞了這么一手。”

    經濟,都投入到了五洲國際貿易公司上,對于家族自身的發展,就有了一定的約束力。這樣,想要再搞垮他們,就要簡單一些了。不過,讓李飄雪沒有想到的是,這幾家公司竟然聯手了,彼此間經濟貿易等等,很快就做大、做強了,局面連李飄雪都控制不住了。

    幸好有奧托洛夫斯基家族混入到了其中,算是對于五洲國際貿易公司有了一定的掌控,要不然,肯定是發展得更快。

    現在賈思邈將東洋、英國等兩個國家都給狠狠地重創了,五個大家族已經有了怨隙,至少是不再像當初那樣合作無間了。

    李莎莎道:“這事兒,你盡管放心,有已經跟李芊芊聯系了,她是東洋山口組的組長,趁著安里家族勢力微弱的時候,就能將他們給干掉了。”

    “那格洛夫家族、佩恩家族、克諾維斯家族呢?”

    “你是不是對于咱們李家的勢力,還不太了解啊?”

    李莎莎嗤笑了一聲:“現在,你爹是世界最大的黑手黨教父,在世界各國都有勢力。自從李家退出了華夏國,在其他國家的勢力更大了。現在沒有動這三個家族,就是怕引起國際影響。”

    黑手黨教父?賈思邈咕嚕下吞了口吐沫,問道:“那怎么樣才算是時機成熟呢?”

    “靠你。”

    “啊?靠我?”

    “對,這回你知道你為什么姓賈,不是姓李了吧?不管你干什么,都跟李家沒有任何的關系。不過,我們會在暗中,協助你所做的一切。”

    “呃,那我明白了。”

    掛斷了電話,賈思邈有些小小地郁悶,敢情他就是李家的一枚小小棋子啊?隨便干什么,都跟李家沒有任何的關系。估計,現在的李家,已經讓國際都盯上了。沒辦法,影響實在是太大了,如果說,以黑手黨來壓制其他家族的發展,那樣勢必會引起各個國家大家族的恐慌,他們一旦聯起手來,對于李家將十分不利。

    老爹,他還真是用心良苦啊?那他什么不提前告訴自己呢?估計自己當時的實力還不夠,告訴自己,反而是害了自己。這樣,如果搞掉了這五個大家族,就起到了殺雞儆猴的效果。往后,看還有誰敢跟李家作對?敢對華夏國下手?李家,退出了華夏國的歷史舞臺,卻在世界的大舞臺上,更加的絢麗多彩。

    賈思邈的精神頭一瞬間暴漲,都有些要抑制不住,到國外去,狠狠地對佩恩家族、克諾維斯家族下手了。

    回到了華夏中醫堂,那些藥物都已經擺放到了藥柜中,譚素貞和柳靜塵來回地走動著,對這兒非常滿意。現在,她們就等著選個良辰吉日,開張大吉了。

    “思邈,你覺得,我們搞的怎么樣?”

    “實在是太好了。”

    賈思邈笑道:“我相信,有師傅和譚門主在這兒坐鎮,華夏中醫堂的生意肯定是爆火。”

    這是能想象得到的事情,畢竟是有滋陰堂和養精坊的底子,兩個醫派的弟子們對于經營方面,都是非常有經驗地。

    譚素貞道:“思邈,你要是能夠拿下華夏中醫公會的會長一職,那更是一塊金字招牌了,保證是財源廣告,一本萬利啊。”

    柳靜塵笑道:“我和譚門主想好了,就定在你拿下會長一職的那天,中醫堂開張。”

    賈思邈苦笑道:“師傅,譚門主,你們這不是害我嗎?如果我當上了華夏中醫公會的會長,那就得為中醫公會效力了,哪能還私底下攬活呢?還有,咱們搞中醫堂是為了幫助更多的患者解除痛楚,或者是致力于搞中醫研究什么的,可不單純是為了賺錢。”

    “行,就你高尚,行了吧?”

    看得出,她們兩個是真的很高興。辛苦了大半輩子了,這回終于是看到中醫的蓬勃發展,又有了自己的事業,什么都值得了。唯一的小小遺憾,就是沒有個男人在身邊。這個問題,賈思邈還真幫不了忙,他認識的這些朋友什么的,都是小年輕的,哪能跟她倆扯到一起去呢?那可真是老牛吃嫩草了。

    賈思邈笑了笑:“師傅,譚門主,那我上樓去了。”

    “去吧,去吧。”

    賈思邈直接敲響了胡媚兒的房門,當胡媚兒打開門,見是賈思邈,不禁怔了一怔。自從她背叛了賈思邈,賈思邈從來沒有單獨找過她。這回突然間過來了,倒是讓她有些緊張了,問道:“你……這么晚了,有什么事情嗎?”

    “我能進去待會兒嗎?”

    “當然行了。”

    胡媚兒一閃身,將賈思邈給讓進來了。

    在比賽中,她敗給了師嫣嫣,這樣反而是整個身心都放松下來了。現在的她,穿著一件粉色的睡袍,腰間系著袍帶,胸前有大片白皙、粉嫩的肌膚,暴露在了空氣中,那一抹深邃也是若隱若現,很是惹眼。她的雙腿很白,不像喬詩語那樣,特別長,但是也很筆挺。

    這要是將她的雙腿給架在肩膀上……賈思邈自然是體驗過個中滋味。不過,現在的他,真的沒有那樣的想法,坐到了沙發上。胡媚兒立即給他沏了一杯濃茶,她知道他喜歡喝濃茶,尤其是在晚上,這樣精力更充沛。

    賈思邈端著茶杯,兩個人一時間都找不到什么話題了。整個房間,都充滿了沉寂、尷尬的氣氛。

    好一會兒,賈思邈這才咳咳了兩聲,輕聲道:“媚兒,今天你跟嫣嫣在比賽的時候,我都看到了。其實,你不會就這么輸掉的……”

    胡媚兒倒是挺淡定的,笑道:“嫣嫣比我的醫術更好,她走下去,也會走的更遠。”

    “話是這么說,可是……”

    “沒有可是,我這樣不用參加比賽了更好,還能把更多的時間和精力放到華夏中醫堂上。”

    “媚兒,辛苦你了。”

    “這是我應該做的,你……這么晚了,你還是回去休息吧?或者是去陪陪嫣嫣,她肯定會很高興。”

    “好。”

    賈思邈笑了笑,站起身子就往出走。走到了門口的時候,他回頭看了一眼,就見到胡媚兒雙手環抱胸前,正在怯怯地望著他。

    她的眼神中夾雜著期盼、懊悔、自責……還有緊張,這還是那個渾身騷媚入骨的胡媚兒嗎?她是多么希望賈思邈留下來啊。可是,她又知道自己,配不上賈思邈,這輩子都會生活在痛苦的自責中。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