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44300-11552827/

正文 第1474章 哪能干背信棄義的事情呢?
    ( )    是誰放槍?

    當!聞仁慕白一刀架住了趙丹楓的刀子,抽冷子一看,就見到于繼海和好幾個槍手,他們站在了走廊的另一邊,平端著槍,正在對聞仁家族的弟子們進行點射。人多又怎么樣?對于于繼海這樣的神槍手來說,不是什么問題。

    照這樣下去,聞仁家族的弟子們勢必會傷亡慘重不可。

    聞仁慕白對著趙丹楓,咔咔連續劈了好幾刀,然后,他往后退了幾步,抓起了地上的一把刀,甩手激射了出去。嘩啦!一聲響,不是打人,而是打走廊中的燈。

    “把那些燈都打碎了。”

    聽到聞仁慕白的喊聲,這些聞仁家族的弟子們紛紛出刀,將燈全都給打碎了。一時間,整個走廊都陷入到了黑暗中。打吧!這也看不清楚,哪伙兒是哪伙兒的了,反正就是掄刀砍殺就是了。

    “啊……”

    一聲聲的慘叫,不絕于耳,也不知道是哪方面的人中招,倒在血泊中的。突然間,轟隆,轟隆!爆炸聲音傳來,聞仁慕白就感到身上一熱,讓炸彈的沖擊波給炸得,直接掀翻在了地上。

    還沒等他爬起來,又是一具血肉模糊的身子,砸在了他的身上,差點兒將他給砸暈過去。

    又爆炸了幾聲,整個走廊中仿佛是都安靜了下來。這是誰干的?咣!也不知道是誰,一腳將一個房間的門給踹開了。借著房間內的燈光,聞仁慕白這下是看清楚了,整個走廊的地面上,橫七豎八地躺了好幾十具尸體,一個個都血肉模糊的,有的在痛楚地呻吟、慘叫,有的一動不動,不知道是暈過去了,還是被炸死了。

    當然了,估計也有人像聞仁慕白這樣,在裝死。

    又有幾個青幫弟子爬了起來,他們接連踹開了好幾個房門。這下,走廊中的光線,更是亮堂了。

    趙丹楓手扶著墻壁,掙扎著爬了起來,喊道:“青幫的弟子們,都給我起來。”

    一個,一個,又一個的青幫弟子,從血泊中爬了起來。

    趙丹楓喝道:“都拿起刀,看到聞仁家族的人就給我剁。”

    突然,一個聞仁家族的人跳起來,一刀捅向了趙丹楓的小腹。趙丹楓反手一挑,跟著一刀劈了下去。那聞仁家族的弟子胸口中刀,身子佝僂成了大蝦狀,雙手死死地抓著鋒刃,一口血水吐了出來。

    趙丹楓也不躲,伸手一抹,腳踩在了他的胸口上,將刀子給拔了出來,冷笑道:“聞仁慕白,你躲到哪個耗子洞里面去了?難道說,你就這樣眼睜睜地看著你的人,讓我一個個的殺了嗎?是男人,就站出來。”

    “趙丹楓,你太狂妄了。”

    就在聞仁慕白的旁邊不遠處,一個人從血肉模糊的人堆中爬了出來。他的身材有些消瘦,渾身上下都血淋淋的。在昏暗的燈光下,聞仁慕白瞅了又瞅的,突然跳起來,叫起來:“賈思邈,怎么……怎么是你啊?”

    賈思邈罵道:“我他媽-的去找于繼海和趙丹楓,結果撲了個空。等到再出來,正要過來幫忙,就不知道是誰放的炸彈,把我給炸趴下了。”

    聞仁慕白問道:“賈思邈,你沒事吧?”

    “沒事,受了點輕傷。”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其實,聞仁慕白的心里在嘀咕著,咋就沒炸死他呢?這人,還真是命大。緊接著,在人堆中,李二狗子和吳阿蒙,還有那小黑狗都爬了出來。跟著他們一起的,還有狗爺和王實。不過,他倆躺在地上,沒有動。

    誰炸的?當然是吳阿蒙炸得了。

    在小黑的帶領下,三個人很是輕松地就找到了狗爺和王實。砰!一腳踹開了,狗爺和王實的嘴巴讓人給塞住了,四肢也都被捆綁成了豬蹄扣,一動不能動。在他們的旁邊,有兩個青幫弟子正在那兒邊吃喝著,邊劃拳。

    外面干得熱火朝天的了,他們怎么就沒有反應呢?其實,不是他倆反應慢,而是賈思邈和李二狗子等人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可以說,從一樓到五樓,幾乎是都沒有什么停頓,一口氣就跑過來,撞開了房門。

    “你們是……是什么人?”一個青幫弟子跳起來,還沒等把話說完,吳阿蒙一箭就貫穿了他的胸口。而小黑也撲上去,直接就將另一個青幫弟子給撲倒了。李二狗子撿了個便宜,上去一刀將那人也給干掉了。

    賈思邈走過去,唰唰兩刀,將捆綁在狗爺和王實身上的繩索,全都給斬斷了,笑道:“狗爺,你也不行啊?怎么還讓人給抓起來了呢?”

    狗爺的身上臟兮兮的,看起來,相當狼狽。他和王實在江南省的省城,讓青幫的人給抓起來,就被帶到了徽州市給關押起來了。本來,徐子器是想用他們來要挾羅道烈等人了,結果,還沒等用上,徐子器等人就讓羅道烈和聞仁家族、蜀中唐門、西南苗疆的聯軍給攻破了。

    這段日子,他和王實是吃不飽、睡不安穩,沒少遭罪。看他的體格兒,好像是都瘦了一圈兒。

    狗爺吹胡子瞪眼睛的,罵道:“臭小子,你怎么才過來呀?”

    賈思邈問道:“怎么了,狗爺,我是不是來早了?”

    “還早?信不信我揍死你?”

    “我信,我信,你說什么我都信。”

    “賈少,羅門主怎么樣了?青幫這次可是沒少來人啊?”王實在旁邊,活動了一下四肢,迫不及待的問了一句。

    賈思邈反問道:“怎么,難道你們還不知道嗎?”

    “怎么了?”

    “羅大哥他……他……”

    “啊?門主怎么了?”

    “他打敗了徐子器等青幫的聯軍,已經回冰城了。”

    “什么?”

    狗爺和王實都懷疑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出問題了,剛才,賈思邈的大喘氣,他們還以為羅道烈已經出了意外呢。是怎么都沒有想到……這怎么可能呢?洪門中人在江南省的省城損失慘重,連五虎上將之一的鐘離都戰死了。而羅道烈等人更是傷亡慘重,逃亡到了聞仁家族,能死守住,就已經很不錯很不錯的了。

    在這種情況下,還能絕地反擊,把青幫的人給擊潰?實在是太難以想象了。

    賈思邈挺直著胸膛,大聲道:“嗨,難道你們沒看到嗎?不是還有我嗎?我聽說你們出事了,就立即從香港趕回來了。”

    李二狗子大聲道:“那可不?賈哥一出馬,當即把徐子器等青幫的人都嚇跑了。”

    狗爺罵道:“滾蛋,少在這兒吹牛皮,快跟我們說說,這是咋回事?”

    當下,賈思邈也沒有隱瞞,就把方大同來找他,他又給孟非撥打電話的事情說了一下。為了救羅道烈等洪門的人,他可是把蜀中唐門、西南苗疆的人都給調過來了。同時,還有尉遲靜修的背叛,殺了鐘離等等事情,全都說了出來,聽得狗爺和王實愣頭愣腦的。

    這一切,就跟做夢一樣。

    狗爺一把抓住了賈思邈的手,激動道:“臭小子,你救了整個洪門上下啊,我果然是沒有看錯人。”

    砰砰!從走廊中傳來了陣陣的槍聲,賈思邈道:“行了,狗爺,你留著這些感激的話,還是等回去再說吧?現在,外面的人已經干起來了,咱們得渾水摸魚啊。”

    “行,你說么干,就怎么干。”

    “哦,對了,我忘記告訴你一件喜訊了,克里姆林生了……”

    “啊?生……生了什么啊?”

    “廢話。”

    這是被關糊涂了,還是咋的?狗兒還能生出什么來,當時是小狗了。兩條,兩條小狗。

    狗爺樂得,搓著手,嘴巴都合不攏了。

    賈思邈將房門打開了一小道縫隙,偷偷地向外張望。走廊中黑咕隆咚的,什么也看不清楚。這可是機會啊?其實,依著賈思邈之前的計劃,是救出了狗爺后,就立即將地板給切割開,他們從五樓跳到四樓。再切割四樓……這樣逃到一樓,就跑路算了。

    剩下聞仁家族的人和青幫的人,隨便他們怎么狗咬狗去,關賈思邈什么事?可是現在,明顯是能占到便宜啊?再就是,賈思邈是和聞仁慕白一起來的,人家在這兒拼命,他要是逃掉了,不太好吧?

    這種背信棄義的事情,賈思邈哪能做呢?于是,他就跟吳阿蒙低聲嘀咕了幾句話,吳阿蒙彎弓搭箭,一支支帶著炸彈的箭矢,就激射了出去。

    轟隆,轟隆!爆炸聲音,一下接著一下。炸死誰了?反正,沒一個好人,炸死一個少一個。緊接著,賈思邈和吳阿蒙、李二狗子等人就都竄了上去,直接扯過地面上的尸體,蓋在了自己的身上。

    同時,賈思邈還故意沾了點血,抹在了自己的臉蛋上。

    可惜啊!怎么沒有將趙丹楓和聞仁慕白給炸死呢?賈思邈是惡人先告狀,手指著趙丹楓憤憤道:“趙丹楓,你真是太卑鄙了,竟然放炸彈來炸我們。哼哼,沒想到吧?竟然把自己人也炸了。”

    “什么?”

    趙丹楓罵道:“明明是你們放炸彈來炸我們……”

    李二狗子叫道:“賈哥,少跟他廢話,咱們干掉他。”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