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44300-11290844/

正文 第1338章 不帶這樣欺負人的
    吳阿蒙不太愛吱聲,有賈思邈和李二狗子、胡和尚在那兒打諢插科的,很快就驅散了車內的憋悶和沉重氣氛。

    等回到了清純美容保健女人街店,都已經是晚上九點多鐘了。現在,正是夜市最熱鬧的時候,街道上人來人往的,兮兮保健系列冷飲店鋪內,坐滿了人,大多都是情侶,倒也挺有情調的。

    在二樓,于純和張兮兮、吳清月、王蓓蓓在說笑著。離開內地這么久了,還真是有些想念啊。陳宮沒在這兒,他去聯系三江幫的人了。

    等到賈思邈和吳阿蒙等人上來,張兮兮直接蹦跳了起來,吃驚道:“賈哥,你怎么回來了?”

    賈思邈挺迷惑的:“我不回來,還能干什么去啊?”

    張兮兮就看了眼跟在他身邊的喬詩語,問道:“你們……不是去開房了嗎?”

    “呃……”

    還真是江山易改,稟性難移啊!這么久沒有見面了,這丫頭還是有些神經兮兮的,這種話哪能隨便往出說呢?就算喬詩語的心中是那么想的,賈思邈那么純潔的男人,也不會去干出那種事情來啊。

    喬詩語的臉蛋微紅,白了張兮兮一眼,嗔怪道:“兮兮,你別亂說話,我跟賈思邈只是朋友關系。”

    “男女朋友的關系嗎?”

    “你到底想聽什么?”

    看來,喬詩語經常跟張兮兮、吳清月在一起了,彼此混得挺熟的。她深呼吸了幾口氣,走到了張兮兮的身邊,大聲道:“行,你說吧?你想聽什么,我都說給你聽。”

    張兮兮就嘻嘻道:“這樣啊?你跟我說說,你倆是怎么親嘴的。”

    吳清月呵斥道:“兮兮,別亂說。”

    張兮兮吐了吐小舌頭:“我就是想活躍一下氣氛嘛!賈哥,這么晚了,咱們吃夜宵啊?”

    讓喬青海的那么一折騰,賈思邈還真有點兒餓了,至于李二狗子和胡和尚,那就更是不用說了,有吃的喝的,他們想來是不會拒絕的。

    店鋪有人打理,幾個人穿過了女人街,就來到了夜市,撒-尿牛丸、云吞面、鮮蝦燒賣、咖喱魚蛋等等,既然來到香港了,哪能不吃這些當地特有的美食呢?幾個人圍坐在一桌,吃得非常過癮。

    就在這個時候,喬詩語的手機鈴聲響了,當看到來電顯示,她的精神就是一緊,連忙站起身子,走到了一邊的角落,按了接通鍵,輕聲道:“娘……”

    屈艷霞問道:“詩語,你跟我說說,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哥,渾身血乎連拉的回來了,真是把我和你爹嚇壞了。”

    有些事情,是不能逃避的。可是,讓她怎么跟屈艷霞說呀?她苦笑了一聲,問道:“大哥沒事吧?”

    “大夫檢查了,就是一些皮肉傷,沒什么大礙。”

    話鋒一轉,屈艷霞嘆聲道:“詩語,我和你爹將你養大不容易啊,知道你是個聰明乖巧、懂事的好閨女。你跟娘說實話,是不是賈思邈等人打傷的你大哥?”

    “是……”

    “真是?”

    屈艷霞的嗓門兒提高了不少,激動道:“你怎么可以這樣做呢?我們喬家人,對你也不薄啊?從小,給你吃,給你穿,又供你讀書,你……你怎么能傷害你大哥呢?雖然說,你不是我們喬家親生的,可我和你爹一直把你當做親生閨女一樣啊,從來沒有偏袒過你大哥。可是,在這件事情上,你真是太過分了。”

    喬詩語就有些懵了,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突然變成了是她傷害喬青海了?她挺委屈的:“娘,大哥……大哥是怎么跟你說的?”

    屈艷霞見喬詩語沒有辯解,就更是相信了喬青海的話,叫道:“還怎么說?我和你爹還想著,要將將軍澳工業邨的生意交給你來打理呢,可你呢?你實在是太讓我們失望了,竟然為了貪圖我們喬家的產業,對你哥下死手,你……你怎么就下得去手呢?”

    “我……我沒有啊……”

    “沒有?你敢說,你哥不是賈思邈等人打傷的?你不是為了貪圖我們喬家的產業?”

    一口一個“我們喬家”,一下子就將喬詩語給劃分出去了,真是傷人啊!比剛才,喬青海要槍殺她,更是讓她傷心。淚水,順著她的眼角,撲簌簌地流淌下來,她的心如針扎般的難受,哽咽著,是怎么也說不出話來了。

    在電話的那邊,本來還對這件事情有些懷疑的屈艷霞,見喬詩語默不作聲,就更是堅定了喬青海和喬帥的說法。敢情,這是養了一只白眼狼啊?畫龍畫虎難畫骨,知人知面不知心,誰能想到,喬詩語會干出這樣大逆不道、喪盡天良的事情來呢。

    屈艷霞怒道:“喬詩語,你倒是說話啊?是不是感到理虧了?”

    喬山在旁邊勸道:“艷霞,有話好好說,你跟孩子喊什么呀?不管詩語有沒有干,她畢竟是我們的孩子啊。”

    “什么孩子?我們喬家沒有這樣的白眼狼。”

    “你瞅瞅,什么白眼狼啊?你別太激動了。”

    喬山大聲道:“你把電話給我,我跟詩語說兩句。”

    屈艷霞一把將電話摔到了喬山的手中,哼哼道:“還跟她有什么好說的?我要跟她斷絕母女關系,再也不想看到她。”

    她起身,去看喬青海了。

    喬山苦笑了一聲,勸道:“詩語啊!你娘的脾氣是急躁了點兒,你別太往心里去了……”

    “爹……”

    這一聲爹,讓她的淚水,流得更是厲害了。

    “詩語,你是不是有什么要跟爹說的?放心,要是有什么委屈,爹給你做主。”

    “我……”

    賈思邈過來,從后面把手搭在了她的香肩上,輕聲道:“有些事情,是沒法兒逃避的。清者自清!但是,你必須要說出真相來,不要喬家產業什么的,都無所謂,咱必須得清清白白的,讓他們明白,你是什么樣的人。”

    仿佛是在喬詩語的心中,注入了一縷清泉,讓她的身心為之一暖,她深呼吸了幾口氣,大聲道:“爹,事情是真相是這樣的……”

    當下,她就把喬青海想要槍殺了她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全都說了出來,然后道:“爹,我說的這些都是真的,我從來就沒有想過要喬家的產業,要不然,就不會拒絕要將軍澳工業邨的生意了。現在,我在演藝圈兒挺好的,如果你們還不相信我,我可以給你們立字據,往后,喬家的產業跟我沒有任何的關系。”

    喬山問道:“詩語,你……你說的這些都是真的?”

    “是。”

    “這個孽障,我就說嘛,你哪能干出這樣的事情來呢?你放心,爹給你做主。”

    “爹,你也不要責罵大哥了。他這樣做,也是為了喬家嘛。”

    “你就別管了,等找時間,我和你娘帶著那個孽障去油尖旺看你。這件事情,是爹娘太沖動了,你別往心里去啊。”

    “沒有……”

    “我這就去找那個孽障算賬。”

    不由分說,喬山就掛斷了電話,去找喬青海了。

    他們會怎么說?喬詩語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本來,她就沒有想過要喬家的產業,現在,經過喬青海這么一鬧騰,她就更是鐵了心了。往后,她就呆在油尖旺,盡量不回西貢就是了,終于喬家的生意?跟她連半毛錢的關系都沒有。

    這樣,誰也挑不出她的什么毛病來吧?不過,她的心中還是不太好受。這也是能想象得到的事情,擱在誰的身上,也扛不住啊。

    賈思邈拍了拍她的肩膀,輕聲道:“行了,咱們還是回去喝酒吧。”

    喬詩語嗯了一聲,跟著他坐回到了座位上。

    趁著喬詩語不在的空擋,李二狗子已經將喬詩語和喬青海等人的事情,跟于純、吳清月等人說了一下,她們這才明白,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啊!看著喬詩語挺風光無限的,實際上受的苦楚,又有幾人知道呢。

    等著賈思邈和喬詩語回來了,張兮兮端起了酒杯,大聲道:“來,來,咱們干一杯。算是慶祝賈哥和純姐、二狗子等人過來吧?我先干為敬。”

    喬詩語心情不太好,仰面將杯中酒一口給干了下去。然后,她又自顧自地倒了一杯酒,看這架勢,是還要喝啊?喝酒,行!可是喝悶酒,就不太好了。

    于純一把攥住了酒杯,笑道:“詩語,我跟你說呀,我今天就差點兒搶了你的生意。”

    張兮兮問道:“純姐,人家詩語是演藝圈兒的大明星,跟你井水不犯河水的,你怎么能搶了她的生意呢?”

    “這你就不懂了吧?”

    于純挑著秀眉,就將和胡和尚、李二狗子從寶萊金影視傳媒公司出來,往清純美容保健女人街店的路上,遭遇了星探吳志成的事情,說了出來,大聲道:“怎么樣?人家吳志成都說了,有大導演白原親自導演的電影,而我?要是去的話,那就是女一號。”

    張兮兮道:“白原?他是專門拍攝AV小電影的導演吧?純姐,你這就不對了,怎么想著去當AV小電影的女一號了呢?”

    “什么?你個死丫頭,敢這樣跟我說話,看我不撕爛了你的嘴丫子。”

    “你瞅瞅,說中了你的心事,你就理屈了,對不對?”

    張兮兮躲閃著:“可不帶你這樣欺負人的。”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