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44300-11237592/

正文 第1319章 我心中的那個他
    在連縱橫的身邊——

    男的身材高大,很帥氣,頭發微卷,鼻梁堅挺,眉毛很濃,一笑起來嘴角還微微上揚,絕對是一個相當有魅力的男人。

    女的有著滿頭的大波浪金發,她的臉蛋很有型,鼻子微微上翹,身段很是火辣。她穿著的是低胸的晚禮服,胸前有大片肌膚都暴露在了空氣中,讓人的心都怦怦直跳。

    他們正是加爾布雷斯和凱瑟琳!

    當時從江南省的省城飛往燕京市的時候,賈思邈和于純、李二狗子等人,在飛機上遇到的他們。于純看著凱瑟琳不順眼,還煽了她一個耳光,真的沒有想到,竟然在燕京連家的紅樓,再次遇到他們。

    看來,世界還是太小了點兒。

    凱瑟琳性感火辣,渾身上下透著異國美女的風情,一瞬間,把在場的這些公子哥兒們的注意力,吸引了不少。這樣,對喬詩語的關注,就稍微少了一些。這對于賈思邈和李二狗子來說,是好事情。越是沒有人關注,他們就越是容易找到監控室。

    連縱橫徑直走到了喬詩語的面前,笑道:“喬小姐,你真是越來越漂亮了。”

    喬詩語輕笑道:“連大少,過獎了。”

    連縱橫歉疚道:“在機場,暗殺你的槍手,我們都調查了,他們竟然都是死人……呃,我的意思是說,沒有任何證明他們身份的心思,還不知道他們是什么來路。不過,你放心,你是我們連家的客人,在燕京市有人敢對你暗殺,就是跟我們連家過不去,我們一定會徹查清楚的。”

    “謝謝連大少了。”

    “哇!她好漂亮啊。”

    凱瑟琳走過來,把手伸到了喬詩語的面前,笑道:“我叫凱瑟琳!喬小姐,認識你很高興。”

    她的身材也夠高挑了,可是站在喬詩語的面前,還是稍微矮了點兒。沒辦法,喬詩語的那雙修長的美腿,實在是太誘人了。偏偏,她還在腿上裹纏著絲襪,又是那種修身的窄裙,絕對是前凸后翹的,將女性的完美曲線,盡情地展現了出來。

    美女,更關注的也是美女!

    喬詩語微笑道:“凱瑟琳小姐,你真漂亮。”

    凱瑟琳很高興,咯咯笑個不停。

    而在她旁邊的加爾布雷斯,更是目光灼灼地望著喬詩語,絲毫不掩飾眼神中的肉-欲成分。沒辦法,在場的這些男人中,又有幾個不想著將喬詩語給哄騙到床上去的?其實,喬詩語還真不愿意跟這些人打交道,太累。

    幸好,有不少的青年、女孩子跑過來,拿著東西讓喬詩語來給簽名。還有的人,非要跟喬詩語合影。一時間,她就成了整個大廳中的唯一主角,就像是浩瀚的明月,掠奪了其他人的所有光彩。

    就在這個時候,在門口又是一陣躁動,又有兩個人走了進來。當先的一人,正是燕京徐家的徐北禪,跟在他身邊的一個人,是他的貼身保鏢郭朝陽。在燕京的人都知道,自從喬家的金帝大廈讓人給生生地搶走了之后,燕京連家和徐家的關系就陷入到了微妙中。彼此雙方倒是沒有鬧什么矛盾,但是都緊繃著那股弦兒,隨時都有可能爆發。

    連縱橫張開雙臂,笑道:“哎呀,徐大少,你親自過來了?趕緊里面請,里面請。”

    徐北禪微笑著,跟連縱橫來了個擁抱:“老爺子呢?我沒有來晚吧?”

    “沒晚,沒晚,我爺爺和我爹還沒有從樓上下來呢。”

    “那就好。”

    兩個人就像是一對兒好基友,邊說笑著,邊肩并著肩走了進來。這讓周圍的那些人不禁腹誹,怎么個情況?難道說,之前的那些都是謠言?看兩個人的架勢,好像是很親近的樣子啊?

    徐北禪也走到了喬詩語的身邊,跟喬詩語微笑地打招呼。一下子,在場的三個奪目的男人,都圍在了喬詩語的身邊,看得那些女孩子好一陣羨慕嫉妒恨!沒辦法,誰讓人家喬詩語才貌雙全,又家世顯赫呢?雖然說,香港喬家跟游家、晏家、西門家族比不了,但也不是內地的這些一般家族所能比擬的。

    又等了一會兒,突然響起來了熱烈的掌聲。

    連烽火和一個文文靜靜,戴著眼鏡的女孩子,陪著連澤元從樓上走了下來。連澤元一身紅色的唐裝,紅光滿面的,很有精神。而那個女孩子穿著白色的長款開衫,下身的黑色的打底褲,一雙小皮靴,穿著倒是沒有什么出奇的地方。但是,她能夠陪著連澤元下來,估計也是身份不簡單。

    連澤元揮揮手,大笑道:“感謝大家來捧場,給我慶祝生日。本來,我就想著一家人過個生日算了。可我們家烽火說,既然要一家人過,就應該把在場的這些人都請過來,因為我們就是一大家子的人啊。”

    “嘩嘩!”掌聲更是激烈。

    這話說得,真是有學問啊!三兩句,就把在場的這些人精神給振奮起來了。跟連家是一家人,那豈不就是攀上了高枝?可以說,在場的這些人,就是抱著這個目的來的。

    在一面的墻壁上,寫著一個龍飛鳳舞的“壽”字。連澤元端坐在“壽”字的太師椅上,那個女孩子和連烽火就站在他的身邊。還有幾個龍精虎猛的青年,他們都是連澤元的貼身保鏢。別忘了,他是國土資源部副部長,還是武裝警察部隊的常委委員,絕對是實權在握的人。

    連縱橫跟喬詩語低聲說了幾句話,喬詩語點點頭。

    一陣舒緩的音樂聲音響起,喬詩語拿起了麥克風,唱起了一曲《我心中的那個他》。她絕對是一個才女,這些歌曲都是她自己作詞作曲,即興創作的。在樂壇中,有不少這樣的人,但是能像喬詩語這樣,每一首歌都成為大街小巷中傳頌的經典,就比較少了。

    還有不少人,將喬詩語的歌曲,編輯成彩鈴。等到有人電話過來了,有很多人都翻看著手機,都以為是自己的來電呢。沒辦法,一個人的歌曲能紅成這樣,簡直可以用奇跡來形容了。

    同時,她還拍攝電影、電視劇,有好幾部電影在國際上都獲了大獎。據說,她近期拍攝的《大時代》,已經入圍今年的戛納電影節評選。有不少投資商給寶萊金影視傳媒公司投資拍攝電影、電視劇的,只要是能讓喬詩語來參演就行,這就是票房的保證啊!

    一時間,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到了喬詩語的身上,靜靜地,靜靜地傾聽著她演繹著一首又一首歌。

    趁著這個機會,賈思邈往后退著腳步,走到了一邊的角落。看到有個侍從,來回送著糕點,他突然出針,刺入了那侍從的腦袋。然后,他低聲道:“跟我走。”

    那侍從怔了怔,就跟在了賈思邈的背后。

    等到了衛生間,賈思邈將他給打暈了,又換上了他的衣服,將他直接給丟盡了隔間中。再把門給反鎖上,別人只要是不進去,就不會發現他。然后,他就這樣大搖大擺地上樓去了。

    喬詩語一連唱了幾首歌,連縱橫和連闊,還有幾個人,推著一個小車子走了過來。在車子上,放著的是一個巨型的生日蛋糕,有二十幾層,比人都要高出很多來。這樣,徑直推到了連澤元的面前。

    那個女孩子給連澤元戴上了生日帽子,笑道:“爺爺,生日快樂。”

    燭光照映著連澤元的臉龐,老爺子很高興,舉起了小女孩子的手臂,呵呵笑道:“大家可能不知道,她是誰吧?我在這兒給大家伙兒介紹一下,她是我的小孫女,叫做連枝,還請大家多多關照。”

    在天愿作比翼鳥,在地愿做連理枝。說的連理枝,就是她嗎?不過,有了解內情的人說,這個連枝實際上不是連縱橫的親妹妹,而是遠房表妹,從外地投奔過來的。這小丫頭一家人都葬身火海了,她是在學校中讀書,才幸免罹難的。當連澤元第一眼看到她的時候,就很喜歡她,直接認她為孫女了。

    這些,那些公子哥兒們的一顆心,再次蠢蠢欲動了。這要是將連枝給追到手,也不錯啊?盡管說,她是連家的遠房親戚,但是連澤元很喜歡她啊!只是這一點,就已經足夠了。

    跟著連枝的歌聲,在場的這些人都唱起了生日快樂,氣氛很溫馨,很喜慶。

    突然間,一個電話傳來了,連縱橫皺了皺眉頭。他走到了一邊,低喝道:“怎么回事,誰敢來咱們連家的場子鬧事?”

    打電話過來的,正是連發。

    他苦笑著道:“有幾個外地人,他們上午在咱們第八號當鋪當了二十幾件瓷器。現在,他們來贖當了,非說這些東西都是贗品,讓我們給調包了。”

    “那你們有沒有調包啊?”

    “沒有啊,哪能干出那種事情來呢?我看,他們就是訛詐。”

    還真有不怕死的呀?敢來訛詐燕京連家來了。

    連縱橫掃視了一眼周圍,就把喬青書給叫過來了,讓他立即帶著一些人過去看看。今天是老爺子的生日,千萬別惹出什么亂子來。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