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44300-11237590/

正文 第1318章 李大將軍
    該吃飯了!

    讓人這么一說,喬詩語才感覺自己的肚子是有些餓了。

    她走過去將房門給打開了,站在門口的有她的經紀人譚晶,還有他的幾個保鏢。敲門的,正是她的一個保鏢。這人,身著深色的休閑西裝,豎條紋的襯衫,扎著領帶,還挺耐看的。不過,他的神情陰冷,尤其是看著賈思邈,很是不善。

    賈思邈早就注意到他了,一路上,他都時不時地冷眼看著自己。

    “你是誰啊?”

    兩個人看著對方,幾乎是同時冒出了這么一句話。不過,兩個人的回答卻是大相徑庭。

    那人帶著幾分傲慢,冷聲道:“我是香港喬家的喬帥,是喬小姐的貼身保鏢。”

    賈思邈不屑道:“你管我是誰啊?你那么有本事,當時遭遇了槍手,不也是我救了詩語的嗎?”

    喬帥的臉色當即就變了,叫道:“你說什么?”

    賈思邈聳了聳肩膀,淡淡道:“好話不說二遍,既然你沒有聽清楚,那就算了,我還懶得跟你說話呢。”

    李二狗子上下打量著喬帥,嘟囔著道:“這還沒我帥呢,還好意思叫帥?這臉皮得多厚啊?”

    喬帥怒道:“好啊,我倒是要看看,你們有什么本事。”

    喬詩語喝道:“喬帥,別亂動。那個……你們走吧。”

    賈思邈點點頭,和李二狗子揚長而去。

    看著他們都走沒影兒了,譚晶問道:“小姐,他們是誰啊?”

    喬詩語道:“我的幾個朋友。”

    喬帥哼哼道:“看他們的樣子,就不是什么好路數。”

    “喬帥,你這是什么意思?”

    “沒別的意思,我就是隨口說說。”

    “我的朋友,不容許任何人詆毀。”

    喬詩語再不看喬帥一樣,大步往餐廳去了。

    喬帥冷笑了兩聲,和其他的幾個保鏢跟了上去。

    是誰要暗殺喬詩語呢?看著喬詩語欲言又止的模樣,估計是她的心里已經有了譜兒,那為什么不說呢?又有什么好顧忌的。賈思邈和李二狗子又趕回到了燕京國際機場,等到了晚上八點多鐘,李大將軍準時走了出來。

    相比較之前在南江市的時候,李大將軍沒有什么變化,看上去就是一個滄桑的小老頭,衣服也很普通,頭上戴了頂氈帽,背著個破舊的帆布包,微弓著腰,一點兒也不引人注意。有好幾個美女,看到他,都立即皺著鼻子,加快腳步離他遠點兒。

    李二狗子挺激動,往前緊走了幾步:“爹,你來了。”

    賈思邈笑道:“李老爹,沿途辛苦了。”

    李老爹道:“不辛苦,不辛苦,坐在我旁邊的是個大美女,這一路啊,搞得我的小心肝兒都怦怦亂跳。”

    賈思邈笑了笑,和李二狗子陪著李老爹,上了車。在路上,賈思邈把贗品的事情說了出來,李老爹就將那個破舊的帆布包塞給了他。賈思邈打開一看,不禁大吃了一驚,這里都是一件件的瓷器……這是贗品嗎?

    對于這些古董什么的,賈思邈也是很有研究的。在南江市的賈家老宅,就有不少古董。賈思邈上下翻看了幾下,又對著燈光照了照,問道:“李老爹,這……真是贗品?”

    李老爹呵呵笑道:“對,都是贗品,我親手做的。在瓷器內部,有李大將軍的落款。”

    賈思邈挑了下大拇指,贊嘆道:“高啊!老爺子是高人。”

    “什么高人啊,這輩子盡是跟這些玩意兒打交道了。不作假,哪能賺錢啊,就是現在收手不干了。”

    “哈哈,對。”

    回到了天子集團,李二狗子將李老爹給安頓好了。等到第二天早上,賈思邈和王海嘯等幾個人就來到了位于潘家園中心位置的第八號當鋪。連發早就在這兒等著了,張望著,不知道哪個才是綁架了連隊的人。

    “我是小連公子的朋友,給你看幾樣貨。”

    賈思邈就將那些瓷器,全都給放到了柜臺上,微笑道:“還請連掌柜長長眼。”

    連發點點頭,拿著放大鏡對著這些瓷器看了又看的,不禁皺起了眉頭,問道:“那個……公子,你確定把這些東西都當了?”

    “對,都當了,一件不留。”

    “這個……是正品啊。”

    連發左右看了看,壓低著聲音,有些不太明白,既然是正品,他們有必要綁架他兒子嗎?

    賈思邈嘆聲道:“唉,當然是正品了,我們是著急等錢用,不得不當了呀。”

    “行,行。”

    連發當即見這些瓷器都給收下了,一件瓷器當了五百萬,真正的價值最少是在一千多萬以上。這些瓷器,就當了一個多億。賈思邈也不要支票,直接拿了現金走人。

    連發一直將他們送到門口,問道:“那個……我們家連發什么時候能回來呀?”

    “只要連掌柜配合得好,今天晚上就能回來。”

    “好,好,我一定配合。”

    賈思邈和王海嘯等人揚長而去。

    在暗處,小六子、董大炮、胡和尚等人都在這兒等著呢,王海嘯立即跟他們會合,就等著十點鐘一到,去贖當了。

    賈思邈和李二狗子,再次帶著人皮面具,來到了國賓樓。喬詩語一直沒有去紅樓,就等著他們過來。這回,喬詩語和譚晶,連喬帥等幾個保鏢都沒有帶,只是和賈思邈、李二狗子走進了紅樓。

    喬帥恨恨地瞪了喬詩語兩眼,撥通了一個電話:“大少爺,在機場的出口,沒有干掉喬詩語啊。”

    “你保護著她,別讓她安然回到香港就是了。”

    “是,我一定完成任務。”

    他給誰打的電話啊?估計沒有人知道。

    賈思邈還是第一次來連家的紅樓,這兒的大廳很是寬敞,差不多容納了有三、五百人,這些人三個一群、五個一伙兒的聚集在一起,低聲說笑著。他們大多都是從省市過來的,算是燕京連家的根須吧。今天是老爺子的生日,他們哪能不過來。

    在這兒,有不少風度翩翩、器宇軒昂的公子哥兒,和嬌小可人、婀娜、高挑的女孩子。一方面,這是來參加連澤元的壽誕,一方面,也是跟其他人做生意、聯姻的大好機會啊!因為,今天在場的每個人,都是一方大豪,相當有勢力。

    當賈思邈和李二狗子,陪著喬詩語、譚晶走進來的時候,這些女孩子聚在一起,唧唧喳喳的,正在談論著那些公子哥兒,哪個最帥啊?哪個家世不錯啊?看她們的架勢,就像是嫁不出去,還要上趕著倒貼似的。

    而那些公子哥兒們,一樣瞄著這些女孩子,這要是泡到了,興許晚上就能去開房呢。應該說,這些女孩子還是很自負、高傲的,畢竟人家有錢有勢的,有這個資本。可當她們看到喬詩語走進來,仿佛是所有的光環都讓她給奪走了,她們都有了一種自慚形穢的感覺。

    那些公子哥兒們眼前一亮,都下意識地正了正衣襟兒,或者是梳一梳發型。怎么都要在喬詩語的面前,展現一下自己。這要是得到了喬詩語的青睞,連家族都會跟著沾光。

    喬青書的身邊,圍著一群女孩子,他正跟她們說笑著,當看到喬詩語過來了,他連忙分開人群,迎了上來,微笑道:“喬小姐,你過來了。”

    喬詩語輕笑了一聲:“沒來晚吧?”

    “沒有,沒有,快這邊請。”

    不得不承認,喬青書還算是挺有男性魅力的,這樣穿著白色的西裝,打著領帶,有型有款的。難怪,那些女孩子的眼睛不住地往他的身上瞟了。沒辦法,人家喬青書是國武館的大弟子,那就是連家的嫡系啊!

    跟了喬青書,也就等于是跟燕京連家攀上了關系,這對于任何的一個家族來說,都是一種求之不得的榮耀。相比較而言,賈思邈和李二狗子要低調得多,他們就是跟隨在喬詩語、譚晶身后的保鏢,又戴著人皮面具,也不擔心有人會認出他們來。

    因為,他們現在的面容,實在是太普通了。

    在一邊的角落,喬詩語問道:“怎么沒有看到連大少呢?”

    喬青書笑道:“他在樓上陪著幾個朋友,可能等會兒就下來了吧。”

    有侍女,端著酒水走了過來。

    喬詩語端了一杯,輕輕地啜了兩口,輕聲道:“喬公子,你忙你的吧,我在這兒待會兒就行。”

    喬青書道:“那多不好意思啊?你可是貴客,反正我又沒有別的什么事情。”

    這人,還真是討厭啊!難道說,他就聽不出來,人家喬詩語下的是逐客令嗎?這要不是有著重要的事情做,賈思邈非踹得他生活不能自理不可。現在才九點半,距離十點鐘還有半個小時,等會兒就有好戲上演嘍。

    就在這個時候,連縱橫從樓上走了下來,立即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他穿著西裝,卻敞開著衣襟兒,里面是一件雞心領的薄毛衫,頭發根根豎起,很是有股子粗獷的豪放。

    跟在他身邊的……竟然是兩個外國人,一男一女。

    賈思邈和李二狗子只是瞅了一眼,就不禁吃了一驚,他們認識啊?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