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25339-4963056/

最新章節 37心好痛
     (蒲/公/英/中文網www.noqtxi.live)“聿少……”

    他大掌一揮,“死開!”

    女子猝不及防,差點跌下沙發,聿尊揚了下笑,“以為穿上這身行頭就是學生妹了?要背上貼倆處&8226;女的字,你就是處&8226;女了?出去。蒲/公/英/中文網www.noqtxi.live

    女子臉色死灰,一行人見狀,自然不敢再去惹他,三三兩兩都沒趣地走了出去。

    “喂,你嘴巴真毒啊,”南夜爵不由取笑。“你的學生馬子怎么沒來?”

    “我放手了。”

    南夜爵聞言,像是聽到了最大的玩笑,他起身,高大的背影被拉的修長有型,“我就不陪你玩了,自己注意點,玩多傷身。”話落,便走出了一號會所。

    聿尊靠在沙發上,想了下,便掏出手機。

    陌笙簫系好安全帶,將垂在頰側的頭發撥向耳后,“我們去哪?”

    “去吃飯。”嚴湛青笑著握住她的手。

    這時,手機響起,她抽出手,拿出手機。

    打開,是一條短信,上面寫著:我想你。

    署名是聿尊。

    陌笙簫手抖了下,趕忙刪除。

    “誰啊?”

    “一條垃圾短信。”

    嚴湛青繼續開車,陌笙簫不由心虛,手中的手機再度響起,她一驚,差點丟到地上。

    打開,上面寫著:我想念你的身體。

    她剛刪除,又來一條:我想念,撫&8226;摸你時的快感。蒲/公/英/中文網www.noqtxi.live

    笙簫又氣又急,刪除都來不及。

    “怎么了,笙簫?”嚴湛青扭過頭來,眼里已有疑慮。

    她驚得忙將手機塞進包中,剛輕按關機鍵,男人便將右手伸過來,撫在她臉上,“是不是不舒服?臉色好難看。”

    她不知,手機只是亮了下,卻并沒有關機。

    嚴湛青的手掌很溫暖,笙簫卻不敢貪戀,“你專心開車。”

    她視線別向窗外,心里蔓延開的,不止是害怕,還有說不明的悲涼,聿尊無時無刻不在進駐她的生活,哪怕她極力想忘記,他,卻好像并沒有放過她的打算。

    一頓晚飯,她都是心不在焉的。

    嚴湛青將鵝肝放到她面前的小碟內,笙簫心里卻想著,別在這兒遇上聿尊才好。

    吃過飯,坐上車時,她才小小吐出口氣。

    開了半道,陌笙簫才覺不對勁,“我們去哪?”

    “現在還早,去我家里坐坐。”嚴湛青單手握住方向盤,笙簫聞言,不由慌張起來,男人見狀,淺笑出聲,“你做什么?我又不會吃了你,再說,你總要去我家看看的。”

    “我還是回學校吧。”

    “放心,我保證在關門之前將你送回去。”嚴湛青說完,便一腳油門加速。

    這兒,依舊是富人區。

    160平米的公寓房,笙簫跟在嚴湛青身后,他打開燈,室內的裝修大方中透著強烈的現代感,嚴湛青接過她手里的包放在茶幾上,轉身去給笙簫泡了杯奶茶。

    她窩坐在沙發內,顯得有些局促,這并不是她第一次走進嚴湛青的生活,這套房子的每個角落,她甚至比他還要熟悉。蒲/公/英/中文網www.noqtxi.live

    曾經,她只是個替他打掃的人,現在,卻一躍成了他的女朋友。

    笙簫雙手放在膝蓋上,反復搓揉,嚴湛青正在酒柜前,開著一瓶珍藏的法國紅酒,她始終覺得不適,便起身去了洗手間。

    鏡子上有層水霧,陌笙簫伸手將它撫開,光凈的鏡面上瞬時便閃出五道指痕。那時候,蘇柔還在巴黎沒有回來,嚴湛青喝醉了酒,就會將她推進洗手間內,讓她換上蘇柔留下的衣服,他什么都不會做,只會將笙簫推到這面鏡子前,然后,不斷和她講話。酒醒了,在看清楚面前的人后,又會對她百般羞辱,命令她將蘇柔的衣服脫下。

    陌笙簫掬把冷水,將自己潑醒,想什么呢?那些事早就過去了。

    她不知道,有些東西扎在心里,時不時,就會跑出來刺痛一下。

    回到客廳,家庭影院正播放著舒緩的鋼琴曲,嚴湛青倒了兩杯紅酒,見她走來,便遞給她一杯。

    笙簫不會喝,卻還是接過手。

    嚴湛青將她拉過去,用袖子在她臉上輕拭,“洗了臉也不知道擦擦,不冷嗎?”

    她一摸,才發現忘記擦了。

    嚴湛青拉著她的手坐到沙發上,笙簫雙手握住酒杯,男人的腿不經意挨著她,一股滾燙的熱源正順著膝蓋傳遍至笙簫全身。

    男人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他拿掉笙簫手里的酒杯,她垂著的腦袋剛抬起,嚴湛青就已經欺身壓上來。陌笙簫被推入沙發內,頭部正好落在身后的抱枕上,男人一下攫住她的菱唇,笙簫腦門轟的,整片空白。

    他動作盡管輕柔,卻掩不去那份迫不及待,親吻中醇香的酒氣在二人嘴中蔓延,陌笙簫雙手推拒在嚴湛青胸前,“湛青……”

    “笙簫,”男人意亂情迷,大掌撫開她頰邊碎發,“我喜歡你這么叫我,叫我的骨頭都酥了。”

    他話語呢喃,埋在她光潔的頸間啄吻,笙簫雙目圓睜,身子卻已僵硬,“別,湛青你別這樣……”

    “笙簫,”嚴湛青抬起頭,唇卻蹭著陌笙簫的臉不肯離開,“我會發誓對你好的,難道你到現在還懷疑我嗎?給我吧……”

    “不行,”笙簫推開他緊靠過來的胸膛,“太早了……”

    “哪里早了?我認識你可是在聿尊之前。”他臉色微惱,心里的想法不假思索,脫口而出。

    笙簫愣了愣,嚴湛青顯然也察覺到了,他眼里劃過懊惱,人也跟著起身,“笙簫……”

    她嘴角輕顫抖,理了理衣領,不得不強顏歡笑,一時間,氣氛尷尬無比。

    這時,放在茶幾上的手機不期然響起。

    笙簫警鈴大作,她不是已經關機了嗎?下意識,人就已經撲了過去。

    嚴湛青猶在愧疚,聽到鈴聲,便討好般起身去拿。笙簫見狀,急的驚喊,“不要!”

    男人已將手機拿在掌中,見她這般神色,余光便不由落在手機屏幕上,只見上頭寫著,聿尊二字。

    他眉頭擰起,那雙漂亮的眼眸此時卻聚滿驚濤駭浪,嚴湛青按下確定鍵,一條短信跟著跳出來,“我想念你躺在我身下時的模樣,只有我們的身體才是最契合的,陌笙簫,別忘了你答應我的,不能和別人上床。”

    那頭,聿尊發完短信就將手機隨意扔在副駕駛座上,他打開車窗,完全一副壞人得逞的模樣。

    嚴湛青握住手機,臉色鐵青,什么話都說不出來。

    笙簫搖著頭,就算她沒有看見短信,也能猜到是什么內容,“不,不是這樣的……我沒有……”

    “陌笙簫,”他連名帶姓喚她,“我說過,你的之前我不在乎,可我并不代表大方到能任你這般無視我的存在。如果說你和聿尊在一起是形勢所逼,那為什么,他能碰你,我就碰不得?”

    “湛青,”笙簫睜大雙眼,視線卻不知怎的,開始模糊,“你知道你在說什么嗎?”

    “我清楚的很,”嚴湛青氣瘋了,有哪個男人,真能一點都不在乎她那樣不堪的過往?“你和我在一起究竟是為了什么?是想要擺脫聿尊,而我恰恰在這時候,給了你這個條件是嗎?”

    “你……”陌笙簫一時氣悶,胸口怎么都喘不上這口氣,她頓了好久,卻始終安撫不了那顆被尖刀一道道凌遲的心,“你這樣說,真是太傷人了。”

    嚴湛青瞅見她眼底氤氳出水霧,他嘴唇闔動,卻怎么都說不出一句對不起的話,他煩躁的將手機放在笙簫包上,垂下頭,將臉蒙入掌心內。

    陌笙簫沒有再坐下去,她拿起東西站起來,走的時候,輕輕將門拉上。

    小區外,橘黃色朦朧的路燈將她瘦削的身影無限拉長,平生出一股子弱不禁風而又蒼涼的感覺。笙簫抬起頭,將眼淚硬生生逼回去。

    聿尊再怎么對她,她都能忍過去,可是嚴湛青不一樣。

    盡管聿尊的話比他更傷人,可她對嚴湛青有愛,兩種不同的傷害,痛到心里的程度也遠遠不同。

    ------題外話------

    偶來更新,偶是妖妖滴存稿箱!妖妖出門去了,親們的留言等妖妖回家回復!但素你們的熱情不能少,不許霸王哦!哇咔咔~

    本書由首發,請勿轉載!

    ,蒲/公/英/中文網www.noqtxi.live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