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25339-4963055/

最新章節 36不是小三
     (蒲/公/英/中文網www.noqtxi.live)“小姐,這些衣服還要試嗎?”服務員取來了新款。蒲/公/英/中文網www.noqtxi.live

    “不用了,謝謝。”陌笙簫看都沒有看一眼,她本就不會穿這種不適合自己的衣服,她雙手插·入兜內,起身朝外走去。

    “知道嗎?現在的小三都太猖狂了,被捉奸在場還這么鎮定……”

    “就是,你看她那模樣……好像年紀還很輕呢……”

    陌笙簫邁開腿,逃也似的離開了。外面的雨已經下得很大,細密砸落,滑過她光潔的前額,沉重的令她睜不開眼。

    一個干凈的身子,光憑這一點,她就爭不過蘇柔。

    嚴湛青心里不可能沒有蘇柔的影子,這一點,又是陌笙簫再怎么努力都抹不去的。

    她白色的帆布鞋已經被雨漬浸濕,腳背上,泛出土黃色臟污,笙簫掏出手機,手指猶豫了幾下,還是將手機塞回兜內。身后,傳來跑車加速的聲音,她剛要避開,無奈那車速度太快,水漬已經濺到陌笙簫身上。

    “你……”她剛要開口,就見一輛KoenigseggCCXR跑車正擦身停在她腳邊,不用想也知道,這輛幽靈座駕,整個白沙市都只有一輛。

    聿尊放下車窗,露出那張魅惑眾生的臉,“要上車嗎?”

    他穿著件黑色低領薄毛衣,袖子捋起,完全一副休閑的打扮,裸·露在外的脖子顯得修長好看,兩節鎖骨更是性感迷人。由于下著雨,笙簫只能瞇起眼睛看人,她隨手擦了下眼睛,聲音干脆,“不用!”

    “還沒有死心呢?”

    笙簫臉上冰冷,雨水順著頸子流進內衣,她嘴唇哆嗦,兩條腿已經不可抑止地顫抖起來,“不,不用你管。”

    “你瞎折騰什么?”聿尊似是對她十分同情,惋惜地搖搖頭,“有這功夫還不如伺候好了我,趁現在年輕,多撈點資本,省得在這浪費時間。”

    笙簫拉緊領子,轉身就走。蒲/公/英/中文網www.noqtxi.live

    根本不想聽他廢話。

    聿尊見狀,不怒反笑,他一個調頭追上去,笙簫走得很急,他偏偏不如她所愿,下了車,一把就抓住她手腕。

    “聿少,你別這樣……”笙簫急忙掙開,眼里的驚恐蔓延的極快,“你答應放過我的,三個月還沒有到呢,你別……”

    聿尊雙手摟住她,一個用勁將她壓在車上,笙簫冷的牙關發顫,男人俯身,舌尖很容易就撬開她的嘴,長驅直入。他攫住笙簫的唇瓣,親吻后,又松開,一路吻至她頸間,在她細膩的頸動脈處啄吻。

    “笙簫,我還真想你了,”聿尊雙手扶住她的腰,涼薄的唇湊至她耳邊,嘴里吐出的氣,撩撥的人心都癢癢的,“我想你這具滑嫩的身子,”他的手鉆入笙簫的毛衣,感受著掌心內的觸感,“哎……”男人嘆口氣,抬起頭來同她正視,“我有些后悔了。”

    陌笙簫睜大雙眼,“你不是有自信,要讓我死心塌地跟著你嗎?”

    “表用話激我。”聿尊雙手撐在她兩側,零落的雨絲漂在他頭頂,聚起朦朧的水霧,他眼睫毛很長,臉上有層迷離的水光,笙簫從來不否認,他長得極為迷人,不熟悉他的,僅僅一眼,就能掉進他的漩渦內。

    “你不吃些苦頭是不肯乖乖聽話的,”聿尊睨著身下的這張臉,右手撫上她頰側,“不過我可警告你,不要和他上·床,這是我的附加條件。呵……被我玩過的,不知道他要不要呢。”聿尊說完,食指就在笙簫臉上輕彈下,力道雖不大,卻很疼。

    他松開桎梏,臨走時,在她唇上吻了下。

    笙簫見他發動,趕忙避開,男人一個張揚地倒車后,猛地提速,將車飚出老遠。

    整個天空都在下雨,陌笙簫站在淅淅瀝瀝的雨幕中,看不清前面的路,也找不到身后的路。她像是迷了路的孩子,不知所措頓在原地。

    回到學校,天都暗了下來。

    一個晚上,她等來等去都沒有等到嚴湛青的電話。蒲/公/英/中文網www.noqtxi.live

    笙簫翻來覆去,幾乎整晚沒睡。

    一大早,舒恬拉著她非要去學校外面的肯德基吃早餐,她拗不過,只得跟去。

    天雖未來得及轉暖,可晨曦照下來,還是有些暖意。

    笙簫穿著件駝色呢子外套,修身效果將她本就勻稱的身材彰顯的凹凸有致,腿上是一雙黑色長筒靴,她埋頭跟在舒恬身邊,只覺肘部被輕撞下,“看見沒,還真有人一早就來接人呢。”

    她抬首望去,菱唇輕啟,“那……”

    “怎么了笙簫?”

    “舒恬,你先去肯德基等我,我去去就來。”笙簫說完,就小跑著朝那輛車子走去。舒恬也猜出了個大概,只身先去點餐。

    陌笙簫來到路邊,他抬起右手放在額前,腦袋湊到窗戶上一看,果然是嚴湛青。

    他雙手趴在方向盤上,睡的正香,外套就隨意地扔在副駕駛座上,俊臉看上去疲倦不堪,五官盡管放松地打開,可眉宇間還是輕擰了起來,他怎么在這睡著了?

    笙簫朝著車窗輕拍幾下。

    嚴湛青狹長的眼鋒瞇了瞇,這才睡眼惺忪醒來,他左右看了看,在望見笙簫后,立馬將車窗打開。

    “你怎么在這?”

    嚴湛青伸出右手,在肩膀處輕捶,全身酸麻的動彈不得,“我從醫院回來的時候就已經4點了,想打電話,怕吵著你,索性就到這候著,上車,帶你去吃早飯。”

    “不用了,”笙簫指了指對面的肯德基,“我朋友在那,我馬上就過去。”

    “笙簫,”嚴湛青握住她的一只手,“生氣了么?”

    昨天受了雨,陌笙簫回到宿舍就有些感冒,她吸了吸鼻子,鼻尖紅紅的,那神情,看上去十分委屈,像是剛哭過。嚴湛青嘆口氣,下車拉著她的手,朝肯德基走去。

    “你做什么?”笙簫僵著腳步不肯走,“那里頭都是我們學校的學生。”

    “怕什么,我是你正兒八經的男朋友。”

    她忍不住嘴角輕挽,被嚴湛青拖著一路走去。

    不大的店內,坐滿了華爾的學生,見到二人進來,自然是不小的轟動,舒恬占了位子,起身招手,“嘿,這兒。”

    笙簫不著痕跡掙了下,嚴湛青卻握得越發緊了,舒恬眼睛圓瞪,直到二人坐下,才又再度起身,“我,我再去點些。”

    “不用了,”嚴湛青示意她坐下,“我不習慣不刷牙吃東西,等下回去再吃。”

    舒恬見一大幫子人都朝這邊望,不由就將胸脯挺得高高的,哼,讓你們今后再說笙簫的不是。

    “你整晚沒有睡,先回去吧。”

    嚴湛青揉了揉眼角,“我不困。”可眼里的倦意,顯露無遺。

    舒恬凝笑望著二人,剛喝了口粥,電話鈴聲便響起。

    她看也沒看就接通,臉上的笑意瞬時隨著電話那頭焦急的聲音而僵住,她霍地起身,將手邊的一碗粥打翻,掛上電話,舒恬拿起包就要走。

    “怎么了,舒恬?”

    “笙簫,桑炎出事了,我得馬上過去。”

    陌笙簫忙拉住她的手,“嚴重嗎?我和你一起去。”

    舒恬眼里已經聚起水霧,眼睛通紅,“不知道,這會剛送醫院,”她抬手在笙簫肩膀上輕拍,“放心吧,我到了那就給你電話。”說完,人就已經離開。

    “你當心……”

    笙簫眼見舒恬的背影消失在門口,嚴湛青見狀跟著起身,“要不我送你過去。”

    她想了下,還是搖了搖頭,“她這會肯定急壞了,我若過去,她還要多一個擔心。”

    笙簫草草吃了幾口,就回去上課,嚴湛青也開車回家去補眠。

    幸好,舒恬事后打電話來,說桑炎已經沒有生命危險。

    欲誘。一號會所。

    調酒小姐正在一邊將酒杯碼放在桌面上,聿尊手指在杯面輕輕敲打,邊上的南夜爵則側著身子,領口處的鎖骨若隱若現,完全是妖魅再生的模樣。

    “聽說好幾個地,差點被人端了?”

    “噢,”聿尊漫不經心,犀利如鷹的眸子透過高舉起的酒杯望向遠處,“不過就是個最近才混起來的人,為了鞏固勢力,不管死活就自己拼過來了。”

    “誰有這膽子?”南夜爵酒紅色碎發張揚不羈,一手撐著側臉。

    “好像,叫桑炎,不過膽子是挺肥的,”聿尊將杯中紅酒一飲而盡,薄唇被染成淡紅色,平添幾許嗜血的味道,“我沒有要他的命,就讓人在他身上穿了個洞。”

    南夜爵點點頭,這時,領班帶著幾名身穿學生服的女子進來。

    “老板,聿少。”

    幾人相繼朝南夜爵同聿尊挨去,領班心領神會,自行離開,并將門帶上。

    南夜爵眼見有人膩過來,忙皺起眉頭,擺擺手,示意都去聿尊那邊。開玩笑,要是被容恩知道,非抱著童童離家出走不可。

    “聿少,您幾天沒來了吧?”穿著學生服的女子身材勁爆,差點將胸前的扣子撐開,一頭蓬松卷發有意無意擋住露出的乳·溝,她食指撫上聿尊的側臉,整張臉緊跟著湊去。

    男人側目,女子妝容精致,他怎么看,都覺怎么糟蹋了這身衣服。

    同樣的,穿在陌笙簫身上,肯定不是這般媚俗的感覺。

    本書由首發,請勿轉載!

    ,蒲/公/英/中文網www.noqtxi.live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