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25339-4963052/

最新章節 33,養你,就是要用的
     (蒲/公/英/中文網www.noqtxi.live)命,是自己的。蒲/公/英/中文網www.noqtxi.live

    別的,什么都是空的。

    聿尊輕步走去,左手落在她肩頭時,笙簫嚇了一跳,她剛要扭頭,就被男人一條手臂橫在頸間,緊接著,她只覺后背滾燙,聿尊健碩的胸膛已經緊挨過來。

    那手臂,勒的她難受。

    笙簫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

    她感覺身上的疼,似乎又在叫囂著、撕扯著,每次做,她都像去煉獄走了一遭,她雙手拉住聿尊的手腕,想將它拉開。

    “陌笙簫,我養你是做什么的?”

    他的呼吸就在耳邊,伴隨著灼熱與冰冷的交替,令她全身戰栗。

    “我養你,就是要用你。”聿尊撥開陌笙簫的手,掌心滑過她的鎖骨,伸進浴袍后,落在笙簫的柔軟上。

    “你雖然年紀小,身子倒一點沒有落后,該長的全都長好了。”

    笙簫面色通紅,就連脖子都發出淡淡的粉紅色,聿尊傾身將她壓倒在床上,她睜著的兩眼,越過那張魅惑眾生的臉,直落在頂上。

    聿尊將她的臉扳向自己,“看著我。”

    “這樣會令你更興奮嗎?”

    男人聞言,笑了笑,分開她雙腿,大掌撫在她光滑平坦的小腹上,“你懂得還不少,天生就是個該躺在男人床上的……”

    最后兩字,聿尊沒有說出口,他迫不及待掀開笙簫的浴袍將手鉆進去,她雙目卻不愿正視他,想說什么,是妖精?還是……婊·子?

    聿尊喘氣的聲音開始濃重,他玩過更嫩的,只是都不能和陌笙簫相比。蒲/公/英/中文網www.noqtxi.live

    她膚色白皙細嫩,真像是幼·女,可身段發育的極好,做·愛的時候,總是睜著一雙大眼,纏上他腰肢的雙腿更是令他亢奮不已,清靈中又媚態十足,標準的尤物底子。

    他幾天沒有要她,今晚,肯定是要累死累活。

    陌笙簫抱著這種心態,聿尊進去的時候,她就更加痛的死去活來,偏偏男人是只顧自己享受的,讓他一動不動,那比登天還難。

    他親吻笙簫,卻被她不著痕跡避開,聿尊冷笑了下,又將她的臉扳回來。

    他吻住她的唇近乎撕咬,舌尖伸進去,差點令笙簫呼吸不得,她才21歲,卻已過早承受太多,她開始擔心,自己會不會過早地凋零?

    她總是學不乖,又開始掙扎,聿尊兩手按住她雙肩,“你越掙扎就越痛苦,到時候,可別怪我又弄傷你。”

    他,還在她體內。

    笙簫雙手用力去推拒,她討厭聿尊,從來沒有像討厭他這么討厭過一個人,“有本事你就弄死我,你也就這樣,除了耍些手段,你能讓我哪天乖乖躺你床上嗎?不能!”

    很多年后,笙簫回憶起,總是這么想,那時候的她到底還太年輕,聿尊這樣的人物,也不過就是想玩個新鮮罷了,膩了,不用她自己說,他都會一腳將她踹開。

    要不是她的這句話,她也不會掉進聿尊的陷阱里面,跌得更深,更深。

    陌笙簫胸前的柔軟被他狠狠揉在掌心內,她疼地拱起半個身子,她還是惹怒他了,“好,這可是你說的,我他媽的今晚就搞死你,省的你一副要死要活的樣子。蒲/公/英/中文網www.noqtxi.live

    他說到真的做到。

    笙簫感覺自己的身子都不是自己的了,好像被拆成了幾段,又好像被什么重物給反復碾壓,她雖然躺在床上任他擺布,卻是先他一步耗盡了氣力。她想就這么昏死過去,可聿尊怎能如她的愿,她最后哭著求他,可他已經做紅了眼,他將笙簫整個拎起,又讓她雙膝跪在床上,她真的沒有力氣了,兩腿發軟,身子剛栽下去,就被他手臂托起她的小腹,將她再度迎合自己。

    反復顛簸,重壓,笙簫心力交瘁,差點就吐出來。

    這個變·態還是人嗎?

    她想拿起床邊的水杯砸死他,可是,她不敢。就算她敢,也沒有這個將他送入地獄的本事。

    他們之間,只有聿尊有這個資格。

    他發泄完了,便躺在她身側,笙簫憋著口氣,只覺心里悶得厲害,眼睛蒙了一層水霧,聿尊伸出手臂將她拉向自己,“這具身子,真是怎么玩都玩不膩。”

    她雙眸輕闔,眼角滑出淡淡的一滴淚水。

    聿尊單手撐起腦袋,手掌撫至她臉龐,食指輕輕一帶,就將她的眼淚擦干,“你喜歡嚴湛青吧?”

    他陡地一問,令笙簫大怔。

    “你不用不承認,我看得出來,”聿尊眸光幽暗,卻看不出絲毫喜怒,他雙眼像是一汪深潭,笙簫別開眼,不敢正視,“嚴湛青有女人你不知道么?非要自討苦吃。”

    “自討苦吃也比呆在你身邊強,聿尊,你有沒有愛過一個人?你不知道,有些傷害以后是不能彌補的嗎?”

    他勾起涼薄的唇瓣,姿態優雅,笑容迷人,撫在她臉側的手卻在她臉頰處拍了下,力道不大,發出的聲音卻很響,“我需要彌補什么?不要你了,到時候就踹開,那些傷在你身上,與我毫無干系,陌笙簫,你現在最應該祈禱的,就是希望我多留你在我身邊幾年。”

    他話里的意思很明顯,愛上他,就算是痛死都活該。

    這樣的男人,真是不能愛的。笙簫慶幸,還好,她不愛,一點都不。

    聿尊瞧見她臉上的淡漠,頓時就心生一把無名火,他知道,要想讓她死心塌地,就必須滅了她心里的念想。必須讓她愛上嚴湛青,再被傷害得體無完膚,她才能懂什么叫死心。

    他情愿她像個傀儡般留在他身邊,也不要讓她鮮活地想著另一個男人。

    “我們打個賭怎么樣?”

    笙簫很累,只想睡覺,眼睛已經搭上,連睜開的氣力都沒有,她蠕動下嘴唇,“打什么賭?”

    “三個月,你若真能找到一個愛你的男人,我就放你走,先前蘇年的那個案子,我也決口不再提,就當你這幾晚換來的,怎么樣?你不老是一口一個愛的么?那就讓我好好瞧瞧什么是愛,怎樣?這條件有誘惑力嗎?”

    他一連串的發問,令陌笙簫腦子一陣發懵。

    但她反應很快,聿尊同她湊得極近,笙簫睜開眸子,就連潭底的亮光都被他盡數收入眼中,“你說真的?”

    “我從來不騙人。”

    笙簫難掩激動,說出來的話都帶著幾分顫音,“你答應我,我若真的能離開你,你絕不能拿蘇年的案子再說事。”

    這是她最大的一塊心病。

    聿尊點點頭,笙簫不由雀躍,他望著她顯露出來的希翼,不禁覺得好笑,別說他不相信什么愛,就算她真的能找到,他也會不惜一切代價,將他們狠狠拆散。

    笙簫興奮的幾乎一晚上沒有睡。

    翌日清晨。

    聿尊醒來,就見她睜著雙眼。

    聽到窸窣聲,笙簫扭過頭去,“昨晚說的話,你還記得嗎?”

    “不用這么迫不及待。”

    “這三個月,我想搬回學校住,”她瞅著聿尊的神色,“你既然這么有信心,那以后時間還多得是。”

    男人忍了忍,想到自己的目的,還是答應了她。

    陌笙簫起床后就開始打包,何姨進房間時,就聽她嘴里哼著,臉上也是滿面晴朗,“陌小姐,這么高興?”

    “何姨,”笙簫對她很有好感,她放下手里的活,“我今天就要搬出這了,謝謝你這些天的照顧。”

    “搬走?”何姨是個會瞧臉色說話的人,她見笙簫嘴角勾著笑,便小心翼翼試探道,“那你什么時候回來?”

    陌笙簫將衣服塞進包內,用力按下去,“不回來了。”

    說到這,整雙眼里都溢出笑意。

    何姨不便再問,只是幫忙收拾,笙簫在這的東西很少,有些聿尊讓人給她買的衣服,她平時就不穿,索性也就留在皇裔印象。

    一出屋,笙簫就像是得了自由的小鳥,拎著皮箱就差在馬路邊跳舞,她搭了公車回到學校,離開聿尊,日子很快就恢復到以往的平靜。

    本書由首發,請勿轉載!

    ,蒲/公/英/中文網www.noqtxi.live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