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25339-4963047/

最新章節 28威脅
     (蒲/公/英/中文網www.noqtxi.live)一腳油門轟出去,嚇得那些過來圍觀的學生紛紛避讓。蒲/公/英/中文網www.noqtxi.live

    笙簫瞅著他的側臉,見他專注地盯向前方,便偷偷將衣服放下,聿尊看見了,也沒有再說什么。

    回到皇裔印象,他扯著笙簫的手就往客廳走去。

    她身上很多擦傷,心想,他這個時候總沒有這個興趣吧?

    陌笙簫沒有料到,她還是低估聿尊了。

    當她被壓在餐桌上時,笙簫腦子里一片空白,聿尊似乎很急切,兩只手開始撕扯她的外套。他拉過旁邊的一條椅子,將陌笙簫的右腿搭上去,健碩的身子擠入她雙腿間,繼續手里的動作。

    “我……”她陡地想起,語氣也變得明快,“我大姨媽還在身上。”

    男人埋在她頸間的俊臉抬起,原先的情·欲轉換為陰霾,“幾天了?”

    笙簫轉的飛快,還好,時間被她掐住了,“六,六天了。”

    “六天還有?”聿尊似是不相信,高挺的鼻梁抵在她額前,目光黑邃而致命,笙簫生怕被他揭穿,便斂了斂視線,“嗯,我,我這次比較長,估計是吃了冷的東西。”

    她知道男人有這個潔癖,萬萬不會在這個時候還會要她。

    果然,聿尊聞言,撐在她身側的手臂明顯松垮,他神色似有懊惱,不得不起身,“靠,你也不怕流血流死。”

    他雖然嘴巴毒,笙簫也不覺得難受,每次歡·愛,好像享受的永遠只是聿尊,她搞不懂,痛到死去活來,做·愛有什么好。蒲/公/英/中文網www.noqtxi.live

    聿尊扯了領帶自顧上樓,笙簫瞅著他的背影,懸在半空的心總算落定。

    在這方面,聿尊還算能和干凈扯上邊,雖然在床·上的手段過激了些,卻并不喜歡同時周游在幾個女人之間。

    晚上,陌笙簫依舊在客房內睡得香甜,早上手機鬧鈴響起,她便梳洗干凈,拿了包準備去學校。

    剛下樓,就聽到廚房內傳來動靜,她快步走進餐廳,只見一人端著熱騰騰的粥正走出來,“是陌小姐吧?我是新來的保姆,你叫我何姨就行。”

    保姆?

    陌笙簫還是點點頭,“何姨。”

    “快坐下吃早飯吧,”何姨將豐盛的早餐一一端上桌,“聿少說了,你不會做這些,我想啊,是他心疼你,不讓你動手吧。”

    笙簫吃著面前的生煎,好久沒有吃到這么美味的早餐了。

    她離開皇裔印象的時候,聿尊還沒有起來,笙簫坐車回到學校,剛走進宿舍,就看見李荔正坐在她床邊。

    “陌笙簫,”她起身來到笙簫面前,將一張紙條遞給她,“蘇艾雅讓我給你的。”

    “蘇艾雅,”笙簫吃驚,“你見過她,她在哪?”

    “你看了不就知道么。蒲/公/英/中文網www.noqtxi.live

    笙簫攥著那張字條來到窗邊,李荔對著她的背影補上一句,“不要讓別人知道,還有,不能報警,陌笙簫,究竟出什么事了,怎么和警察扯上關系了。”

    “我勸你還是少問。”笙簫丟下句話,擦著她身側向外走去。

    “你……切!”

    蘇艾雅約見的地方,還好是鬧市。

    笙簫趕去的時候,她已經坐在窗邊,桌上一杯卡布奇諾已經見冷。

    直到陌笙簫坐定在她面前,蘇艾雅才收回望向外頭的視線,“看來聿尊對你很好,氣色不錯。”

    “你又想怎樣?”

    “我以為你會報警,”蘇艾雅端起咖啡杯,輕啜一口,唇邊繼而展開冷笑,“我怎么忘記了,你本身也是殺人兇手,怎么敢招來警察。”

    “蘇艾雅,我一句廢話都不想和你多說,不是有重要的事嗎?”如果不是怕警察對那件事深究,怕湘思牽扯進去,她早就報警了。

    “陌笙簫,我們來做個交易如何?”

    笙簫蹙起眉頭,眼睛微瞇,蘇艾雅不得不承認,她長得極好,怪不得聿尊見她一眼,就看上了。

    “什么交易?”

    “明天這個時候,以你的名義將聿尊約到海港碼頭,以后,就沒有你的事了。”

    陌笙簫眼皮一跳,“你還想對付他,你不是愛他嗎?”

    “愛?”蘇艾雅盡量裝出無所謂的樣子,眼圈卻還是泛紅,就連聲音都變得異常尖利哽咽,“愛有什么用?聿尊那樣的人能是說愛就愛的嗎?我好歹跟過他,他呢?就連看我在欲誘陪酒,他都能無動于衷,更別說是我爸爸那件事了。”

    “那你憑什么讓我約他?”

    “你約見,他自然不會有所防范,上次他做足準備,這次……我一定不會放過他!”蘇艾雅目光低垂,似在吶吶自語,“這就是我和你要做的交易。”

    “我還是不懂,我若說不呢?”

    “陌笙簫,我給你兩個選擇,”蘇艾雅傾起身,同笙簫面對面,四目相接,“要么他死,要么,你死在他手里。”

    笙簫拿起桌上的包,準備起身。

    “你不信是嗎?”蘇艾雅扣住笙簫的手腕,“我勸你還是選擇前者,那樣的話,你也能早點擺脫聿尊不是嗎?陌笙簫,你不一向清高么?”

    “神經病。”她甩開蘇艾雅的手,站了起來。

    “我這樣說,自然有我的理由,陌笙簫,你好好想想,最近做過什么虧心事嗎?”蘇艾雅笑容陰鷙,不知怎的,竟給她一種寒森的感覺,“我手上有一樣東西,如果我把它交給聿尊,我敢打賭,你肯定不會有好日子過。你好好考慮,明天這個時候,我希望在海港碼頭見到他。”

    陌笙簫想不出自己會有怎樣的把柄落在她手里,“是什么東西?”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她輕咬下嘴角,難道,是她和嚴湛青?

    陌笙簫搖了搖頭,不可能,再說,他們之間根本沒事。

    蘇艾雅悠閑地靠在椅背上,她望著陌笙簫走出去的身影,緩緩拉起嘴角,不論笙簫怎樣選擇,她都是雙贏。

    回到皇裔印象,已經是傍晚了。

    陌笙簫將羽絨服掛在衣架上,客廳內開著暖氣,到處是飯菜香味在飄散。僅僅一天,這兒好像就有了鮮活的味道。

    “陌小姐回來了。”

    “何姨。”笙簫走到沙發前,她視線怔怔定在LED電視上,心里還在琢磨蘇艾雅方才的話,可思來想去,還是不知道自己有何把柄。

    “聿少回來了……”

    說話間,聿尊已經坐到她身邊,男人隨意搭起一條腿,手臂一伸,將她攬入懷中,“什么時候來的?”

    “剛到。”笙簫身子還是禁不住繃起,但……如果真如蘇艾雅所說,那又怎么辦?

    想起聿尊的殘忍,她就止不住心慌起來,蘇艾雅說的對,她不是很想擺脫嗎?

    犧牲他,應該比犧牲自己來的好吧。笙簫這么想著,嘴里就已經問了出來,“你,明天有事嗎?”

    本書由首發,請勿轉載!

    ,蒲/公/英/中文網www.noqtxi.live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