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14902-2826644/

090 取消婚約[VIP]
     (蒲公英中文網www.noqtxi.live)090取消婚約[VIP]

    在門口接孩子的老師徹底的僵在了當場,看著小家伙很是囂張的騎在靳啟安的肩膀上,靳啟安非但沒生氣,反而一臉的笑,眼都給笑彎了,擠出眼角的褶子,一層又一層。

    這……這還是那個出手狠絕的商界大佬嗎?懶

    “這……辰、辰少,靳、靳先生,二位這是……”老師有點傻眼,早聽說靳冷兩家要聯姻,五年前的訂婚消息還鋪天蓋地的,難不成最近這是拍板兒了?

    靳啟安沒接話,只是樂呵呵的把小家伙放到了地上站穩了,童若自始至終呆在旁邊看著小家伙,要說她對靳啟安早就沒了任何意見根本不可能。

    跟靳啟安始終有那份隔閡在,畢竟當初他也是分開她和冷少辰的禍首之一。

    對于靳啟安,就算這個老人表現的多么在乎她,在乎小家伙,她始終親近不起來。

    在她眼里,靳啟安始終是那個商場上利益為先的商人,他一開始這么不遺余力的想要讓冷少辰娶靳思瑗,為的還不是冷家的實力嗎?

    如今只不過是聽說她也是他的女兒,達到目的的過程更簡單了而已。

    童若知道自己的情況,如今也不是當年那個單純的女人,她也知道了人心的丑陋,知道不是每件事都如表面上那么美好。蟲

    在靳啟安看來,冷少辰愛她,而她更為冷少辰生了兒子,兩人在一起是早晚的事情,她比靳思瑗多了不知多少的優勢。

    靳思瑗明顯已經沒了任何機會,原先童若身份未曝光之前,冷少辰就不承認靳思瑗了,如今童若的身世出來了,更是沒有任何的理由能夠阻止冷少辰。

    如果靳啟安認了她這個女兒,那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靳冷兩家依然能夠聯姻,各取所需不是更好?

    恐怕這些因素,才占了絕大多數的原因,讓靳啟安如此的親近小家伙,一定要認回小家伙。

    這些,童若沒有說出口,可是不代表她看不出來。

    小家伙站定,朝童若和冷少辰擺擺手:“媽咪再見,叔叔再見。”

    隨即,最后才對靳啟安說了聲:“外公再見!”

    這一聲,徹底的把老師給震驚了。

    外……外公?

    小家伙明明叫童若媽咪,為什么會叫靳啟安外公?

    在這個幼兒園的老師,都是對幼兒園的孩子背景有所了解的,整個T市的上層人物,也是略知一二。

    據她所知,靳啟安只有一個女兒叫靳思瑗啊!

    老師徹底懵了,冷少辰嘴角彎了彎,很滿意兒子的表現。

    小家伙這貌似不經意的一句話,卻在旁人的心中掀起了巨浪,讓那些人慢慢的揣測去吧!

    無疑的,小家伙這么一句話,便將天平往童若這方傾斜了。

    小小的年紀,便有這份心計,冷少辰很是驕傲,這個小家伙可是自己的兒子!

    看著小家伙進了幼兒園,靳啟安這才說道:“少辰啊,若若,你們……跟我去一趟你父親那兒吧!”

    童若微微一驚,看向冷少辰,冷少辰沒什么反應,表情平淡,早就料到靳啟安會有這種動作,只是沒想到會這么快,看來,這個老頭子是真的急了。

    “靳老的意思是——”冷少辰勾了勾唇。

    “別跟我打哈哈,你會不知道我是什么意思?辰少的名號是白叫的嗎?”靳啟安笑了笑,“走吧!”

    ……

    本書紅袖添香首發,拒絕任何形式的轉載!

    ……

    “什么意思!取消婚約?靳總,你這話是什么意思,我一直以為咱們是有共識的!”冷拓森控制不住,險些從座位上站了起來。“靳冷兩家聯姻,得益的不止是我冷家,更是你靳家!也沒有誰占了誰便宜一說,難道靳總這么突然的,就想放棄不成?”

    靳啟安帶著冷少辰和童若一起過來,他就奇怪,童若做為最大的絆腳石,理應是靳啟安的敵人才對,可是從他們進門的樣子看來,就怎么看都看不出一點的不和來?

    靳啟安頂著一張笑臉,笑的嘴巴都要抽筋了。

    童若這是第一次面對面的面對冷拓森,以往都是只聞其名,不見其人的。

    雖說她和冷拓森間接的也算是打過了不少的交道,甚至于好幾次命都要葬送了,全都是冷拓森派來的人,可是正面的接觸,這還是頭一遭。

    面對這個森冷的男人,童若打心眼里生不出一點的好感,即使這個男人是冷少辰的父親。

    可是這個父親,除了將冷少辰養大之外,沒有盡到一點的關于父親的責任。

    這個男人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犧牲掉一切,包括自己的兒子。

    這種人,童若打心眼里瞧不起,看不上。

    就算冷拓森此時目光凌厲,渾身上下散發著如刀子般的氣勢,一般人看了,根本就無法直視,可是童若依然無所畏懼的瞪視了回去。

    甚至于,目光中還帶著淡淡的不屑,那不屑不怎么明顯,童若一向不喜歡情緒外露的,可是她也毫不掩飾,冷拓森看見了就讓他看去!

    她這是在用行動告訴冷拓森,你,不是人人都得怕你,畏你的!

    童若就是要讓他知道,你對我童若的所作所為,我都受著,我都接著了,可是不代表我就怕了你!

    你想把我打倒,把我嚇怕了,不可能!

    冷拓森一雙眼刀子似的刮在童若身上,卻不見童若有任何的逃避。

    這個女人,五年不見,變化卻是很大!

    冷拓森心中暗暗的想著,不可否認,童若的這股子堅持,冷拓森也是佩服的。

    靳啟安好脾氣的笑著安撫,伸出手來在空中拍了拍:“冷家主稍安勿躁,我這不是還沒說完嘛!我說的,只是讓少辰這孩子解除和思瑗的婚約,并沒說咱們靳冷兩家聯姻的事情就取消了不是?”

    冷拓森現在真有點糊涂了,搞不清楚靳啟安的想法,不跟靳思瑗結婚,又怎么能聯姻?

    挑了挑眉:“靳總到底是個什么意思?不妨說明白了,冷某倒是被你說的有點糊涂了。”

    “呵呵!我既然到這兒了,就是打算跟冷家主說實話的,說實話我也是昨天才知道,若若其實是我的女兒。”靳啟安笑呵呵的說道。轟!

    這個消息,饒是見慣了刺激的冷拓森,也著實的震驚了一把,就好像有人往他胸口扔了一塊大石,結結實實的,狠狠地砸了一把。

    冷拓森怎么都沒想到,一直想要置之于死地的童若,竟然會是靳啟安的女兒!

    這……誰又能想到呢?就連靳啟安都沒有想到。

    冷拓森真的有點坐不住了,感覺胳膊腿都不是自己的,一時間惶惶忽忽的,還是無法接受這件事情。

    莫不是……靳啟安為了解除婚約,想的一個招來糊弄他吧?蒲公英中文網www.noqtxi.live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