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14902-2826359/

190 靳思瑗的求救電話,莫名的心慌意亂
     (蒲公英中文網www.noqtxi.live)剛才把她累壞了,如果再一點東西都不吃的話,她的身子那么瘦,還真的受不了。蒲公英中文網http://www.noqtxi.live

    www.noqtxi.live

    “嗯……”童若懶懶的應了一聲,肚子還真的挺餓,就是懶得動彈而已。

    冷少辰寵溺的笑笑,剛起身,就聽到床頭的手機在響。

    冷少辰拿起手機,看到來電顯示的人名是靳思瑗,眼中閃過一絲不耐,但還是接聽了起來。

    懇“什么事?”絲毫不見面對童若時的溫柔,冷少辰接起電話,瞬間換上了冰冷。

    從表情到聲音,全都冷到了骨子里。

    “少辰,嗚嗚嗚嗚……怎么辦?怎么辦?我撞到人了……我不知道……不知道她怎么樣了……我……我……我撞到了……”電話那頭,靳思瑗的聲音充滿了恐慌與無措,無助的哭著,連句完整的話都說不清楚,斷斷續續的,害怕的要命。

    讓冷少辰皺起眉頭,看看童若,又問:“你慢點說,到底怎么回事?”

    “我……因為今晚的事,我心情有點不好……嗚嗚嗚……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明明沒有人的,誰知道她會突然沖出來……嗚嗚嗚嗚……那是什么破路啊,都沒有路燈,連人都看不清楚,我真的是不小心……不小心裁撞到她的……”靳思瑗哭著說,也就能讓冷少辰斷斷續續的了解一個大概。言情小說吧首發

    這事到底是如何發生的,在哪發生的,還是不知道。

    看來靳思瑗這次是真的被嚇壞了,平時表現得那么干練的一個人,現在都嚇得六神無主,語無倫次。蒲公英中文網http://www.noqtxi.live

    www.noqtxi.live

    “思瑗,你冷靜點,有我在,你慢慢說沒關系。”冷少辰沉聲說。

    一聲“思瑗”,徹底吸引了童若的注意力。

    原本迷迷瞪瞪的,就準備睡下的童若一聽這名字,雙眼就和被按動了開關一樣,倏地睜大,緊緊地盯著冷少辰。

    她和冷少辰離得近,冷少辰的手機音質極好,聲音非常清晰,電話那里隱隱約約還能聽到靳思瑗的聲音。

    童若雖然聽不詳細,可也聽出了個大概,大體就是靳思瑗撞了人,害怕了。

    童若慢慢的撐起身子,從床.上坐起來,一眨不眨的盯著冷少辰。

    接觸到童若的目光,冷少辰垂了垂眼,對著電話繼續說:“你現在在哪?”

    “我……我不知道……她……她還有氣……我……我不知道該怎么辦了……”靳思瑗慌亂的說道,地上的女人臉色慘白,胸口還有大片的血跡,晚上黑漆漆的,透著淡淡的月光也看不清楚到底是傷在了哪。言情小說吧首發

    那女人艱難的呼吸著,沒呼吸一下,都帶著劇痛的呻.吟,粗粗的呼吸聲在夜里顯得格外的滲人。

    女人手上還握著一份報紙,報紙上沾染著血跡,將上面的字跡都給擋住了,可是女人仍然鉆的緊緊地,因為那上面或許會出現她至愛之人的消息。

    靳思瑗臉色慘白的看著,她為了達到目的可以不擇手段,甚至有不少的性命都是因為她的一個命令而丟失。蒲公英中文網http://www.noqtxi.live

    www.noqtxi.live

    可是那些事到底也都只是手下人去做的,她并沒有親自動過手,甚至沒有親自看過。

    僅僅因為她的一個命令,那些無辜的人是如何慘死的,她并不知道。

    這次突然撞到了人,而且這個女人極有可能被她撞死,即使再冷血,真的輪到了自己的頭上,靳思瑗還是害怕了。

    “思瑗,你看看路邊有沒有路牌?”冷少辰說道。

    聞言,靳思瑗四處打量,終于看到一個綠色的標牌,她連忙說:“有!有!是承德路,承德路二百五十九號,前面不遠還有個報亭,我……我就能看到這么多了……少辰你快來啊!我好怕,好害怕……嗚嗚嗚嗚……”

    冷少辰不耐煩的繃緊了下巴,聽到路牌時,心中突然涌起了一股不好的預感,下意識的掃了童若一眼。言情小說吧首發

    童若的心也是一突,她沒聽清楚靳思瑗說的什么,只聽到承什么路,后面多少號她也不知道,隱約的還聽到了報亭,然后就真的什么也聽不到了。

    冷少辰不禁暗罵靳思瑗沒腦子,既然人沒死就趕緊送醫院,再晚了死了怎么辦?

    不過冷少辰依舊是冷少辰,即使是不太贊同,可也到底僅僅是不贊同而已。

    無辜的人死在他手上的不少,更不乏他看的不順眼親自動手,人命在他眼中就如糞土一樣的低.賤(jian,毫無價值。

    他更加不會去同情被靳思瑗撞到的那個倒霉鬼,她恰好在不適當的時間出現在不適當的時候,命該如此。

    他冷少辰就是這般的冷血,所以在聽到靳思瑗的說法后,心中只是嗤之以鼻,卻沒有撥動一根心弦。

    “我知道了,你確保沒人看到你之后馬上離開,那邊我會處理。”冷少辰沉聲說。

    “嗚嗚……好,好。”靳思瑗趕緊說,隱隱的好像聽到電話那頭有別人的說話聲,喊了一聲“喂,你干什么!”

    緊接著,靳思瑗就掛斷了電話。

    冷少辰也沒耽擱,馬山就給阿泰去了電話,讓他去靳思瑗所說的那個地方。

    十分鐘后,阿泰就來了電話,說是已經有人把那個被撞的人送去了醫院。

    阿泰正往醫院趕,肇事現場已經讓底下的兄弟們處理了,血跡和探頭全都抹去,不留一點痕跡。

    冷少辰掛上電話,強壓下心頭的不安,對童若說:“我有事出去一趟,你在家好好休息,我下去的時候讓趙玲給你弄點東西上來。”

    “嗯。”童若隨口應了聲,心思沒在這上面。

    不知道為什么,從靳思瑗打來這通電話的時候,她心中就開始不安。

    現在冷少辰急急忙忙的要出去,她心中的不安更加強烈了。

    心跳砰砰砰的亂了序,好幾次就好像都要跳出嗓子眼了一樣。

    冷少辰狐疑的看了她一眼,雖然還是不放心,可是靳思瑗那邊的事情他也不能放著不管。

    就算不看在靳思瑗的面子上,也要看在她背后的勢力上面。

    這件事靳思瑗選擇了給他打電話,他就不能裝作不知道。

    冷少辰離開,按照阿泰的報告去了傷者被送去的醫院。

    ——

    冷少辰出門以后,童若就越來越不安,心頭的陰影揮之不去。

    “童小姐,我下了碗面,你吃點吧。”趙玲按照冷少辰的吩咐,十分鐘內就端上來一碗熱騰騰的面。

    冷少辰還是顧及著童若的身體,雖然晚上沒吃多少東西,肚子是空的,可是現在吃了飯馬上睡覺,對胃也不好,就讓趙玲煮了碗易消化的面條。

    童若的注意力壓根就不在這上面,即使這碗面散發著誘.人的香氣,即使她的肚子已經開始“咕嚕咕嚕”的亂叫,但是整個人就像麻木了一樣,就像個沒有自我封閉的精神病人,目光發直。

    “童小姐,童小姐。”趙玲把面放在床頭,又叫了幾聲。

    童若這模樣著實挺嚇人,怎么叫都不反應,就像是犯了病一樣。

    ---------------------------------------------------

    呼,2w7了,親們以后表催更了啊,我簡直要吐血了,以后穩定更新,偶爾爆發,親們表催~

    求月票荷包,╭(╯3╰╮蒲公英中文網www.noqtxi.live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