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1786-6299352/

TXT閱讀章節 第4176章:魅嫣中彈---第4185章:別跑了
    噗哧……

    魅嫣的肩頭上濺出一陣血花,在鎖骨的位置直接被洞穿,整個過程不足一秒鐘。而魅嫣已經把李四給撲倒下去,躲過了這至關重要的一擊。若不是剛剛魅嫣及時撲開李四,恐怕這一發子彈就打在李四的腦袋上了。

    “嫣兒!”李四一愣,雙眼立刻赤紅了,他急忙抱著魅嫣滾下了戰壕,滿身是血的魅嫣睜開眼睛,看著李四,說:“小四四,我沒事,只是打穿了肩膀,我真的不疼啊!”

    魅嫣幾乎左邊不能動彈,李四一愣,急忙扯開魅嫣的衣衫,胸脯都沾染了鮮血。李四緊張萬分,急忙查看情況,他頓時舒了口氣,還好沒有打中動脈血管,也沒打到五臟六腑的位置,否則就麻煩了。李四急忙按住魅嫣的傷口,朝著劉醫生大喊道:“劉醫生,劉醫生!”

    “在!”劉醫生把小虎交給了下面的衛兵,自己拎著急救箱沖下去。剛剛的那一幕,她幾乎看得清清楚楚,從對方槍響到魅嫣撲倒李四,之間不足一秒鐘的時間。她被剛剛的一幕嚇了一跳,在李四喊自己之前她就沖回指揮部去取醫藥箱了,膽戰心驚的跑過來。

    “快給她止血!”李四大喊。

    “李四,你放松,別這么使勁按著她!”劉醫生急忙推開李四,她親自上陣,從醫藥箱里取出jun用碘酒進行消毒,然后把傷口清洗,查看了一番之后,說:“還好沒打中要害,只是傷了一些皮肉,沒大礙!”

    “還好,還好!”李四急喘,臉色刷白,若是剛剛魅嫣因為自己而死,李四真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即便是殺光了所有的人也換不回魅嫣的性命。李四緊張的半跪在一旁,攙扶著魅嫣,劉醫生負責給她包扎,劉醫生看著李四,說:“頭轉過去!”

    “啊?”李四一愣,說:“都什么時候了,趕緊包扎,在乎那么多做什么!”

    “你……”劉醫生皺著眉頭,魅嫣抓著劉醫生的胳膊搖了搖,說:“隨他吧,這個色狼,這個時候也不忘占人家便宜!”

    劉醫生無奈,把魅嫣的衣服扯了下來,頸口之下,一片白膩,滑膩膩的,兩座胸脯之間一道深邃的溝壑,完美的曲線讓人心動。不過這個時候,李四還真不是有心偷看,而是這個時候不應該有性別差距,他協助劉醫生幫魅嫣包扎。總算是包扎完成,包扎之后,魅嫣的胳膊依然處于麻痹狀態,在如此精度的狙擊步槍之下,一槍下來,高速的運轉,和巨大的力量,灼燒著胳膊神經,讓胳膊短暫的失去知覺。

    “嫣兒,你沒事吧?”李四急忙問道。

    靚.靚.女.生.小說網-最新章節

    “沒!”魅嫣搖了搖頭,說:“就是胳膊失去了知覺,很快就會好起來的!”

    “混蛋,我去找冷少白那混球報仇去!”李四一咬牙,直接從戰壕之中跳了出去。魅嫣急忙喊道:“小四四,你小心啊,不要沖動!”

    “放心吧,我會給你報仇!”李四內心被剛剛的事情給嚇住了,內心一直壓制著一股怒火,若是不發泄出來遲早崩潰。剛剛的一擊,真的是打在了李四的軟肉上,好在魅嫣沒事,若是魅嫣出事了,李四真是找地方哭都不能。他咬牙切齒,仿若一只矯健的兔子一樣狂奔在戰線上。

    衛立等人已經瘋狂的沖出去了,突然看到四哥跟上來了,急忙喊道:“四哥,怎么了?”

    “衛立,召集毒蝎小隊,跟我走!”李四怒聲道,冷冷的掃了衛立一眼,然后舉槍朝天。

    “是!”衛立急忙點頭,知道這個時候四哥要發威了。四哥發威,自己跟過去,即便不能擊敵,也可以觀摩一下四哥的風采啊。衛立點了點頭,說:“好咧!”

    隨即,衛立吹響了哨子。哨子一響,分散在四周的毒蝎小隊成員立刻聽到了聲音,一個個朝著聲音的方向靠攏。十七人全部集合,一個個笑呵呵的開始攀比著自己殺了多少人。無雙最得意,扛著一把勃朗寧竟然絞殺了一百多個,愣是讓其他的伙伴目瞪口呆。這個家伙,活生生的一個戰爭機器啊,扛著勃朗寧竟然還如此兇悍。

    “全部都有,現在我們要單刀切入,不和他們玩花樣,直接用我們的實力切開對方最后一道防御線!”李四一咬牙,看著眾人道:“你們有沒有信心?”

    “有!”眾人紛紛點頭。

    這一次的沖擊是硬碰硬的,這一次的戰斗絕對是空前絕后的。李四帶著十多人,直接朝著高崗總部沖過去,這一支隊伍移動速度很快,而且,力量強悍,遇敵殺敵,遇神殺神。遇到多次的防御,愣是被這一伙瘋子高奏凱歌,一邊打,還一邊嘻嘻哈哈的給沖過去了。

    他們仿若不是在戰斗,而是像在拍攝一部戰爭題材的電影。這些人的表情沒有一點緊張,也沒有一點的畏懼。一個個談笑風生,仿若那羽扇綸巾風裊裊,檣櫓之間灰飛煙滅。對面撲來的敵人,只要冒頭,立刻成為槍下亡魂。李四帶著眾人一路高奏凱歌,突破了對方的核心防線。

    波多克很聰明,帶著部隊跟著李四一路沖擊。以點打面,不管你從四面八方來,我只從這一路去。對方扛不住了,只能一路往后退。最后,所有的人都集中在了高崗的下面。

    “冷少白,狗日的,給老子滾下來!”李四怒聲道。

    “李四!”冷少白站在高崗之上,兩人之間相差二三十米的距離。冷少白呵呵一笑,手中的狙擊槍丟在一旁,說:“用這玩意恐怕是傷不到你了。不過,你難道真不怕死?”

    “狗日的,老子早想踩死你了!”李四怒聲道:“今天新仇舊恨一起算吧!”

    “哼!”冷少白冷哼一聲,他一點也不緊張。每一次,不管在哪里他都會給自己留下一條后路,這一次依然不變。在這座山中,冷少白早就讓人挖掘了一個山洞,山洞里藏著一架螺旋槳飛機。山洞之中只要出去,就直接飛上藍天了,而唯一通入山洞的道路就在這座高崗之下。所以,冷少白絲毫的不慌張。有了退路,還畏懼什么呢?冷少白嘲諷的看著李四,說:“讓你的女人給你擋子彈,你算什么真男人?”

    “草,你有本事給我下來!”李四咬牙切齒,道:“是男人就出來單挑,大戰三百回合后,誰輸了自己跪地投降,我二話不說放你走!”

    “哈哈,誰輸誰贏還沒決出勝負呢!”冷少白勾著一抹笑容,拍了拍巴掌,高崗之內出來幾十號黑衣男子。這些人渾身煞氣,一個個人高馬大,從他們的身上李四感受到了一絲戾氣。就像自己也屠戮無數的人,把渾身的煞氣轉為戾氣,戾氣是一種很可怕的東西,一旦無法駕馭戾氣,很有可能會被戾氣吞噬身心。就連自己都無法駕馭自己的戾氣,時常會被激發出來,一旦發作就被人稱之為戰后心理綜合征。

    “小心點!”李四叮囑了一聲,衛立等人也發現了這些人的不尋常,一個個警惕著。而波多克等人則和對方驍勇、善戰兩支隊伍對峙著,雙方都沒敢亂來。這個時候就看上面的意思了,只要上面的人一句話,立刻又會是一場腥風血雨。

    “李四,你還記得我曾經說過的話嗎?”冷少白勾著一抹笑容。

    “草,你又不是我女人,老子對你的話不在乎!”李四咬了咬牙,說:“我勸你還是下來受死吧,你現在基本上就是老子砧板上的魚肉了。老子想怎么切就怎么切!”

    “哈哈,是嗎?”冷少白哈哈大笑,手中握著一枚遙控器,說:“你知道嗎?這個遙控器是按照電話的原理制作的,只要按下遙控器,就可以通過衛星發射信號,不管小虎在任何地方,信號一到,立刻就會……‘砰’的一聲!”

    “你……”李四仿佛被抓住了軟肋一樣,他咬牙切齒,但是卻又不能把冷少白怎么樣,他冷聲道:“冷少白,你這個禽獸不如的東西,虧小虎一心惦記著你這個叔叔,你他娘的還是人嗎?為了小虎能見你,我竟然和小柔柔鬧翻了,不遠萬里帶他來到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你他娘的還算是什么叔叔,你去死吧!”

    冷少白臉色一愣,一片刷白,他怒視著李四,說:“不可能,你少忽悠我。”

    “你他娘的還不信?”李四氣得在原地跺腳,怒聲道:“你還是不是男人,小虎現在就在后面的指揮室。我本來不讓他來,那小子非說要見你,我他娘的就奇怪了,你一個這樣的鳥人,竟然讓小虎哭鬧著說要見你!”

    “少說廢話,別以為你編出這樣的謊言我就會手下留情,哼,有本事你把小虎給我叫出來,見上一面不就什么都清楚了嗎?”冷少白勾著一抹笑容。冷少白基本上已經把李四的話定性為謊言,不過是想利用自己和小虎之間的一些感情罷了。沒錯,自己養了小虎三年,多多少少都有一些感情的。

    “你想見小虎?”李四冷笑道:“你這樣的叔叔,我還真不想讓小虎見,因為你不配……”

    “哼,那你就是在騙我!”冷少白咬牙切齒道:“否則,見上一面又如何?”

    “衛立,你去讓劉醫生把小虎帶上來!”李四回頭看了衛立一眼。

    “是!”衛立急忙轉頭跑開。現場立刻陷入了一片僵持之中,李四索性站在原地不動,眼神落在高崗的冷少白上面,生怕他有什么舉動,不過時間久了,脖子就酸。李四很無奈的說:“我說小白啊,你他娘的沒事把這破樓修這么高干什么?老子站在這里看著脖子都酸了!”

    撲哧……

    無雙等人撲哧笑了出來,把恐怖分子頭目喊成小白,估摸著全世界也就只有四哥一個人敢,絕無第二個人了,否則誰知道他會不會弄一架飛機撞你家的大樓呢?或者派幾個人肉炸彈把你全家都給干了。

    “哼!”冷少白十分不滿的冷哼了一聲。

    沒多久,劉醫生抱著小虎急匆匆的趕來了。冷少白大老遠就看到了小虎,眼神之中確實露出了一抹慈愛,而這一抹慈愛的眼神也被李四給捕捉到了。原本李四還想沖著冷少白破口大罵,但是立刻就閉上了嘴巴。冷少白看到了小虎之后,皺著眉頭,不知道該用什么語氣和小虎說話了。

    “叔叔!”小虎仰著頭,頭上蘑菇蓋分開了,兩只大大的眼睛看著高崗之上的冷少白,說:“叔叔,我是小虎啊,你聽到我說話了嗎?”

    “小虎……”冷少白聲音有些微微的顫抖。盡管他很努力的想要控制自己顫抖的聲音,但是,他依然沒有成功,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問道:“小虎,你……還好嗎?”

    “叔叔,我很好!”小虎乖巧的點了點頭,說:“我現在每天都會完成叔叔交給我的功課,每個月熟悉一把槍支,然后進行拆卸、組裝,叔叔我已經認識了很多槍了,也可以熟練的組裝啦,叔叔……!”

    “很好,很好!”冷少白點了點頭,眼眶內竟然有些微微的濕潤。

    “可是,叔叔,你答應過我帶我去進行真槍訓練的!”小虎低聲道,兩只小手不斷撥弄著自己的手指頭。他聲音小,是因為他害怕冷少白斥責自己,因為以前每次提出讓冷少白帶自己去進行真槍訓練時,冷少白都會對他進行批評教育,說自己身子還小,根本不能承受槍械的后坐力。

    “有機會一定會的!”冷少白點了點頭,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后穩定情緒。

    “叔叔……”小虎再次喊道。

    “閉嘴!”冷少白突然變得十分的暴躁,他怒視著小虎道:“難道你忘了我告訴你要學會安靜嗎?一個男人,不要像一個女人一樣嘰嘰喳喳,你不覺得你越來越像一個女人嗎?!”

    “叔叔……小虎懂了。小虎一直都在告訴自己要安靜!可是……小虎就是想叔叔,我想叔叔告訴我更多的知識和道理……”小虎說著說著,兩只眼睛竟然流下了眼淚,他努力的不讓自己哭出來,因為叔叔曾經告訴過自己男孩子不可以流眼淚,寧愿流血也不可以流淚。

    “混賬,你哭什么!”冷少白厲聲道。可是罵小虎的同時,自己面頰上也流下了一顆顆晶瑩的眼淚,他皺著眉頭,眼前一片模糊,他瞪著小虎,說:“一個男人,哭哭啼啼,你現在真的就像一個女人!”

    “叔叔……”小虎索性嚎啕大哭了出來。

    “哼!”冷少白扭頭離開。躲開了眾人的視線,手握著另外一側的護欄,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三年啊,從小幾乎是看著小虎長大,從他伊伊學語開始,再到后面能跑能跳,接著傳授他做人的道理和一些槍械知識。原本打算解決李四之后,自己一個人獨占小虎,并且從五歲開始把他培養成一個出色的殺手,將來接替自己的位置。可是哪里知道,風云萬變,李四竟然把小虎給奪走了。冷少白靠在護欄上,總算是調節了自己的情緒,當他再次出現的時候,李四已經讓劉醫生帶著哭鬧的小虎回到指揮室了。

    “冷少白,這回你該信了吧?”李四嘆息了一口氣,突然之間他發現冷少白似乎也并不是那么可惡。也許,他當初也是被仇恨蒙蔽了眼睛。

    “李四,小虎來了又怎么樣,難道能化解我們之間的仇恨嗎?”冷少白咬牙切齒的看著李四,冷聲道:“我告訴你,沒門!”

    “我說小白,你還是趕緊下來投降吧,屁話不說第二遍!”李四索性站在原地,從兜里摸出一盒香煙,然后點燃了一支,站在一堵斷墻上,開始獨自抽起了香煙。李四看著冷少白,笑道:“小白啊,給你三分鐘時間考慮啊。你若是投降呢,就趕緊下來,你若是不投降,我就索性把你這個高崗給炸了!”

    “想讓我投降,休想!”冷少白冷聲笑道。

    “看來你是死性不改咯?”李四吸了幾口煙,狠狠的看著冷少白,說:“我說你何必這么頑固,你現在投降,私底下好好商量一下,我搞不好就免了你的死罪!”

    “混蛋,士可殺不可辱!”冷少白從袖子里滑出一柄手槍,對著李四就是一陣點射。這么遠的距離,莫說是李四,就是一般的毒蝎小隊成員都能夠閃躲。李四躲開了冷少白的射擊,笑道:“我說小白,你最后不會就這么一點點伎倆吧?沒意思的,你知道嗎?”

    “有本事你就攻上來,現在天亮了,我也不陪你玩了!”冷少白看了看山下不遠處,此時,太陽已經從地平線下升了起來,天邊釋放出萬丈的金光,一陣陣耀眼的光芒四射。

    冷少白看到山頭下的戰斗依然在持續,而在更遠的地方一片灰塵仆仆,估摸著此時有第三方部隊朝這個地方來了。冷少白哈哈笑道:“李四,接下來,你自己去玩吧,我看美國人差不多來了,你自己留下來收場吧!”

    說完,冷少白消失在了高崗之上。

    “草,別跑!”李四一咬牙,怒道:“兄弟們,最后給我沖鋒!”

    噠噠噠……

    戰斗再次打響,雙方的主力部隊掐在了一起,驍勇和善戰兩支隊伍不斷拼殺。而毒蝎小隊則和冷少白的護衛隊干在了一起,雙方再次陷入了僵局。李四可不想就這樣讓冷少白跑了,按照冷少白這家伙狡猾的性格,這廝一定是有什么逃生的手段。

    “衛立!”李四怒吼一聲。

    “四哥!”衛立把帽子一摘,丟在地面上,說:“有什么吩咐。”

    一邊說,一邊不斷的點射手中的槍。李四急忙喊道:“用迫擊炮給老子開路,老子要去抓了冷少白那個龜兒子!”

    “是!”衛立急忙點頭。

    在衛立的指揮下,毒蝎小隊重新搬出了迫擊炮,這猛烈的火炮,對方的護衛隊哪怕是變形金剛也得打到廢品收購站去。衛立扛著炮筒,往地上一丟,一箱子炮彈直接放在一旁,調準了角度,直接把炮彈往里面丟進去,炮彈直接朝著對方的門口轟炸。

    轟隆!

    一聲巨響,把對方的護衛隊給打散了,對方幾十號人竟然就這樣被武器給壓制著。李四一咬牙,從灰塵之中沖了進去,衛立一驚,大喊道:“四哥!”

    “別停,給老子打,給我打掩護!”李四瘋狂的吶喊。

    “是!”衛立一咬牙,手中的炮彈再次丟進去,一枚枚的炮彈就這樣狂轟亂炸。無雙等人嚇了一跳,急忙問道:“衛哥,教官沖進去了,你怎么還放炮!”

    “四哥交代了,打掩護!”衛立咬牙。

    李四一人單獨沖進了灰塵之中,沖破了對方的戰線,一人想要沖進高崗之內。只可惜,對方的護衛隊立刻盯上了李四,一個個朝著李四的方向沖過來。

    “去死吧!”李四飛身過去,手中的匕首劃破了第一個人的咽喉。在即將落地的時候,他單手在地面上一拍,整個人再次躍起。一個一百八十度的翻轉之后雙腿落地,接著整個人再次在地面上瘋狂的奔跑了起來。這一系列的動作下來,幾乎如同行云流水。第二個人再次沖上來的時候,手中扛著機槍朝李四掃射。李四幾乎絲毫沒有顧及對方的武器,直接選擇了讓人最難以瞄準的S型路線奔襲,速度之快讓人難以捕捉。

    李四的奔襲速度可謂如同獵豹沖刺,沖起來了根本剎不住腳。躲過了對方多次射擊之后,李四終于要貼近對方,手中的匕首狠狠的一刷,化作一道寒芒殺了出去,速度奇快。李四竟然再次加速,讓人膽戰心驚,這樣的速度,竟然已經超越了獵豹的速度。他趕上了匕首的鋒芒,沖過去,匕首已經刺破了男子的胸膛,狠狠的扎碎了他的心臟。

    噗哧……

    一抹鮮血濺了出來。李四仿若一陣風一樣沖過去,男子人還沒有倒下,李四已經從他的胸口處拔走了匕首,人已然消失。其他的護衛隊成員嚇呆了,這樣的速度,就像一個幽靈一樣讓人感到恐怖,甚至讓人感覺毛骨悚然。一般人誰能做到這樣的速度,眼前的這個家伙恐怕已經突破了人類的極限吧。

    “怎么辦?”護衛隊的成員們一個個相視一眼,目露膽顫的光芒。

    “不管那么多,我們先看守下面其他的人,一個人進去,相信少爺有辦法對付!”領頭的男子沉聲道,然后咬著牙齒,氣勢在不斷下降。

    “是!”眾人紛紛點頭,一個個朝著毒蝎小隊沖了上去,兩邊的隊伍都欲決一死戰。

    李四一人沖破了護衛隊的防守,直接沖進了高崗的大門。里面一片漆黑,窗戶外面勉強擠入幾縷陽光,李四這才看清楚四周的情況,一條走廊過去,李四一咬牙,直接朝走廊沖了過去,盡頭是一個旋梯往上,而另外一邊是幾個打開門的房間,空無一人。

    “奇怪了,人呢?!”李四詫異的看著四周,竟然沒有一個人,按照時間上來說,冷少白應該已經從上面下來了,可是自己并沒有看到他出門啊。李四皺著眉頭,暗道,難道這個家伙已經跑了?不對,他一定在這個高崗之內,李四一咬牙,直接沖上了旋梯,從旋梯一直往上,一共五層樓高。然而,爬完了五層樓,李四這才知道,這五層樓竟然沒有一個人。

    “草,難道一個個都憑空消失了?”李四破口大罵,然而很快,他聽到一陣陣發動機的聲音。他頓時瞪大了眼睛,怒道:“又想跑?”

    李四腦子一轉,二話沒說直接從樓梯上的護欄滑了下去。手腳并用,速度十分之快,瘋狂的沖鋒。樓底下,一定是在樓底下有機關。他沖到樓下,果然,在其中的一個房間內的地板是翻開來的,李四二話沒說從翻開的地板上跳了下去,里面是一個旋轉樓梯往下,地下一片漆黑,走了兩步之后才看到微弱的光芒,李四循著光芒下去。

    下面竟然是一個偌大的空曠的山洞。李四一驚,眼神落在了已經開始滑行的飛機上,在山洞之中竟然修了一條短小的跑道,跑道直接從山洞之中沖出去的,飛機借助這幾十米的跑道完全可以從這里沖出去。而外面則是幾百米的懸崖,飛機沖出去之后,完全就是一片自由的天空。

    “冷少白,你他娘的別跑!”李四索性從幾米高的樓梯上跳了下去,他雙腿一彈,整個人在地面上滾了好幾圈,然而此時,飛機已經從跑道上滑了出去。

    “李四,你好好的待著吧,有時間我再來找你敘舊!”冷少白在飛機的窗戶內朝李四搖了搖手。李四一陣瘋狂的沖刺,最終只能看著飛機消失在山洞之中。李四沖到了洞口,外面是一片懸崖,李四勾著一抹笑容,道:“小白,你走不遠的!”

    果然,飛機剛沒飛出去多遠,山下面被魅嫣布置的放空火力炮一陣狂轟濫炸。冷少白用于逃命的螺旋槳飛機本身就不大,勉強能夠乘坐四五個人。防御能力也不強,或者說,冷少白從來沒想過李四竟然會早早的就布置放空炮彈在山下。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