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12245147/

正文 第三千五百三十三章 反對
    “當然需要,這是組織程序。而且,我們滇南的同志都反對這個方案。我們保留向上級部門申訴的權利。”木雄飛哼道,知道大勢已去,現在講的無非就是門面話罷了。

    毫無懸念,以木雄飛三人反對,楊志升棄權而勝利獲得通過。畢竟,管委會班子成員之中絕大部分都是橫空集團的人或跟橫空集團有關系。

    比如風湖寧來講也是省政府成員,而天云省政府才是橫空集團的真正東家。滇南來的同志那是氣呼呼的離開了會場。

    木雄飛直往滇南省城昆德市而去。

    聽了木雄飛的匯報,楊開成省長冷哼道:“他們的同志占有的比重太多了,這種結果也正常。不過,葉凡如此的干下手也太狠了些。十七個億居然只給了江華地區一個億,這個同志啊,我看這報復心還真是不薄啊。”

    “楊省長的意思是他還在記以前我們曾經記大過處分的那件事兒?”常務副省長安平峰問道。

    “這事雖說抹平了,但是,這對于葉凡來講也是一種極大的難堪。

    他肯定會記下的,不然,這次也不會下手如此的狠了。陳書記、楊省長、安省長。

    這事可不能由著葉凡同志想怎么干就怎么干。都這樣子搞下去今后還有第二批第三批款子下來哪咱們永遠只能是干瞪眼的份頭了。

    葉凡這個人記恨心太強,居然公報私仇。此風不可漲,省委是不是得表示一下。”木雄飛憤然說道。

    “表示一下,怎么表示?”陳巨德書記皺了下眉頭問道。

    “警告他一下,或者以其它什么方式向天云省以及國資委表示一下我們的不滿。

    或者申訴也行,這種分配方案一旦定型后今后就麻煩了,咱們再想翻盤就更不容易了。

    如果不表示一下,他們會認為咱們就一軟柿子隨手可以拿捏。”木雄飛講。

    “這事我們表示一下不滿用處不是很大,對葉凡來講形不成什么威懾力。

    唉。人家是天云省的副省長,不是我們滇南省的同志。”安平峰嘆了口氣,看了大家一眼又說道,“并且,這樣子搞下去很可能使得矛盾進一步激發。

    畢竟葉凡還是管委會主任,橫空集團的一把手。到時,吃虧的還是咱們自己。

    在那種狀況之下他如果要搞咱們可以挑出許多理由的。而天云那邊又很寵著橫空集團。

    寧志和書記更是寵著葉凡。咱們能拿他怎么樣?”

    “不管怎么樣,表示一下是必須的。不然的話一聲不吭他會更為囂張了。明天我打電話跟天云那邊的同志勾通一下。雖說用處不是很大,但是總得講講這事兒。”楊省長說道。

    “表示一下是應該的,不過嘛,你們只盯著了江華地區。你們可是忘了我們也是橫空集團的第二東家。

    錢給了橫空集團10塊錢咱們也占了四塊。所以,也不必過于激烈。

    倒是如果葉凡把這筆錢給了華夏機械或項南市的話咱們的損失可就大了。

    反正都是掉自己碗里。給江華跟給橫空集團對咱們來講都不吃虧。

    而且,橫空集團的勢頭發展很快,估計二到三年內一旦欠款還清后就得上繳給咱們錢了。”陳書記居然笑了起來。

    “倒也是啊,我也把這茬給忘了。”安平峰也笑了起來。

    “雖說給了橫空集團我們損失并不大,但是,如果直接給江華地區的話咱們獲利更大了。

    橫空集團10塊我們只占了四塊。但是,給江華地區的話咱們是百分之百的占有了。

    并且。江華地區搬遷經費也著實緊張。省財政都有些感覺力不堪了。

    如果這次葉凡能直接給江華地區三個億的話也能解了燃眉之急。

    所以,我們還得強烈表示不滿。并且,還是向上級申訴一下這事兒。”楊開成省長有自己的看法。

    “就是啊,按比例分配的話我們江華地區至少也應該分到三到四個億的。

    橫空集團有五個億就不得了啦。這次居然還給了華夏機械集團二個億,我們只有他們的一半。

    這明擺著就是在欺負我們滇南這邊了。這橫空大規劃搞了這么久了我們出了這么大力氣,結果收益卻是如此的少。

    這很不成比例,這根本就是葉凡在打擊報復。”木雄飛本來是想當郁悶了,一看楊省長又強硬了起來那是馬上就跟進了。

    “國資委支持給華夏機械。而這批款子的使用方面也的確有向大型企業傾斜的條件。這一點上咱們還真不好拿他們說事兒。當然,葉凡給華夏機械這么多,還不是把公家的錢往親戚身上砸了。”楊開成說道。

    “給大舅哥嘛,這搞來搞去的上頭拔的錢全給他們一家人拿走了。

    我看華夏機械這邊拿這錢就有些問題。因為華夏機械集團也是剛加入橫空經濟區,當初橫空大規劃時期華夏機械好像還沒有加入進來。

    所以,這筆錢我看就不應該給他們。當初是在橫空大規劃基礎上劃拔下來的,你沒進入橫空大規劃憑什么要錢?

    而且還給了這么多?”木雄飛講道。

    “這個倒是可以作為一個突破口向上級申訴一下。這錢不能這么拿的。”楊開成點了點頭。

    “華夏機械嘛。倒是可以考慮一下。”陳書記點頭了。

    因為龔志軍回來的時間有限,所以,第三天上午蓋紹中主持招開了橫空集團董事會議。

    “時間緊任務重,省城六彎區改造就要拉開序幕了。咱們橫空集團能否搭上這趟末班車就看今天在坐的同志們的決定了。”蓋紹中首先說道。

    “蓋董。你這話什么意思?”木雄飛沖沖的問道。這家伙前次的氣還沒消。

    “呵呵,今天招集大家過來主要是討論葉凡同志提議的把省城六彎區納入橫空大規劃框架之中的事。葉凡同志很有眼光,我們是想借省城全國綜合配套改革的東風。”蓋紹中說道。

    “這個提案已經在前段時間的管委會班子會上討論過了,并且已經被否決了。今天還提它干什么?”木成章哼聲道。

    “呵呵,成章同志,你要搞清楚。今天招開的是橫空集團股董會議。

    前次葉凡的提案是把六彎區納入橫空經濟區。而今天的提案跟那天可是不一樣了。

    是把六彎區納入橫空大規劃,這跟納入經濟區有著許多的不同之處的。”蓋紹中笑道。

    “噢,有什么不同之處,我們想不出有什么不同。因為,橫空經濟區就是在橫空大規劃基礎上建立的。這兩家根本就是同一家嘛。”木雄飛譏諷道。

    “當然不同了,橫空大規劃是橫空大規劃,橫空經濟區是橫空經濟區。你們看,橫空大規劃是屬于我們橫空集團的大規劃,主管成員都不一樣。這跟經濟區有著本質上的區別。其管理范圍什么都不一樣的。”龔志軍笑道。

    “換湯不換藥嘛,有啥不同。橫空大規劃就不是經濟區下的大規劃了嗎?上級部門已經否決了的決定還拿出來討論,我們可沒這么多時間浪費在這上面的。”木雄飛說道。

    “就是不一樣我看也沒必要把六彎區再納入橫空大規劃之中了。

    六彎區跟橫空大規劃根本就是風馬牛不相及。兩碼事的東西硬要把它們捆綁在一起。

    這個,是不合時宜的。在咱們本身就經濟緊張的情況下還向六彎區注入五個億的資金,哪咱們自己拿什么去發展?”陽震東這家伙居然強硬的站出來反對了。

    “震東同志,你也是橫空集團主要領導之一。難道就看不出六彎區納入對于我們橫空集團的重要性嗎?”龔志軍冷問道。

    “重要性,我只看到他們要摳走我們大筆的錢。至于說好處,我是一點看不到的。

    就是綜合配套改革來講我們也不可能能從中得到什么的。綜合配套改革試驗區在省城,這是有范圍上的涵蓋的。

    而咱們橫空集團總部卻是在項南市這邊,根本就享受不到綜合配套改革所帶來的扶持。

    光掏錢沒有收益的事咱們為什么要去干,更何況,那可是五個億,不是一毛兩毛錢。

    對于這個提案,我是堅決反對。我也是本著橫空集團的利益著想。在這一點上我陽震東沒有一點私心的。”陽震東再次強硬表態。

    “震東同志,你這個想法就大錯特錯了。怎么能講沒有好處,關于好處方面在前次的會議上我已經闡述過了。

    雖說我們橫空集團總部是在項南的地界上。但是,我們的業務早就拓展到了省城。

    比如,我們現在下屬的天馬工程公司的總部不就在省城嗎?我們完全可以通過天馬建筑工程公司滲透進入省城的綜合配套改革試點中去。

    震東同志,眼光要放長遠。而且,要多角度去考慮問題。難道我葉凡就不心疼這筆錢了嗎?

    但是,俗話講得對,舍不得孩子就套不中狼。借省城的東風相助我們橫空集團,在不遠的將來你們會看到其中帶來的巨大好處的。”葉凡冷哼道。(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