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11815902/

正文 第三千四百八十三章 藏書樓的秘密
    “整座樓都煉物過的,那得花多大的精力.前輩,你不會眼花了吧?”葉凡在心里真的吃驚了。

    “絕對沒錯,煉物過的。如果按照我們古代的理論來講。厲害的大師能把整座樓煉物成兵器之類的東西。

    當然,那種大師絕少。而且,這么大的樓至少要多人合作才能煉物成功。

    從你講的太極七道來看,如果是七個脫神境大圓滿武者通力合作之下煉物出這座樓來完全有可能。

    其實,我們制造的內倍器也要經過內氣蘊潤,這其實就是最初淺的煉物行為。

    這內倍器制造出來后也就是最低等級的次品煉物器。不然,你內氣輸入普通的銅制品中,估計強度過大時銅器早就自個兒裂開或毀了是不是?”天浩子說道。

    “閣下如此的干到底是為了什么?按你跟張師兄的關系來看你不應該這樣子干的?三化大師的雕像雖說只是一尊雕像,但是,他是我們武當派的象征。前次被毀過一次了,你居然還不死心,你到底居心何在?”陽丁天冷煞煞的盯著葉凡。

    “本人對武當派絕對沒有壞心,這點你放心。張師兄待我如兄弟,我不會做出有損兄弟的事的。

    所以,前次的事只是一次意外,對方太強大了。如果不滅了它的話我看武當派也相當的危險了。

    那人居然是脫神境高手的腦袋寄生在九幽蜈蚣蚓上的。而寧天機是那人選中的人。

    寧天機會放下對武當派的仇恨嗎?與其坐等他們時機成熟時打上門來,不如搶先下手毀了它們。

    更何況,原來我們只懷疑寧天機,并不曉得有那個厲害高手。”葉凡說道。

    “那你這次還想搬動大師雕像,你不會又講是為了憑此去找到那兩個叛徒師兄弟吧?”陽丁天冷冷哼道。

    “不是,本來這次上武當山來我是想跟你作筆交易的。”葉凡說道。

    “交易,就是那尊雕像?”陽丁天冷冷哼道。

    “跟它沒關系,是因為國家要制造一臺內倍器,需要你這種高手用內氣相助一把。這是相關的證明材料。”葉凡說著拿出了國家開俱的證明。

    “這個我沒興趣,叫國家另外再去找人吧。華夏這么大,各大門派都有高手存在著。為什么單單選中了我們武當派。”陽丁天只是掃了一眼就還給了葉凡,倒是相信了葉凡的說詞。

    “這是國家最高機密,我只能找能認識能信得過的高手。而且,作為一個華夏人,你即便是高手,但也有為國出力的義務。更何況,只是浪費你一點內力罷了,對你自身并沒有多大的損傷。

    而國家也會以另外的形式補償武當派的。比如,拔下一筆款子幫你們修復各大道觀等等。”葉凡說道。

    “我講過我沒興趣,你就是說破嘴了也沒用。而且,我陽丁天并沒有什么能耐。

    全武當山都曉得,我陽丁天是武當派中能力最低,功力最弱,最沒能耐講話最沒人聽最沒用的一個擺設著的長老。”陽丁天居然淡淡的笑了。

    對于這個扮豬吃虎的家伙,葉老大都恨不得沖上去給這家伙一拳來個狗啃泥,不過,葉老大不敢,估計,狗啃泥的絕對是自己了。

    “可是本人曉得你是武當派中目前能知道的最厲害的高手。”葉凡說道。

    “那又怎么樣,你知道并不等于大家都知道。只要我不承認,誰也拿我沒辦法。包括國家。”陽丁天冷笑道。

    “這家伙太厲害了,大智若愚之輩啊。”天浩子在嘆息,“如果武當派由他當掌門,那簡直就太可怕了。”

    “這種人是不會當掌門的。”葉凡哼了一聲,嘴里卻是說道,“你的這種態度我事先就想到過了。”

    “想到過了你還來干什么,你不會說是工作累了想到武當山來逛逛欣賞風景吧?

    要逛的話也是去外邊的景區,而不是我們武當派的駐地。這里你來過了,再來也沒意思了。

    年輕人,我勸你還是趕緊下山。別再來搔擾我們武當派了。派中出了張有塵跟宋成山這兩個叛徒,我們正在清理。你就別來添亂了。”陽丁天說道。

    “‘轉生之術’閣下聽說過吧?”葉凡干脆不啰嗦了,直接拋出‘糖豆’來了。

    “你也聽說過這種?”想不到陽丁天居然沒有絲毫激動,貌似人家好像也有這種秘術似的。

    葉老大不由得心里升騰出一種無力感來。如果這顆‘糖豆’都沒辦法吸引到陽丁天了,葉老大還真有種黔驢技窮的感覺了。

    “呵呵。”葉凡只是笑了笑,跟這家伙玩深沉了起來。

    “年輕人,你懂得什么叫轉生之術嗎?”陽丁天貌似不相信葉凡有這東東。

    “難道你懂?”葉凡哼道。

    “哈哈哈,我陽丁天不懂誰還懂?”陽丁天此刻居然跟剛才是截然兩人一般那是氣勢大作,這才是陽丁天的本來面貌。

    跟我玩心理戰,葉凡在心里冷笑了一聲,嘴里卻是一臉淡定的問道:“那葉某人原聞其詳。”

    “你想我會把這種秘術告訴一個外人嗎?更何況是你這種對我們武當派居心叵測的人。”陽丁天好像對葉凡成見很深。

    “呵呵,不會就不會嘛,硬要在這里充大頭。我曉得,你陽丁天功力比我高。但是,你懂得的未必比我要多。”葉凡冷笑道。

    “轉生之術,無非就是用內氣轉生的法門。年輕人,你估計就懂得一點皮毛吧。別拿起你那半吊子的聽來的傳聞來老夫面前顯擺。老夫走過的橋比你走過的路還要長。”陽丁天哼道。

    “此人好像在套你的話,估計是不懂得內氣轉生之術。”這時,傳來天浩子的聲音。

    “我也這樣子認為,如果他懂得這套法門的話何必還要啰嗦這么多。早就出手把我打殘扔下武當山了。”葉凡跟天浩子說道。

    “那只能證明你老了嘛,這老有好處可是也有壞處。老代表著有經驗有實力,但也代表著你的路是越走越窄了。”葉凡嘴里譏諷著笑道。

    那是差點氣暈了陽丁天,冷笑道,“我陽丁天要走的路還長著,不會比你先斷了路的。”

    “怎么有這可能姓,如果沒有轉生之術,你的路不長遠了。而且,你希望不大了。”葉凡冷笑道。

    “好像你還真懂得內氣轉生之術似的,講點來聽聽,讓老夫考量一下你聽來的是不是事實。”陽丁天冷笑道,“不過,八成是假的傳聞罷了,不聽也罷。”

    “呵呵,講不講在于本人。你想聽我也不會講的。至于說轉生之術,本人這里有全套的**。也就是先把內氣通過一定的途徑……”葉凡先講了個‘序’。

    爾后在關鍵時刻就打住了。鷹眼之下發現陽丁天果然有些著迷了,雙眼都微微的迷了起來。

    “怎么,繼續,我發現你還真懂得一點點。不過,就這一點也不能證明你懂得內氣轉生之術嘛。估計也是聽說的吧。”陽丁天態度有絲絲的轉變了。

    “對不起,既然你沒誠意了我還講什么?葉某告辭了,這太上掌門令我會交給張掌門的。”葉凡說著就要轉身要走。

    陽丁天也不攔著,葉凡往大步而去。

    “緩步著,陽丁天在斟酌。”天浩子說道。

    終于,葉凡的手摸到門框時身后傳來陽丁天的笑聲道:“要跟我做交易也行,你如果能從這個門進去再回到這大廳里,這筆交易我跟你作了。”

    “怎么個交易法,你先說說。”葉凡并沒回頭。

    “答應幫國家辦成一件事。”陽丁天說道,“就是你講的要用內氣幫助制造一樣設備的事。”

    “那三化大師的雕像呢?”葉凡問道。

    “不能搬走,可以在原地讓你完成什么事。但是,前提是不準毀壞了雕像。

    我實在不明白,你要我們祖師的雕像干什么?不過,你得把內氣轉身之術完整的給我。

    不然,我如果敢騙我的話,雖說我陽丁天這輩子都與世無爭。但兔子急了也咬人的。

    相信憑我陽丁天的實力,要滅了你完全能做到。即便你是國家的人,只要我陽丁天想干成,一定會干成的。

    而且,國家連一絲把柄都抓不到的。”陽丁天說道。

    “成交!”葉凡干脆點頭豁然轉身,看了陽丁天一眼,說,“放心,我沒你想象中那般的是個壞人。

    我葉凡絕對不會干有損武當派的事的。只有好處絕對沒壞處。不然,在明曉得你比我強的基礎上我還來。

    這一點就可以證明我干的事不是壞事。”

    葉凡又看了看陽丁天手指著的門,問道:“有沒時間限制?”

    “沒有。”陽丁天搖了搖頭,不過,轉爾一臉玩味似的笑道,“不過,首先我要申明一下。

    這道門跟鬼門關也沒多大的區別。進去容易出來可就難了。也許,你一輩子就出不來了。

    你要考慮好,不敢的話就打道回府吧。不過,這是我跟你的交易。

    你不敢進去就得把轉生之術給我。而我只完成國家那件事。至于三化祖師,你就不必動了。”

    “這門里又不是龍潭虎穴,本人比這兇險得多的地方都去過。難道還怕了一道門不成。”葉凡講完,昂首就跨了進去。

    哐當,門關了起來。頓時,里面一片漆黑。(未完待續。)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