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10890044/

正文 第二千九百三十九章 哥們,你給頂缸吧
    “你丫的也太‘逗’了吧。訪問下載txt小說”葉老大笑得差點上氣不接下氣了。

    “后來我問老狼,到底咋回事兒。你這好像不是跟兄弟我找樂子而是真打啊。老子就這初階哪能打得過你。別玩了,老子認輸了。”王仁磅講道。“老狼怎么說?”葉凡追問道,倒是好奇得很。

    “還能怎么講,他干脆一屁股坐在了我辦公桌上。那屁股就在我頭上,而且,兩條腿還一晃一晃的在我臉前不遠處晃蕩著。那腳真臭啊,差點熏死我了。他一直罵我‘不地道’,說什么‘兄弟背后一刀’什么的屁話。

    我當然不承認這些了,不過,后來老狼說你丫的,我功力恢復并全突破到10段頂階的事可是你講的。

    我當即馬上堅決否認。不過,老狼有的是狠招子。說這事是龔組說的。

    我一急氣得大罵龔老頭不是個東西,居然出賣我。哪曉得這話居然是老狼在套我話,我當時也是給急糊涂了,才中了老狼的招子。

    這下子脫口了這話也收不回去了,老狼那個氣啊。一巴掌就把我的辦公桌給拍散架了。

    并且,看那架勢,我不被他打個半死是不會‘收兵’的。我一看不妙啊,老狼這熊人狠起來還了得。

    估計是誰講都沒用滴,到時即便是老狼給我賠償道歉什么滴可這頓打可是白挨了。

    好漢不吃眼前虧,我只好,對不起了,只好是……”王仁磅講到這里居然不好意思的看了葉老大一眼。

    葉老大一愣,心說這貨莫不是把我給供出來了吧,嘴里卻是問道:“只好怎么?”

    “唉,死貧道不如死道友了。沒法子啊……”王仁磅估計在苦瓜著臉嘆氣了。

    “啥,死貧道不如死道友,你丫的真滴把我給供出來啦?”葉凡那個氣啊,聲音猛地一下子就粗了不少。

    “沒法子葉老大,你總不能看著我被老狼打成殘廢人兒是不是?而且,你武功比老狼高。他即便是知道了也沒辦法。到時,嘿嘿,他如果還想撒氣的話,你只要一捏拳頭,他不照樣子老實了。這年月沒辦法,拳頭大就是硬道理。”王仁磅估計是干笑不已。

    “你丫滴,倒是把自己摘得干干凈凈。這事明明是你泄密給龔組的,我可是啥事沒干。到現在還云里霧里的。并且,老狼如果被供出來,那他的去處很可能會重調整。本來我是希望他到天云省軍區來支持我的,這下子一換地兒,我可是憑白地又丟了一個大幫手。”葉凡哼道。

    “沒辦法,地兒肯定要調整了。聽說龔老頭行動迅速。馬上把老狼叫去問話了。

    老狼也頂不住這政策攻勢,最后只好繳械投降承認自己現在是10段位頂階了。

    這樣子一來,龔老頭可是高興了。所以,為了昌背山之事,龔老頭馬上去了唐的辦公室。

    唐也迅速,立馬指示特事特辦,因為昌背山不能缺了高手護衛。這帥不能確定昌背山不安全。

    所以,今天早上老狼又被叫去談話了。其實算不上談話,軍界委員會那位副主席同志當場宣讀了上頭的決定——任命狼破天同志為粵東省軍區司令員,粵東省委常委。

    駐昌背山xxx團最高指揮官……而且,指示,要求老狼今天晚上務必到位,不能有絲毫拖嗒。

    估計老狼也到粵州了。所以,這個,沒法子了。這樣,這次的事算我王仁磅欠你一個人情怎么樣?

    下次有機會了肯定補上。”王仁磅笑道。

    “你想求我辦事吧?”葉凡譏諷道。

    “嘿嘿,沒法子,估計老狼一到粵東就會過來找你。到時在他面前還希望你能承認這事是你干的。跟兄弟我是一頂點關系都沒有。以你葉老大的氣魄,老狼也只能自認倒霉是不是?”王仁磅干笑不已。

    “中啊,你可是欠了我一個大人情。到時需要你小子的時候給你頂上。”葉凡心里一愣,轉爾又喜上眉梢。

    老狼過來了也許還能相助自己把燕月灘這事給搞定下來。有支持者總比沒支持者滴好。

    而且,飛空廠以后在粵東要大發展,有老狼偶爾在其省委里頭發出點聲音來也不失為一個好辦法。

    “沒問題!”估計王仁磅在電話那頭拍胸脯了。

    “嘿嘿,我要找你的事肯定不是容易擺平的事滴,到時你丫的敢賴賬的話,我這拳頭可不是泥捏紙糊的。”葉老大也是干笑了兩聲。

    “啊,這個……完啦,我完啦……”王仁磅郁悶得很,那笑聲也沒了,估計代之的是苦瓜了。

    “沒啥,死貧道不如死道友嘛。咱們是兄弟,你就是貢獻出來也是為了好兄弟是不是?”葉凡干笑道,自然要打擊這家伙一下,不然,被他耍了還要自個兒捂嘴巴不成?

    “你怎么不頂上,話講得好聽。”王仁磅嘀咕了一句咔嚓一聲掛了電話。

    晚上的時候譚司令員正坐家里沙發上看報紙,不過,龍部長又匆匆來了。

    “我說老龍,怎么還是一臉看了龍學進一眼,譚司令眼中閃過一絲訝然,有些疑惑。

    “真是邪門得很。”龍部長一屁股坐了下來,順手把公文包往旁邊桌上一擱,給氣著了。

    “是不是喬師長沒給面子?”譚司令問道,覺得有些怪。

    “話講得還是好聽的,估計是不敢過于得罪我這個軍區的財神爺。

    畢竟他們的錢掌握在我們手中。不過,話雖說講得好聽,但是,沒一句落到實處。

    我剛講了飛空廠的事,這家伙就開始七推八擋。反正就是拖,說什么最近軍區又要大比武了,作為軍區最硬的王牌師不能丟了面子。

    所以,最后他都沒空力主要擱在訓練上面了。而且還講不久就要出去帶兵親自到啥地方訓練。

    實在不好意思的屁話。而且,到后面居然還講訓練方面需要大筆的錢,希望軍區后勤部門能支持紅劍師團的工作。

    在財力物力方面給予他們大力支持。我當時氣得故意問他還需要多少,他居然也敢甩話,說是還有著五六千萬的缺口。

    因為了一些最式的訓練器材什么。”龍部長說道。

    “你肯定也是七推八擋著說是軍區后勤部最近也緊張,什么地方需要錢,什么地方需要改建房子,而軍港方面需要錢什么沒是不是?”譚司令笑了起來。

    “那當然,他跟我‘推’了我也當然不能還給好處是不是?要好處行,你總得先給我把飛空的事整下來。一點屁力不出居然還舔著臉要錢要裝備。不給!”龍部長講話果干。

    “哈哈哈……”譚司令笑了,說道,“你個老龍啊,怎么還孩子氣。

    人家紅劍師團可是咱們軍區的寵兒。你看到沒,張司令一到任馬上就把喬世豪叫過去重點指示過了。

    而且答應在錢款方面會重點照顧著紅劍師團的。只是要求紅劍師團必須出成績。

    在各方面都不能輸給其它軍區的類似的師團。不能丟了軍區的臉子。

    你這一推,到時喬師長同志去張司令那邊一捅,你可就得挨板子啰。”

    “挨就挨,反正我就是沒錢。沒錢有啥辦法,而且,如果他敢捅張司令那里,我也馬上把他的態度擱出來。

    這軍港是全軍區的大事,喬世豪作為軍區骨干班子成員之一,也不能拿軍區的大事不當回事是不是?

    而且,歸根到底,我這樣子賣力還不是想把軍港建設好,還不是最后服務于部隊。

    你喬世豪也能享受到這方面的待遇是不是?”龍部長說道。

    “呵呵,你底氣蠻足的嘛。”譚司令笑道。

    “這事他不整我也不整,他整我也整,看他的態度了。不過,我就有些納悶,喬世豪怎么這么堅決著要‘推’掉這事兒。

    要知道,如果他能相助我們把事辦下來,我當時也提醒過。說是這事如果他能辦下來,我會如實向譚司令以及張司令你們倆位領導匯報的。

    這軍港可是張司令今年說過一定要拿下的大事。到時,辦成了他喬世豪難道還不光彩不成?

    老譚,你說,這事是不是很邪乎著?”龍部長問道。

    “嗯,還真有點邪門。”譚司令也覺得有點奇巧,想了想,說道,“咱們推敲一下,喬世豪在‘推’這件事,肯定不是他怕了葉凡。一個企業老總,他喬家大院還能怵了不成。可是喬世豪為什么以如此堅決的在‘推掉’。難道喬世豪認識這個葉凡。或者說他們倆個有點什么關系?”

    一語驚醒夢中人。

    龍部長也是一拍大腿,說道:“這事還真有些可能,喬世豪只比葉凡大上幾歲,算是年輕一輩人中的翹楚。

    只不過跟葉凡相比,一個在軍一個在企業罷了。不過,我現在也沒空琢磨這些了。

    譚司令,我看,這事還得你直接向張司令匯報了。這事,是不是支會一下粵東省委?

    由地方出面講拆遷也合情合理。而咱們主要是欠缺了一個允許拆遷的‘執照’罷了。

    要是防務部的批文能下來,何用如此的奈,去看那個家伙的嘴臉。”

    jing彩小說記住我們的址: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