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53-6865336/

濟世卷 第八百六十二章 又要捐軀
     ()愛絲不開口則已,一開口則像泄洪的閘口一樣,關不上了。

    古楓一直耐著性子聽著,聽到最后的時候,心中驀地一驚,因為愛絲道:“……圣教雖然很強大,但我們反圣教聯盟會一直沒有放棄過對抗,這一次我們來中國,不但要破壞圣教與暗門聯合,還要阻止他們刺殺來華訪問的拉稀里總統。”

    古楓急聲問道:“暗門要刺殺那個拉稀?”

    愛絲微汗的糾正,“不是拉稀,是拉稀里總統。刺殺他的也不僅僅只有暗門,還有圣教。”

    這個事情,有點大條了,因為古楓的新任務是要確保拉稀里總統來華訪問期間的人身安全,僅僅是一個暗門就已經是防不勝防,現在又莫名其妙的冒出了個圣教,這就更讓人頭痛了。

    不行,自己得趕緊把這個事告訴蜂后,讓她早做準備,因為拉稀里不兩天就要來了。

    想到這兒,他立即就想扔下愛絲去找蜂后了,可是看到她那些還沒處理的傷口,這就道:“愛絲,你確定你說的都是事實嗎?”

    愛絲有氣無力的道:“我已經被你折騰成這樣了,我還有必要騙你嗎?求你別在折磨我了好嗎?你不覺得用這么粗暴野蠻的手段來對我這么美的女人逼供是一種罪過嗎?”

    古楓好氣又好笑,“誰讓你不老實呢!竟然敢跟我玩偷襲,真是不知死活!”

    愛絲雖然很有性格,但是更怕痛,所以識相的閉上了嘴,不再反駁。

    古楓也終于大發慈悲的道:“你在這等著,我去給你準備麻藥。”

    愛絲大喜,張開嘴下意識的想說謝謝,可是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這個可惡的男人,把自己折騰得死去活來的,有什么必要再跟他說謝謝呢!

    古楓走出去到了小藥房的時候,并沒有第一時間準備麻藥,而是打給了蜂后,向她匯報了自己獲得的情報。

    茲事體大,蜂后沒敢怠慢,立即放下了手頭上所有的事情,前來醫院與古楓匯合……

    在古楓辦公室的檢查室里,愛絲直挺挺的躺在床上,胸前的衣服依然敞開著,被紋胸包裹的酥胸依然裸露著,處理了一半的傷口也依然等待著處理。

    在古楓走出去的時候,愛絲被恐懼與不安包圍的心臟有所放松,因為這個惡魔一樣的男人終于大發慈悲的去給自己準備麻藥了。

    她原以為他出去之后很快就能回來,自己身上的疼痛也馬上可以緩解,誰知道這廝一去竟然就是半個小時不見蹤影。

    愛絲原本也是不急的,可是等著等著就急了,不是心理,而是生理,身上的刀傷雖然不致命,但也算比較嚴重,為了避免在求醫之前就發生虛脫,她只能拼命喝水。

    正在她憂急如焚的時候,古楓終于再次從外面走進來。

    這次他進來的時候,手里捧著個托盤,托盤上終于放著愛絲一直在渴望的麻醉劑。

    當古楓放下托盤,拿起麻醉針,就要給她的傷口做局部麻醉的時候,愛絲急忙的喊道:“等一下,等一下!”

    古楓皺起眉頭問,“你又想耍什么花樣?”

    愛絲可憐兮兮的道:“我都差點被你搞死了,哪還敢耍什么花樣啊?”

    古楓只好耐著性子問:“那你到底想要干嘛!?”

    愛絲臉紅耳赤,好一陣才尷尬的吱唔道:“我想……尿尿!”

    古楓微汗一下,這個時候你怎么敢想這樣的事情,可是人有三急,乃屬常情。

    水火這些東西,最是無情啊!

    只是看到她身上被自己打開的傷口,不由道:“你就不能忍一下,等我把你的傷口處理好了再去嗎?”

    愛絲急道:“不,不行,我一刻都等不了了,我快急死了!你趕緊恢復我的自由,讓我去尿尿啊。”

    古楓為難的道:“傷口全都打開了,你要亂動的話,全都會崩裂出血的。”

    愛絲一張臉已經漲成了紅色,“那怎么辦啊?”

    古楓想了想,游目四顧,當看到放在操作臺側邊的便盤之時,心中一動,這就走過去把便盤拿來,然后回到床邊,大手一伸,抬起她的臀部,把便盤塞了下去,“行了,尿!”

    愛絲卻是半響沒動靜,兩眼有些閃爍的看著他。

    古楓呼喝道:“有什么好害臊的,你要么就這樣尿,要么就憋死。”

    愛絲欲哭無淚的道:“你不把我的褲子脫下來,我怎么尿啊!”

    古楓這才醒覺自己的粗心,有點想撓頭,然后黑著臉把手探到她的裙上。

    愛絲渾身一顫,即害怕又羞臊,原本想說“你就不能找個女的來幫我嗎”,可是看到他陰沉沉的臉,想起剛才他搞死人不償命的惡行,加上真的又很急,只能咬著唇強忍著羞恥什么話都不說。

    扒拉女人的裙子與內褲,自然會看到一些不該看的東西,盡管古楓并沒有故意要看,但也發現了外國女人與中國女人的不同之處,結構雖然差不多,但顏色卻很不相同,尤其讓他驚訝的是,這個女人不但頭發是金色的,就連下面也是一樣!

    好嘛,又長一回見識了!

    愛絲見他目不轉睛的盯著自己的下身,絲毫沒有回避的意思,盡管思想開放,但也受不了,終于忍不住喝道:“你到底看夠了沒有!”

    古楓這才愣愣的回過神來,把目光轉向別處。

    只是目光才一移開,耳邊便聽到“哧哧”的水聲,又急又疾,連綿不絕,足足響了近有一分半鐘,這才漸止漸歇。

    直到這個時候,古楓才終于相信,這女人沒撒謊,她確實是憋急了。

    “好,好了!”如若蚊鳴的嬌滴滴聲響傳來。

    古楓轉過頭,發現愛絲臉紅紅的,閉著眼睛不敢看她,自己也只好裝聾作啞的伸手把她臀下的便盤拿了出來,沉沉甸甸的,最少也有一兩千毫升,目光不經意的看到盤中液體時,終于忍不住打趣道:“妹紙,你有點熱氣上火啊!”

    愛絲羞愧得直欲撞壁自絕,當然,如果她能夠動的話。

    解決完了這件大事,古楓給她穿妥衣裙,然后這才拿起麻醉劑,給她做了局部麻醉,然后進行清創縫合。

    盡管用了麻醉針,但傷口完全處理完了之后,愛絲還是猶如死過一回似的。

    古楓見狀,又在抗菌素的基礎上再加了一瓶能量合劑,然后道:“你先休息一會兒,別的事情,咱們一會兒再說!”

    說罷,古楓就推著操作車出去了,然后徑直進了隔間,在隔壁的雜物間里,一個穿著護士裝的女人正站在椅子疊起的階梯上觀察著檢查室內的情景。

    看到古楓進來,她并沒有說什么,只是又繼續觀察一陣后,這才從上面輕手輕腳的下來,在古楓正欲開口之際,她把手指豎到唇上,然后朝外面指了指,示意古楓跟她出去。

    這個時候,護士們早就下班了,劉詩雅都已經在內衣店里拿著紋胸比試了,眼前這個護士,自然是假的,她是匆匆的趕來醫院現場了解情況的蜂后。

    兩人出了辦公室,到了走廊盡頭的時候,蜂后才低聲道:“怎么樣?看清楚了嗎?”

    古楓有些反應不過來,“什么看清楚了?”

    蜂后道:“她的下面啊!”

    古楓點頭,“看清楚了,是金色的!”

    蜂后狂汗,嗔罵道:“誰讓你看這個的,剛剛我不是說了嗎?紋身!”

    古楓終于恍然,“哦,我以為說什么呢!她的身上確實有,就在臍下約三公分的地方,正像你說的那樣,兩把刀架在十字架上面的圖案!”

    蜂后點頭,“那就沒錯了,這個女人確實是反圣教聯盟會的成員!她會在這里出現,那圣教的人肯定也在這里了!”

    古楓:“嗯?”

    蜂后道:“根據資料顯示,自從有圣教開始,就有反圣教聯盟會,只要有圣教的地方,就少不了反圣教聯盟會,兩個組織的斗爭已經持續了數百年,是不共戴天的死敵!”

    古楓道:“也就是說,最了解圣教的人就是反圣教聯盟會的人!”

    “不錯!”蜂后點頭,沉吟一陣后道:“咱們雖然不能卷入這種宗教派系的斗爭,但既然反圣教聯明會此次次來的目的和我們的新任務不謀而合,咱們不妨和他們合作!”

    “合作?”

    蜂后點頭,然后有點奸滑的道:“確切的說是利用他們,因為只有反圣教聯盟會的人才最了解圣解,知道他們的行動方式,習慣,藏匿點等等,所以……”

    古楓見她說到最后又不說了,不由問:“所以什么?”

    蜂后極為曖昧的看著他道:“所以嘛,你恐怕又要為國捐軀,使用美男計了!”

    古楓脫口而出一句:“我干!”

    蜂后沖他眨眨眼,“這不就是讓你去干咩!”

    古楓:“……”

    蜂后臉色一正,鏗鏘有力的道:“為了國家,為了法律,為了和平,為了正義,為了完成任務,你大膽的去干!”

    古楓:“……”

    蜂后最后又補充道:“放心,我不會吃醋的,剛剛你盯著她下面瞧個不停的時候,我不也沒有嘛!”

    古楓:“……”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