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53-6390258/

濟世卷 第七百六十二章 抓鬼(二)
    時至正午。贏話費,小說)-_

    古楓還剩下最后兩個病號的時候,離開了三個多小時之久的晏曉桐再次出現在辦公室門口。

    不過看著她的表情,古楓又無從分辨她是有現還是沒現,因為如果是有現的話,她這會兒應該是眉飛色舞興奮無比的模樣,如果毫無所獲,她必定是無精打采垂頭喪氣的,可如今她卻是一副憂心忡忡的神色。

    盡管如此,古楓還是按奈下心的種種疑問,用心的給最后的兩個病號診治完了,這才把晏曉桐領進了里間。

    一進里間,古楓就迫不及待的問:“師姐,有什么現沒有?”

    晏曉桐點頭,“有現,而且還是意想不到的現,從現在開始,咱們恐怕真的要打一場硬丈了。”

    古楓心一緊,師姐是向來天不怕,地不怕的,能讓她變得如此慎重,顯然是非同小可啊!

    晏曉桐在說話間,已經從隨身的包里掏出了“愛騙”,然后給他播了從硬盤里傳輸出來的剪切視頻。

    不看還好,一看當真把他給嚇了一跳。

    第一段視頻,是他昨晚回家時在門口被拍攝到的畫面。

    那個時候,他還在車里沒下來,攝像頭拍到的不是他的人,而是他那輛悍馬車,這原本是一個稀松平常的畫面,沒有什么值得好注意的地方,可是這會兒鏡頭里卻出現了一些不該出現的東西,他的悍馬車頂上竟然端坐著一個人,一個衣服邋遢,蓬頭垢面的女人。(小說!贏話費)

    這女人盤膝坐在那里,正東張西望,極為悠閑淡定還有點好奇的樣子。

    看到她的時候,古楓終于忍不住爆了粗口,“MB,是這個女人!”

    晏曉桐疑惑的問,“你見過她?”

    古楓點頭,把自己在深井燒鵝王分店門口生的事情告訴了她。

    晏曉桐聽完之后不由罵道:“你啊,那么好心干嘛呢,看,這回惹禍上身了!”

    古楓無言以對,只能連連嘆息,這個時代,好心果真沒有好報啊!

    當他繼續按下播鍵的時候,車已經停穩了,他正打開車門準備從車上下來,而就是這一瞬間,那女人的身影刷地一下就消失了。

    古楓明白了,這就是自己感覺車頂有異況的瞬間,可是他又很奇怪,因為這女人消失的時候,他完全沒看清楚她是怎么消失的,是從側邊溜下去?還是從后面翻下去?又或是騰空躍走?完全就看不清楚,因為這女人的度實在太快了。

    為了弄清楚,古楓又把視頻倒回去,重新又看一遍,可縱然是看了一遍又一遍,結果還是一樣,完全看不清楚她的動作,仿佛在那不足0.1秒的時間里,她就突然隱身了一般。

    在旁邊看著他折騰的晏曉桐終于忍不住拿過“愛騙”,一邊劃開設置,一邊道:“我已經試過了,這樣是看不清楚的,這個女人的動作實在是太快了,快到肉眼都無法抓到的地步,別說是我們,就算是師父也未必有這么快的動作,想要看清楚,必須用分解鏡頭。”

    晏曉桐說著,這就在播放器設置上調節了播放禎幅,變成了分解式的慢鏡頭。

    在仿佛靜止的的畫面里,古楓終于看清楚了,原來這女人是突然借力從車頂上彈起的,而且一彈就是六七米高,一下就用腳勾住了院里那棵老樹探出來的樹枝,像彈秋似的晃了兩下,這就靜止不動了,像一只蝙蝠似的掛在那里,直勾勾的盯著正在下面查看無果,然后去開門的自己。

    看到這一幕,古楓心里不由一震,因為這樣的動作自己雖然也能做得出來,但絕對不會有這樣的度,掛在上面也不可能這么穩當,而且還可能因為樹枝承受不了自己的體重而嚴重下垂,而這個女人掛在上面的時候,樹枝除了她剛用腳勾住的瞬間輕輕的沉了一下之外,再沒有任何受力的表現,她整個人掛在柔軟的樹枝上的時候,竟然就像一張紙似的沒有丁點重量。

    如此犀利的輕身功夫,古楓縱然再苦練上三五年也追不上的。

    再打開第二個視頻的時候,攝像頭換了個位置,從屋里居高臨下往院外照去的,那棵樹自然也籠罩在其,那個女人依然掛在樹枝上,而窗前投射出的倒影,是兩個人在吃飯的影子,顯然那個時候自己和杜蕾歆正在就著燒鵝叉燒在吃面。

    這個視頻足足有一個小時的時間,而這段時間里,這個女人一直都掛在那里,一動也不動,仿佛就像樹枝里結出來的果子一般,與樹是一體的。

    在接下來的數個視頻了,古楓終于看清楚了這女人在自己家搞的一系列的動作。

    她在樹上掛了兩個多小時后,終于從樹上像一片落葉似的飄了下來,然后到了前院的電閘旁,摁下了漏電開關。

    再之后,視頻顯示的時間是兩點多,那個衣服邋遢蓬頭垢面的女人已經消失不見了,但另外卻有一個穿著白色長裙的女人正赤著腳坐在庭院的石桌上,在那里緩緩的梳理著濕漉漉的長。

    鏡頭有點遠,畫面也有點模糊,所以古楓看不太真切這女人的容貌,只是隱隱覺得很眼熟,不過通過女人的頭還有身材來看,古楓知道這就是那個邋遢的乞丐女人,畫面拍到她的時候,顯然她已經進了屋,洗了澡,而且還偷了杜蕾歆的衣服,拿了施玉柔的木梳,正在整理呢!

    最后一個視頻,上面顯示的時間是凌晨四點鐘,女人再一次從屋里出來,手里棒著一堆的食物,這一次因為她出來的時候曾回頭看了一眼,所以鏡頭清晰的拍到了她的面容。

    看清楚這女人五官的時候,古楓就當場就是一滯,“愛騙”失手摔落到地上。

    麻辣隔璧的!

    這女人,竟然是該死竟然還沒死的清水織!

    想到自己不但向這個狠辣,惡毒,殘酷,冷漠,死一遍一萬遍也不夠的女人施舍了食物,甚至還引狼入室的把她給領回了家,不但將自己陷入危險的境地,同時也連累了家人,古楓真的很想狠狠的扇自己幾耳光。

    也是直到這個時候,古楓才明白,為什么師姐剛才拿著視頻來找自己時候為何臉上全無喜色,反而憂心忡忡了!

    清水織不但死而復生,而且功力精進,實力已經到達了一種極為變態與恐怖的程度,套用一句時下比較流行的話,那就是地球人可能已經無法阻止她了。

    現在,別說是師姐弟兩人聯手,就算是再加上他們出門在外的師父,三人一起齊上玩群毆,恐怕也只有被反毆的份!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