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53-6184229/

學院卷 第七百一十章 嚇都把你嚇死。
     (蒲公英中文網)終于,警車穿過了最后一輛紅綠燈,不過到了新銳鋒大廈門口的時候,警車并沒有停下,仿佛沒有看到新銳鋒的金字大招牌一般,竟然過門而不入,繼續往前駛去。蒲公英中文網

    葉聯群見狀,臉上的笑意就僵滯住了,完全反應不過來,搞什么鬼啊?不是來支援我們嗎?怎么沒進來呢?

    葉聯群貴為檢察長,自恃身份,表現得隱忍矜持,可是調查組其他的成員卻沒有他那么淡定,紛紛走到窗邊打開窗戶向下面那列警車車隊揮手,叫嚷,“這里,這里……”

    只是警車里坐著的那些警察卻視而不見,繼續往前開去,然后漸行漸遠,最后徹底消失在眾人的視野中。

    看到警車并沒有在新銳鋒門前停下,大家緊扣的心弦終于一松,大大的吁了一口氣。

    緊接著,葉聯群的手機響了,接聽之后,他的表情又是一滯,最后十分無力的放下了電話。

    看見葉聯群這副吃癟的表情,不用說大家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汪鎮民笑道:“姓葉的,這回不牛B了?”

    葉聯群面無表情的看他一眼,然后回身對調查組的人喝道:“撤!”

    一班人來的時候意氣風趾高氣昂,走的時候卻是蔫了雞灰頭土臉,這無疑是一種諷刺,極大的諷刺。

    能平安送走這班官老爺,對新銳鋒的人而言,無疑是阿彌陀佛,但古楓卻并不是這樣想,新銳鋒大廈總部,是你們想來就來,想走就能走的嗎?所以他一揚手,喝道:“慢著!”

    那班精英保衛一見總裁有令,忍了很久的他們刷地就動了,將葉聯群等人團團的圍了起來,只要總裁再一聲令下,他們必定就會狠撲而上,把這班狗腿子的狗腿全部打斷。蒲公英中文網

    葉聯群看著一班如狼似虎睜著血紅雙眼的保衛,雖然臉上還顯得很鎮靜,但心里卻忍不住害怕,因為這班看起來像是保安的保安恐怕不是保安,而是刀頭舔血的古惑仔,這一點從他們充滿陰涙與殺機的眼神中并不難看出來,所以他聲音忍不住有點顫的對古楓道:“古總裁,我們只是奉命行事,請不要為難我們。”

    古楓淡淡一笑,“葉檢察長,如果我是你,最好就是出這個門之前被為難一下,讓大伙兒消一口氣。以后或許還能過安穩日子!”

    葉聯群憤怒的質問,“你什么意思?威脅我嗎?”

    古楓道:“葉檢察長如果愿意這樣理解的話,我是沒有意見的!你們是奉命行事不錯,但不管奉誰的命,事前都應該掂量掂事這樣做的后果!”

    這話,說得極為的平淡,然而任誰都能聽出其中隱隱透出的殺機。

    調查組的成員來的時候以為拿著尚方寶劍,無所謂懼,畢竟邪不能勝正不是?可是當這把尚方寶劍拔不出來的時候,他們就忍不住害怕了。

    任誰都知道,新銳鋒的前身是什么,那就是義合幫,是真真正正的黑社會。

    任誰都知道,新銳鋒的職員里邊,十個西裝革履的白領,恐怕最少有五個之前是黑社會。

    古楓的話確實沒說錯,他的做法也算是最仁慈的,在這里被為難一下并不算什么,可怕的是以后面對著無窮無盡的報復與騷擾。

    黑社會,什么事情做不出來啊?

    到時候想再安安穩穩的過日子,恐怕就別指望了。

    當葉聯群一等人想通這點的時候,個個悔得腸子都綠了,他們敢闖進新銳鋒的總部執行公務,證明他們有足夠的膽量,甚至可以說是不怕死,更不怕打擊報復,可是他們不怕,未必他們的家人也不怕,他們可以不管自己,可是他們能不管自己的家人嗎?

    古楓揮揮手,一班精英保衛迅的退開,然而面對著敞開的大門,調查組的成員卻并沒有勇氣離開,因為這位爺雖然說得很含蓄,可是意思已經很明顯,敢走出這個大門,你們以后就等著看報紙!

    為什么要看報紙?自然是新聞才能上報紙唄!

    什么樣的新聞才能上報紙?用屁股想想都能知道!

    葉聯群看著一群臉色白,手腳顫的調查組成員,心中也充滿了恐懼,可是身為這組人的頭頭,他卻不能裝死狗,只好問道:“古總裁,你想怎么樣?”

    古楓想怎么樣?自然是想將他們這班不長眼的狗腿子通通斷手斷腳從二十樓扔到下去。蒲公英中文網不過這種做法顯然是過于暴力,過于血腥,沒有技術含量不單只,還會帶來無窮無盡麻煩的。

    不管以前大家是干什么的,但現在大家都是斯文人,古楓的做法自然不能太粗暴,要人命的事情能不做,他是不會做的。但惡心人的事情,他是想做就做的,所以他張嘴道:“李助理。”

    李嘯瀾以前是很沖動的,如果換了在學校的時候,他恐怕第一個就沖上去和這班人玩命了,但自從成了一個白領黑社會,經過了師爺的調教,又在新銳鋒里隆重打磨過后,性格已見成熟穩重,用師爺的話來說,李嘯瀾同學終開始學會不用拳頭而用腦子解決事情了。

    “總裁,我在!”

    李嘯瀾趕緊的走出來,恭聲應道。

    古楓淡淡的問,“李助理,咱們新銳鋒大廈裝修的時候總共花了多少錢?”

    李嘯瀾回答道:“當時我們的經濟相對拘緊,不如現在這么寬綽,所以只用了一億九千萬美金。”

    古楓搖搖頭,嘆息道:“確實是少了點啊!”

    眾人聞言不由倒抽一口涼氣,一億九千多萬,還是美金,折合RMB就是十幾億,這還少嗎?別說只是裝修一個大廈,建一個小縣城都足夠了。

    李嘯瀾點頭道:“少是少了點,不過每樣東西我們都做得很精致,盡量做到只選對的不選貴的。”

    古楓有些驚訝的道:“是這樣啊?那這會議室的大門呢?”

    李嘯瀾道:“這門原本我們是打算請意大利家具設計大師用紫檀木來做的,不過考慮到成本問題,我們只好請了英國的現代家具設計先鋒蒂奈特家族的人用黃花梨木做的。”

    調查組的人正認命的等候落呢,卻見這位古總裁突然和他的助理聊起了裝修神馬的事情,而且還沒完沒了,均是被弄得云里霧里,搞不明白這位爺是什么意思,可是他們又不敢走,只能是木雞一樣站在那里聽著。

    不過聽了一陣之后,對古大官人有著極深了解的丁寒涵的臉上卻浮起了笑意,這個壞家伙,實在是太壞了,不過卻是壞得如此可愛。

    在大多數人都在愣的時候,古楓走到了那扇大門之前,問道:“李助理,這扇門造價是多少啊?”

    李嘯瀾道:“也不是很貴,二百多萬美金罷了!”

    一扇門就二百多萬美金,還不是很貴?眾人的耳朵都差點震聾了。

    古楓上前摸了摸,突然很驚奇的問,“咦,這上面怎么裂開了?”

    李嘯瀾的臉色一變,急忙的走上去道:“怎么可能呢?早上來開會之前,我檢查過,還完好無損的。”

    古楓朝門上指了指,“你瞧!”

    眾人順著他所指的地方看去,可不是嘛,門上裂開了一條大縫!

    李嘯瀾失聲道:“怎么會這樣?剛才還好好的啊,我給大家拍照的時候都沒事的!”

    在南方集團和新銳鋒集團的高層相攜進入會議室的時候,李嘯瀾確實是拍了不少照片的,有很多都是進門時的鏡頭,所以他趕緊的掏出了數碼相機,翻開剛才的照片,結果在高清晰的相片看到,那扇門在兩個小時前,確實是完好無損的。

    古楓冷聲道:“你說怎么會這樣?”

    李嘯瀾慌恐起來,湊到門上仔細的查看,沒一會便指著那門道:“總裁,這里有個腳印,這門顯然是被人踢壞的。”

    大家一回想,眼光便齊刷刷的投向了葉聯群為的那班人,剛才他們開會的時候,就是這些家伙粗暴的踢開門沖進來的。

    調查組的人面面相覷,最后目光全都集中到他們的組長葉聯群身上,因為剛才就是他帶頭踢的門,門上的皮鞋腳印就是鐵證。

    至此,眾人全都明白,古總裁為什么會突然和李助理說起裝修設計的事情了,原來他早就看到了這扇被踢壞的門。

    這會兒指出來,目的自然就是要他們調查組進行賠償。

    果然,古楓的目光冷了下來,盯著葉聯群道:“葉檢察長,你們執行公務,我可以理解,但是損害公物,也要賠償不是嗎?”

    “我,我……”葉聯群真的很想說門不是他踢壞的,可是腳印在,照片在,人證也在,這個事是絕不容他抵賴的。

    然而二百多萬美金的大門,折價一千多萬人民幣,別說是他,就是把他一家大小全都賣了也賠不起啊!蒲公英中文網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