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53-5535762/

正文 第五百七十二章 直面相對
    這個保安太詭異了。(請記住我小說)【葉*子】【悠*悠】沒有人知道他是從哪冒出來的。不但單建強不知道,就連花姐也不知道。后來把當值的全部保安都叫過來辯認,他們均是聲稱自己不認識,完全沒有見過,這個保安跟本就不是他們酒店的。既然如此,那他又怎么會穿著酒店保安的制服呢?很快,疑問解開了,保安室里丟了一套嶄新的保安制服。得知這一答案的時候,花姐更是氣苦,質問那些保安,“既然你們都不認識他,看到他扶我進來,你們怎么就不上來問一下!”保安們面面相覷,回答不上來,因為在晚飯之前,老板花姐就交待過他們,今晚要招待一個很重要的客人,讓他們看到有什么異常的情況別大驚小怪,更別多管閑事,只要站好自己的崗就可以了!正因為有了這個特別的交待,所以看大家看到一個生面孔的保安從外面扶著他們的老板進來,旁邊還跟著個紅光滿面的官老爺的時候,盡管心里感覺奇怪,但也沒人敢上前來詢問。大家還以為這是花姐今晚新顧的保安呢!

    單建強沒有心思去盤根問底,追究誰的責任,因為不管誰對誰錯,事情已經發生了,而且不可挽回,自責與懊悔都是沒用的,現在唯一要做的是,不能讓事情再惡化。只是這個保安的出現,事情想不麻煩都得麻煩了。他是誰?他想要干什么?這兩個疑問交替的出現在單建強的腦海里,弄得他的腦袋疼痛無比,幾欲爆炸一般。這個時候,天已經大亮了!白晝代替了黑夜,天地一片亮堂。一夜未眠的單建強卻覺得,今天的天空白天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陰沉,仿佛一股濃濃的黑暗正無色的彌漫著天地,要把他活活吞嗜在其一般。~盡管疑問得不到解答,盡管心里亂成一團亂麻,但他還是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然后掏出電話,打給了葉媚。事實證明,那個保安的打開702房間的房卡就是從葉媚身上拿走的,或許在她的身上能找到什么答案或線索也不一定呢!

    電話通了,沒多一會兒就被接通了,只是電話里卻傳來了一個男人的聲音。(請記住我們的址小說)單建強疑惑的把手機拿下來看了看,他以為是自己打錯電話了,不然葉媚的電話怎么會有男人的聲音呢,可是看過之后卻發現自己沒有撥錯。“喂,你找誰?”電話里傳來的男音如此清晰。單建強帶著滿腹疑疑問的把手機再次湊到耳朵上,“你是誰?”那頭的男人噴來一句,“你這個問題問得真奇怪,我還能是誰,我就是我唄。”單建強帶著慍意的道:“你少跟我胡攪蠻纏,我表妹的電話怎么在你的手上?”“哦!”電話那頭的男人仿佛恍然明白過來了,“我道是誰呢,原來是單局長啊,久仰,久仰,失敬,失敬!”單建強沒心情跟這個莫名其妙的男人套什么近乎,再次質問道:“你到底是誰?我表妹在哪?”男人淡淡的道:“葉媚現在在一個很安全的地方,你就不用操心了!至于我嘛,剛剛你不才見過我嗎?”單建強道:“我見過你?剛才?”那男人道:“是啊,我不就是那個小保安嘛!”

    單建強大驚,“是你!”男人淡然道:“對,可不就是我啊!”單建強勃然大怒的質問:“你想干什么?你知不知道招惹我的下場會怎樣?”那男人佯裝嚇一跳的道:“喲,單局長,你別嚇唬我,我這人可不經嚇哦,萬一我一慌張,把手上的視頻往上一發,那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單局長頭上帶了頂綠帽子,而且還是很綠很綠的那種哦!”單建強怒火騰騰冒起,咬牙切齒的道:“你竟然復制了視頻,你真卑鄙!”男人聽得哈哈大笑,“單局長,我再卑鄙也比不上你啊,為了達到目的,竟然把自己的親表妹推到別人的身下。~現在好了吧,害人終害己,算計來算計去,結果自己的女人被別人睡了!”單建強惱怒成羞,陰沉的目光浮現出陣陣殺機,低沉的嘶吼道:“你到底是誰?你想干嘛?”男人淡淡的道:“單局長,據我所知,你并不是個笨蛋,恰恰相反,你是個很聰明的人,我是誰應該并不難猜吧?好好動動你的腦子,猜猜看!”

    我猜你老木!單建強差點脫口而出,可是仔細的想了想,心頭不由巨震,遲疑又堅難的開口問:“你,你是古楓?”電話里立即傳來一陣爽朗的笑聲,“我已經說嘛,單局長是個聰明人,不錯,正是我古某人,這一切都是我的手筆,偷梁換柱把你表妹換成你女人的就是我!”單建強的五官一陣扭曲變形,變得極為猙獰,握著電話的手也不禁抖了起來,“姓古的,你,你為什么要這樣對我?”古楓失笑,“單局長,你這話問得有些幼稚了吧,我針對你還需要理由嗎?”單建強唯之語塞,是的,他要對付自己,確實不需要理由了,因為是自己先向他發起挑釁的。頓了頓,古楓才道:“好吧,你一定要讓我說個理由的話,我只能說,你雖然沒有把你的表妹當作人,只是把她當作一個可以利用的工具,可是我當她是人,而且我已經上過她,她就是我的女人,既然她是我的女人,我就不可能讓別人染指她。”“可是……”

    “可是什么?”古楓冷笑著打斷他,“你是不是想說,可是花姐是無辜的?如果你這樣說的話,那真是太可笑了,花姐無辜,難道葉媚就不無辜?單建強,我勸你別怨天尤人了,所有的罪孽都是你一手造成的,你自己種的惡果,你就自己吃吧!”單建強不愧是實力派的演員,盡管心已經涌現出無限殺機,但還是平靜的問:“姓古的,你到底想怎樣?”古楓淡淡的道:“你這么聰明的人,怎么會不知道我想要什么呢?”單建強冷哼道:“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蟲,我怎么知道你想要什么?”古楓失笑,“單局長,咱們又不是情侶,你覺得這樣打情罵俏有意思嗎?”單建強無法欣賞他的這種幽默,而且此時此刻他一點開玩笑的心思都沒想,語氣冰冷的道:“你想要什么,直接說,別跟我繞圈子。”“單局長,我最討厭那種攥著明白裝糊涂的人了,不過你一定要這樣裝,我就只好直白一點,我問你,你為什么要跟我過不去,為什么一次次設計陷害我!”單建強沉吟一陣,一字一頓的道:“因為你害死了我弟弟!”“嘖嘖!”古楓搖頭嘆氣,“單局長,你弟弟的死是他咎由自取,和你頭上帶綠帽的原因是一樣一樣的。

    你怎么可以把它算到我頭上呢?好吧,你真的要這樣說,我只說承認這是其一部份,一小部份,還有呢?”“沒有了!”單建強說著又再次咆哮起來,“你認為這個理由還不夠嗎?”“單局長,如果你再這樣敷衍我,我們就沒有談下去的必要了!”“不談就不談,你以為我真的怕嗎?你就算把視頻散撥出去,又和我有什么關系?有誰知道花姐是我的女人,弄來弄去,只不過是弄得花姐丟人現眼,趙學彬身敗名裂而已,我有什么損失?相反的你害得趙學彬丟官罷職,這樣的結果反倒是我喜聞樂見的!”“嘖嘖!”古楓再次搖頭嘆息,“單局長,我只能說,你是我在這個世上見過最不要臉的人。我長這么大,真的沒見過像你這么不要臉的人了!”單建強漠然的道:“臉皮多少錢一斤,在你饑寒交迫的時候,能當飯吃嗎?在你倒霉淪落的時候,能當作救命稻草嗎?”這話,是有道理的,但并不是古楓贊同的,他長嘆一口氣道:“單局長,話不投機半句多,我覺得和你之間已經沒有什么好說的了,我只能奉勸與警告你一句,你最好老老實實的把一切都告訴我,否則你會比今晚更加后悔!”

    單建強心頭一驚,問:“你什么意思?”古楓十分可惡的送他最后一句:“你猜猜!”“等等!”單建強突然急聲喊了出來,因為他的腦海里突然浮現出那本小小的,不是太厚,卻記栽著各種致命交易的賬本,只是當他喊出聲的時候,電話那頭已傳來了忙音。再往回撥的時候,那頭只傳來一個機械的女音:“對不起,你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請稍后再撥!”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