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53-4701618/

學院 第三百九十三章 很簡單很直接
    韓宇勛去醫院檢查

    醫生給他開了一堆的檢查單,X光,B,CT,甚至是核磁共振都開了一張

    檢查完了之后,醫生終于給他下了診斷,皮外傷,休息個一兩天就好了

    韓宇勛也是這樣認為的,可是心里又隱隱感覺不安,仿佛漏了什么似的

    到了第二天夜里,他把自己的女秘書招來之后,才終于知道大事不妙

    他,竟然不行了

    不管嬌艷欲滴的女秘書使出何種招數,他始終沒有反應,一點反應都沒有

    韓宇勛急得上竄下跳,暴燥如雷,可是不管他急不急,不行就是不行

    女秘書好心的安慰道:“韓總,別著急,或許是最近壓力太大了些不要緊的,過兩天就好了”

    韓宇勛不認為是壓力的問題,從前他不管有多大的壓力,在這個事情上是沒有問題的

    把秘書趕走之后,韓宇勛沉思了一下,拿車鑰匙出門,可是一連去了三個地方,找了三個女人,結果都一樣,他真的不行了

    無眠又頹喪的一夜過去后,天一亮,他就趕緊的去了醫院

    關系到下半身性福,他怎么敢耽擱

    掛了男科專家,三兩下診斷就出來了,他患了陽痿,而且還是原因不明無法治愈的陽痿

    得知了這個結果,韓宇勛徹底的心涼了

    只是好好的,他怎么就突然陽痿了呢?

    思來想去,僅僅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被人在混亂趁機踢的一腳,導致他變成這樣子可是如果真的是這樣,醫生不可能檢查不出來的啊

    其實,韓宇勛的猜測是對的,但只猜對一半他之所以變成這樣,都是晏曉桐那一腳引起的如果是普通外傷,那醫生自然是能夠檢查出來的,可問題是晏曉桐的這一腳極不普通,不但蘊含內力,還專門對著筋脈去的,所以盡管韓宇勛挨了這一腳后,下身只有一點麻痹的感覺,實則筋脈已經毀損,換而言之,那就是他有鳥也沒得用了

    韓宇勛當時挨這一腳的時候,腦袋正七葷八素,只依稀記得是個從外面沖進來的女人,至于長什么樣,他記不得,王旻誥也記不得

    所以,韓宇勛把這筆賬通通都算到王凌與古楓身上

    尤其是古楓,若不是半路殺出來,他已經把生米煮成熟飯還有他這個影響重大的婚姻,如果不是古楓橫插這么一腳,王凌應該早就帶上他的婚戒了

    韓宇勛恨古楓,比任何時候都要恨

    仇恨可以讓人喪失理智,可以讓人泯滅良知,而韓宇勛從來就不是個善男信女

    他要讓古楓死,比從前任何時候都想

    ……………………………………

    下午四點四十分了

    XNP公司五點半下班,這個時候向斯藝也準備安排晚上的節目了

    她是個都市女郎,喜歡豐富多彩的夜生活,尤其重要的一點是,她離不開男人

    當她掏出手機準備安排約會的時候,桌上的電話卻響了,顯示秘書專線

    向斯藝伸手摁下免提,頗具威嚴語氣的問:“什么事?”

    秘書恭敬的道:“向總,外面有個男人要見你”

    向斯藝又問:“有預約嗎?”

    秘書道:“沒有”

    “沒有預約不見……”向斯藝說著就要掛掉電話,可是想了一下又道:“哎,等等,你說是個男人?”

    秘書道:“是的”

    向斯藝問:“什么年紀?”

    秘書沉吟了一下道:“二十到二十一歲那樣子,很高大,很帥氣,打扮很得體,哦對了,向總,他說他姓甘”

    向斯藝終于來了點性趣,盡管她并不記得自己什么時候認識姓甘的男人,但她喜歡年輕的男人,尤其又年輕又高大又帥氣的那種

    年輕男人的恃久度雖然不怎樣,但勝在戰斗力強勁,個別的甚至可以從天黑折騰到天亮,不像那些老家伙,和她過一夜,半個月都不敢接她的電話

    向斯藝沉吟了一下道:“讓他進來”

    掛斷了電話,不一會兒敲門聲響起

    秘書把一個斯儒雅的年輕男人讓了進來

    向斯藝看看這男人,感覺面熟,想了好一陣,才霍然回想起來,“小甘?”

    小甘,甘司鯢,古楓的隨口胡諂的一個假名

    古楓笑道:“可不就是我嘛”

    向斯藝也顧不上再安排約會了,站起身來上上下下的打量古楓,嘖嘖的贊道:“人靠衣裝,馬靠鞍,你這換一身打扮,我都認不出你了”

    古楓干笑道:“向總客氣了”

    這一次古楓不是來冒充電信維修工的,所以神態舉止淡定從容許多,而這個是屬于他本來的氣質

    向斯藝不由又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他一翻,看他身上的這套衣服,顯然不是一個普通電信員工能買的起的,不由就道:“小甘,換工作了?”

    古楓搖搖頭,“沒有”

    向斯藝又問:“那你這次來找我有事?”

    古楓點頭,“有點事找你談談”

    向斯藝看看表,離下班還有一些時間,于是就道:“那請坐”

    古楓搖頭,“我要和你談的事情很重要,在這里談不方便”

    向斯藝微皺一下眉,雙目直視古楓,竭力想要從他的眼神瞧出點什么,以女強人自居的他喜歡自己把握節奏,不太喜歡這種唐突與孟浪的男人,只是看了一陣,她有些茫然,從這個男人的眼里,她看不出什么

    她想要拒絕這種計劃外的約會,可是想起那天在洗手間的情景,想到這男人本錢雄厚的體魄,忽然又改變了主意,婉然一笑道:“那行,咱們換個地方不過你可能要等一下,我手頭還有一點重要的工作”

    向斯藝的工作很多,但并沒有特別重要的,她之所以這樣說是存心故意的,你不是興沖沖的來找我嗎?我就晾你一下

    這一招,是向斯藝最喜歡玩的欲擒故縱

    古楓抬腕看了看表,神色平淡的點了點頭

    這個不經意的動作,使得向斯藝的表情滯了下,依稀記得上次古楓來修線的時候也帶著表,不過她并沒有多留意,以為充其量就是百來十塊的電子表罷了,可是這次古楓以完全不同的姿態出現在她面前,不由就格外起注意起他,這一看才發現他手上帶的那款是百達翡麗

    這種表,就算是山寨版都要上啊如果是真的,那就有些不得了,因為便宜的最少幾十萬,貴的成百上萬,絕對不是一個普通電信維修工可以戴得起的

    這會兒,向斯藝除了對他的下身外,總算在其他方面來了點興趣了

    有了這個心思,向斯藝就沒有太過為難,草草的簽了一些件后,和古楓一起下樓

    只是當她要去地下停車場取車的時候,古楓卻攔住她道:“坐我的車”

    “你的車?”向斯藝有些疑惑,摩托車,還是自行車?

    “就停在外面”古楓朝大廈外面的停車位指了指

    向斯藝有些好奇,抱著看看的態度跟著他走了出去

    只是當古楓按下手的防盜鑰匙,路邊的一輛車響起來的時候,她卻不由再次滯住了

    她原以為,古楓能開的車,縱然不是摩托或自行車,充其量最多也就是捷達或寶萊什么便宜車,可抬眼一看,那是一輛黑色的悍馬,而且明顯是經過精良改裝的悍馬

    這種車,縱然是裸車就上百萬,何況是精良改裝過的

    向斯藝沒看錯,這輛車確實價值不菲,因為它是散架之后經過秘密部門重弄出來的,可說是全車改裝翻,全手工打造出來的精品又豈是普通悍馬車可以相比

    古楓很有紳士風度的替向斯藝拉開車門,“向總,請”

    向斯藝有點暈呼,因為她不知道這個小甘到底搞什么飛機,你一個小小電信員工,這派頭也充得太大了一點

    兩人上了車后,古楓就徑直開車前行

    向斯藝忍了一陣,終于忍不住問:“小甘,你要帶我去哪里?”

    “到了你就知道了”古楓應了一句,又笑起來問:“怎么?向總擔心我使壞”

    向斯藝也笑了,“我才不擔心呢,你有多壞,我又不是沒親身感受過”

    小說閱讀下盡在快小說多:http:///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