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53-23281/

學院卷 第六百二十三章 私下談談就好
    餐桌上。

    一對男女各懷心事的吃著晚飯。

    人太少,氣氛也不浪漫,所以這飯菜也顯得有點清淡無味。

    正在這個時候,外面的大門被人敲響了,確切一點來說是被砸響了。

    古楓眉頭微緊,咱家的門雖然不太值錢,可是弄壞了那還是要賠的!

    瞟了金鎖一眼,金鎖自然識趣的放下碗筷出去應門,陪床這種事情她雖然不愿意,但迎來送往卻是她的份內的活兒,不勤快點的話,萬一大少爺興起,又要跟她玩直銷怎么辦啊!

    古楓卻仍是不緊不慢的吃著自己的飯,還是那句話,天大的事,也不關他飯事!

    然而沒一會,金鎖卻慌里慌張的跑回來叫道:“少爺,不好了不好了!”

    “淡定點,淡定點!”古楓擺手,問:“怎么不好了!”

    都沒有蛋,怎么定啊!你以為我是你啊!金鎖跟得古楓久了,多少也被感染一些不良習性了,下意識的如此想。

    “外面來了好大一群人!”金鎖不是小白臉,但這會兒小臉卻有點白。

    “哦?”古楓眉頭皺得更緊了,是誰活得不耐煩,敢到太歲頭上動土了?

    “少爺,你趕緊出去看看啊!”金鎖見古楓竟然還在不緊不慢的吃著飯,不由就催促道。

    “好吧,去看看!”古楓扒完碗里最后一口飯,然后擦了擦嘴,這才施施然的走出去。

    到了門外,果然看到不少人站在外面,可是要說一大群人,那明顯有點夸張,不就是二三十號人嘛!

    “金鎖,以后跟著少爺我,真得學淡定一些,這么幾個人就把你嚇得慌里慌張的,以后怎么跟著少爺混大場面啊!!”古楓淡淡道。

    我只是做個丫環罷了,又不是做打手,要那么淡定那么強大干嘛呀,真是的!金鎖暗里噴古楓一句。

    古楓卻沒管她瞎想什么,人已經迎上前去了,直到這會兒他才看清楚為首的是兩個兇神惡煞的女人,正橫眉叉腰的怒瞪著他。

    古楓愣了愣神,然后風清云淡的笑問:“怎么地?想要咬我?”

    “姓古的,你什么意思?”那皮膚雪白得猶如凝脂一般的女人上來就戳他的胸口。

    古楓竟然一反常態的沒有反手,只是摸不著頭腦的問:“我什么意思啊?”

    “哼!”女人冷哼一聲,雙眼噴火的瞪著他。

    古楓看看她,又看看她身旁的另一個女人,還有她們身后的一大群人,“我怎么招你們了,竟然帶著這么多人找上門來了!”

    “今天你要不給我個交待,別說是找上門來,我把你家給砸了都敢!”女人的臉紅紅的,以往是羞,這會兒明顯是氣。

    “喲喲,這么大的火氣?又要喝涼茶了?”古楓笑問。

    “喝個屁!”女人冒火的罵道。

    金鎖看著那個女人,不由佩服她的勇氣,敢跟我家的惡少叫板,你是誠心來找推的吧!

    其實,她哪里知道,這女人早就被她家少爺推了又推,推了再推了。

    這領著一大幫子人找上門來的兩個女人,不就是白姨和齊冰清嘛!

    古楓揮手,淡然道:“先叫他們退下,有話咱進去說!”

    白姨心中窩火,竟然不聽他的,悶聲不響的杵在那里,倒是嫂子齊冰清較為柔婉,雖然心中有氣,但也揮手示意下面的人退下。

    當那幾十號人全都消失的時候,金鎖才發現,自家的圍墻下竟然停了整整一列的車隊。

    也是直到這個時候,古楓才看見躲在最后面,閃閃縮縮不敢見人的李嘯瀾。

    李嘯瀾明顯不敢面對古楓,目光游移閃爍,可這會兒想逃明顯是躲不掉了,只好低聲喊了句:“楓少!”

    古楓點點頭,卻還是滿頭霧水,這玩的是哪一出呢?

    看著還在那里氣呼呼的白姨,他就伸手強硬的將她拽進了院里。

    關上了大門,他才扔開白姨的手,低聲問:“你發什么神經?”

    “我發什么神經,我問你發什么神經才對!”白姨被他這樣一喝,更是氣不打一處來,“我好不容易讓李嘯瀾在華怡上了位,你憑什么又將他調回來?”

    說起這個,齊冰清也是滿腹怨氣,“楓少,李經理和我,現在已經是白姐的左膀右臂,你突然間把他給調走,那不是斷了白姐一條臂膀,她能不惱火嗎?”

    古楓啼笑皆非,鬧了半天,原來是這么一回事。

    不過李嘯瀾在華怡的重要性,他確實是不小心給疏忽了。

    其實,不只是他,就連金鎖也很是哭笑不得,她以為今晚肯定有一場大戰呢,誰曾想鬧來鬧竟然還是少爺的家事。

    金鎖現在已經被攪得很迷糊了,她這個少爺的家業到底有多大呢?今天來的人物,可是個個都非比尋常啊。一會兒新銳鋒,一會兒華怡,一會兒又是民興藥業,她都快暈了。

    心中雖然有疑問,但既然來的全都是少爺的人,她也沒有什么好擔心的,趕緊的做好自己的份內事,請眾人在院中落座,趕緊的端茶遞水,拿水果點心。

    白姨坐了下來,臉上怨氣不減,沖古楓道:“華怡是你的,真正的老板也是你,你對一切都有決斷權,可是我怎么說,也在前面給你做牛做馬,為你拼死拼活,給你賣命,就算真沒有什么功勞,那也有苦勞是吧,你事先跟我說一聲,你真的會死嗎?若不是李嘯瀾說他要回關內,我還被蒙在鼓里呢!”

    “我哪想到你的反應會這么大啊!”古楓很婉轉的說道,其實他是沒想到李嘯瀾對白姨的作用有這么大。

    “你硬是要拆掉我一條臂膀,我一點反應都沒有,我是死人啊!”白姨怨氣沖天的道。

    古楓聽了這話,不由的看向李嘯瀾。

    李嘯瀾一直垂著頭,沒敢看古楓,可是這會兒也能感覺到他的陰沉目光,趕緊的解釋道:“楓少,早上我收拾了東西準備進關向你報到的時候,恰好遇到了來找我的白總,她問我去哪兒,我以為你已經跟她說了,所以就如實相告,沒想到,她和齊副總當下就把我給攔下了。”

    古楓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這件事情,他確實是做得冒失了一些,于是就放緩了語氣對白姨道:“白姨,這件事情沒跟你商量,是我的不對,可是我要接手新銳鋒,我也需要人啊!”

    “什么?”聽了這話,所有人都吃了一驚。

    “你要接手新銳鋒?丁寒涵放手了?”白姨問道。

    古楓苦笑,什么叫丁寒涵放手,她一直就想著把新銳鋒這個燙手山芋扔給自己。

    “你要接手新銳鋒,需要人,我可以理解,可你手下大把的人任你用,你干嘛非得給我搶李嘯瀾呢?”白姨又道。

    “但我能信得過的,卻只有我這個師兄啊!”古楓直言不諱的道。

    李嘯瀾撓了撓鼻子,不免苦笑起來,自己什么時候成了個香餑餑了?

    “我不管你,反正你要是敢搶我的李嘯瀾,我就不做這個總裁了!華怡還給你,你愛怎么折騰就怎么折騰吧!”白姨負氣的扔出一句。

    這話一出,全場皆驚。

    什么叫你的李嘯瀾啊?不但古楓郁悶,李嘯瀾自己也咳了個半死。

    看著小師弟愈發陰沉的臉色,他真的很想大聲說,我是冤枉的,我和你的女人一點曖昧關系都沒有啊!

    感覺頭上有點綠的古楓終于發火了,“白姨,你要是這樣脅迫我的話,那李嘯瀾我還非得調進關不可!”

    “你——”白姨被氣得直跺腳,卻又無可奈何,只能站起來拿著包就要走人。

    古楓卻立即拽住了她,不理還在發著脾氣不停掙扎的白姨,反倒是轉過臉對眾人說:“你們先坐一下,我要跟白總裁私下好好談談。”

    說罷,這就強硬的拽著白姨往屋里走,白姨不愿,他就索性攔腰將她抱起,扛進了屋里…

    眾人面面相覷,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那兩位進了屋后,半響都沒有什么動靜,但過了一陣,卻隱隱又傳來一陣似有似無的聲響,認真聽一下,卻又什么都聽不清楚,這就沒有再管他們,有一搭沒一搭的在院中聊了起來。

    金鎖伺候在旁,除了添茶遞水,并不多言語什么,后來趁著加水的空檔回了一趟屋里,出來的時候竟然臉紅耳赤,也不知道她是聽到了什么,還是看到了什么。

    過了大約一個多小時,古楓和白姨出來了。

    雖然還是一前一后,誰也不理誰的樣子,但誰都能看得出來,他們好像已經商量過了呢。

    到了近前,大家都明顯看到,白姨盤起的秀發有幾絲紊亂,衣裙也微有皺折,那張白皙俏美的臉上也帶著兩團紅潤。

    “嫂子,咱們走吧!”白姨低聲的喚了一句。

    “走了?這就走了嗎?”齊冰清疑惑不解的問,不是說好了進關來找古楓算賬的嗎?這賬不是還沒算清楚嗎?

    “不走還在這里過夜嗎?”白姨白了她一眼。

    過夜?齊冰清的眼睛亮了亮,這倒是個好主意,她還沒在楓少家過過夜呢?只是她有點擔心楓少家里的母老虎罷了。

    “那,李經理呢?”齊冰清猶豫著問。

    “他留在這里吧!”白姨嘆一口氣,幽怨的看了眼古楓,“就借給他用一段時間好了!”

    借?用一段時間?我成什么東西了我?李嘯瀾淚流滿面的想。

    “為什么啊?”齊冰清極為費解的道。

    “你想知道為什么?”白姨平靜的問。

    “嗯!”齊冰清用力的點頭。

    “你跟他進屋去商量一下,你就知道為什么了!”白姨沒好氣的瞟她一眼道,末了又問:“你想去嗎?”

    “我……”齊冰清看看臉上仍殘留著潮紅的白姨,又看看面帶邪笑的古楓,心中一寒,趕緊的搖頭道:“還是改天再談吧!”

    “…….”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