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53-23156/

學院卷 第五百一十六章 絕美女人
    受了一肚子氣的麻由妃美回到田中集團,自然是大發雷霆。

    整棟樓層都是她的河東獅吼,弄得下屬們個個噤若寒蟬,面面相覷,總裁大人難道是每個月那幾天來了嗎?

    等到辦公室的動靜稍為平靜之后,增田陽太這才壯著膽子走了進去。

    增田陽太是田中集團董事會成員,同時也是麻由妃美的父親得力心腹,他之所以在田中集團中,一,是為麻由妃美出獻策,二,也起到監督的作用。

    “妃美,這是怎么了?”增田陽太故作什么也不知的輕聲問。

    “陽太叔,你不知道,那個華怡實在是欺人太甚了!”麻由妃美坐在一邊,委屈的把自己在華怡集團受的委屈倒苦水似的一股腦的全倒了出來。

    增田陽太聽完后,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張嘴勸慰道:“妃美,你別生氣嘛,拿別人的錯誤來懲罰自己,不值當嘛!”

    “我也不想生氣,可是咱們大和民族如此偉大,走到哪里,別人不是卑躬屈膝的,要小心的看我們的臉色,可是到了這里,卻是處處受人欺凌。換作我們要低三下四,委曲求全,偏偏他們還百般刁難,想想我就窩一肚子氣啊!”麻由妃美恨恨的道。

    “妃美,你想開一點吧,今時不同往日啊!”增田陽太說著,沉吟了一下,也是緊鎖了眉頭道:“不過深城這個格局,也真是怪異,他們竟然如此的團結一至來對付我們,這實在是不可思議。”

    “哼,團結?”麻由妃美冷哼一聲,不屑的道:“商人唯利是圖,哪有人眼睜睜的把送上門的錢財往外推的道理,我看他們團結倒是未必,迫于華怡的淫威才是真的。”

    增田陽太深表贊同的點頭,“這話說得也不無道理,這些天,我悄悄的去了解過,華怡現在做的雖然都是正當營生,可是他們的人,幾乎全都是黑社會出身,究竟是真的在做正行,還是用正行來摭掩不法勾當,誰都不得而知,不過他們的勢力如此巨大,幾乎滲透到關外的每一行每一個地方,讓人敬怕到愄懼的程度,別的商人不敢跟我們合作也是情有可原的,錢雖然每個人都喜歡,可是誰都怕有命拿沒命花啊。”

    “你的意思是說,如果華怡直的要和我們一味作對到底的話,關外將不會有咱們的立足之地?”麻由妃美疑問。

    “恐怕是這樣!”增田陽太臉色慘然的點頭。

    “既然關外不行,那你的意思是,我們向關內發展?”麻由妃美又問。

    “關內就更困難了!”增田陽太搖頭,“你別忘了,關內還有個比華怡更強大的新銳鋒呢!華怡雖然摭摭掩掩的有黑社會的可能,可是新銳鋒的前身,擺明了就是黑社會啊!”

    “這些可惡的地頭蛇!”麻由妃美恨恨的拍了一下桌面,嚯地站起來,面色陰沉的道:“既然他們一味要跟咱們玩陰的,那咱們就跟他們玩陰的。”

    增田陽太被嚇了一跳,問:“妃美,你要做什么啊?”

    “惹得我火起,大不了就把麻由本二及山田組分部全都合并到田中集團,他們要跟咱玩黑的,咱們就跟他玩硬的。”麻由妃美咬牙切齒的道。

    這可使不得!”增田陽太連連擺手道:“妃美,你知道家族為什么要成立田中集團嗎?那是因為大家都知道,家族中見不得光的生意實在太多,想要在這個地方開設一片凈土,以便所有見不得光的黑錢都通過田中的清洗而變得光明正大,如果你這樣一搞,那田中就變得不黑不白,田中集團的成立也沒有意義了!”

    “陽太叔,這也不行,那也不行,到底怎樣才行嗎?”麻由妃美苦惱的道。

    “反正,除了這個辦法,別的都可以試下!”增田陽太說著,沉吟了一下又道:“妃美,你也不要太急,那個華怡的大老板今晚不是約了你見面嗎?像你說的,商人都是唯利是圖的,這個時代,已經沒有哪個商人單純是為了某種情結,無緣無故的打壓我們田中的,他要和你見面,肯定是要和你談條件的,如果不是很苛刻的話,你就答應了他。這樣的話,或許事情還是有轉機的!”增田陽太道。

    “如果他的條件實在苛刻呢?”麻由妃美問道。

    “這個……”增田陽太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了,想了好一陣道:“如果是那樣的話,看來只能向中太社長求援了。”

    “不!”麻由妃美搖頭,語氣堅決的道:“來之前,我可是向父親立了軍令狀,一定會把田中做得好好睇睇的,現在雖然暫時遇到了困難,但還沒有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就像陽太叔你說的,華怡這個大老板要見我,肯定是為了談條件,想從咱們田中撈到好處,我今晚就去會會他。”

    是夜,華美夜總會。

    麻由妃美這次來的時候,再不像原來去拜訪華怡集團時那么的低調,畢竟夜總會這種地方,充滿紙醉金迷,也充滿曖昧風光,而對單身女仕而言,那也是相當危險的。

    麻由妃美,一個可以帶給人無限遐想的名字,一個性感至極的女人,當她從那款勞斯萊斯幻影中輕盈的走下來的時候,后面的一例車隊中,大批的保鏢也齊齊下車,跟了上來。

    艷光四射的女人被一色黑色西裝的男人簇擁在中間,身上的神情是那么的驕傲與冷漠,瞧她的模樣,一點也不像是來赴約,倒像是上門來踢館打碴似的。

    她的出現,自然引起一片騷動,大堂經理帶著一班保安很快的出現,得知這位禍國殃民級別的美女是來赴約的時候,又恭敬的把她迎了進去。

    報了包廂號之后,經理把她帶領到一個高級豪華的p包廂門前。

    麻由妃美輕輕的敲了敲門。

    “進來!”里面傳來一聲低沉的男聲。

    麻由妃美整了整裝容,這就推門走了進去,那班保鏢自然也貼身跟隨。

    在看到是這么個豪華大包廂的時候,麻由妃美原以為里面有很多人,可是推開門之后,她才發現,包廂里僅僅坐著一個男人,看不清楚相貌,甚至連高矮胖瘦都看不到,因為這個男人是背門而坐的。唯一的感覺就是,這個男人很年輕。

    “請問,你就是華怡的老板嗎?”麻由妃美張嘴問道。

    “是的!”男人頭也沒回的應了一聲,隨后問:“麻由妃美小姐到哪都是帶著這么一大班人的嗎?”

    麻由妃美秀眉微皺,這男人的聲音有點耳熟啊,自己好像在哪里聽過呢,可是到底在哪里,她又一下想不起來,想了想,回頭朝保鏢們揮了揮手,“你們在外面等!”

    “可是……”為首的那名特席保鏢猶豫的張了口。

    “少咯嗦!”麻由妃美不容商量的冷喝。

    一班保鏢這就退了出去,像是門神般守在緊閉的門外。

    所有人都退下之后,那個男人這才緩緩轉過身來。

    當二人終于面對面的時候,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同時都是一呆。

    不用問,這個華怡的幕后老板,自然是古楓古大官人,雖然已經已經是第二次見到這個女人了,早在心里已經做好了準備,可是當他終于看到她的時候,卻還是不免心醉,這個尤物一樣的女人,確實有迷死人不償命的姿本啊,如果她肯對哪個男人巧言令色的話,這個男人肯定就會變毫不猶豫的變成飛蛾撲火的。

    古楓早已不是沒見過女人的那種愣頭青,他見過女人,而且與他有過肌膚要親的女人,全都是國色天香,可是當他看到麻由妃美的時候,卻也忍不住暗叫救命,在心里把阿彌紽佛顛過來倒過去的念了又念再念,才勉強控制住洶涌的**。

    麻由妃美也同樣的驚愕,因為她真的沒想到,這個華怡的幕后老板,竟然就是那個給自己堂叔治病的醫生。

    在看到古楓的那一瞬間,她還以為是搞錯了,自己進錯了房間。可是當她看清古楓臉上那微微錯愕卻毫不意外的表情,又不免疑惑。

    “你真的是華怡的大老板?”麻由妃美不太肯定的道。

    “我也很想自己不是,不過很不幸,我確實就是你要見的人!”古楓做了好幾次的深呼吸,這才讓自己平靜下來。

    麻由妃美走了過來,走得很慢,到了跟前的時候,古楓卻是不免心神一蕩,因為這下他終于見識到什么叫做暗香襲人,她身上的所用的是香奈爾五號,獨有的花香,精致的詮釋了女性特有的嫵媚與婉約。

    這是一種很獨特的香味,這也是一種讓人難忘的香味,這更是一種催情的香味,古楓一點也不喜歡這種無力抗拒的感覺,縱然強自鎮靜,氣息卻仍顯紊亂。

    英雄難過美人關,這一下,古楓真的感覺自己是個徹頭徹尾的英雄了。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