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38-883779/

第四南岳起風云 0400 身份來歷
    克瑞特的目的,所有人都禽畜明白,可是又無可奈何。

    在梅琳的父親,出征之前,他就清楚的知道,克瑞特的不良居心。

    只不過,畏于梅琳父親的爵位,使得克瑞特不敢而且在梅林父親,成為一個偏將之后,克瑞特更是不敢

    畢竟一個手握兵權的將領,看到比他這個的鎮長,更加令人敬畏。

    不過,古德國的勝利,卻是以數以百萬的士兵陣亡所換取來的,梅琳的父親,便是其中一個。

    “這是我們家族的祖屋,絕不容許你胡來。”梅琳已經拔出自己的武器,雖然她不會武技,可是她已經別無選擇。

    “膽敢持武器對本鎮長,全部給我帶回去,這個xiǎo丫頭不要傷到,回府后本鎮長會親自調教她,讓她知道古德國的律法。”克瑞特就是在等梅琳動手。

    事實上狗屁的塑建雕像,與他半點關系都沒有,他只不過是隨意的找一個借口,占用梅琳的家宅,然后bī他們動手。

    到時候他更可以名正言順的抓捕梅琳,到時候想怎么處置梅琳,自然是由他自己說的算。

    突然,mén外走來三個人,一個少年的身后,跟著兩個五大三粗的大漢。

    “請問,這里是梅達深偏將的家嗎?梅琳xiǎo姐在嗎?”方云看了眼四周,又看了看梅琳。

    這幾日來,他一直在按照地址上的位置,跑遍大半個古德國。

    對于一些有需要幫助的,方云會竭盡所能,給予幫助,而對那些家境還算可以的,方云也會給予他們選擇”是跟隨他回皇城,還是另有打算。

    方云并不打算強人所難,這是第一百個陣亡將士名單中的最后一個地址。

    “我是梅琳,家父正是梅達深,請問您是?”梅琳看向方云,眼中lù出一絲詫異。

    滾一邊去,這里沒你說話的地方。”克瑞特怒斥一聲。

    聽克瑞特的話,方云身后的兩個當時就已經火大起來,準備要動手。

    方云揮了揮手,阻止兩個貼身shì衛的意圖,而是將目光落在克瑞特的身上:“你是誰?”

    “老子是鎮長子識相的就給我滾遠點,這里的事情”不是誰都可以參合的。”克瑞特毫不客氣的叫嚷道。

    的鎮長,就敢如此放肆嗎?”方云看了眼克瑞特,輕笑著搖了搖頭。

    的鎮長你可知道我是哪個家族的嗎?我可是皇城克蘇家族的人子又是什么來頭。”

    克瑞特得意的說道,雖然他只是克蘇家族的旁枝,可是卻因為他的來歷,使得驟變一些城鎮的貴族”都對克瑞特敬畏有加”即便一些爵位比他高的貴族,都不敢輕易得罪他,或者說是得罪他背后的克蘇家族。

    “克蘇家族?”方云微微撇過頭。

    身邊的shì衛立刻回答道:“克蘇家族的現任家主是克蘭三等公爵,身兼皇城稅務官。”

    “哼……知道克蘇家族,還不給我滾出去,本鎮長在這辦理公務”閑雜人等,一律給我滾開。”克瑞特看到方云三人,知道他好來歷,不由得更加得意。

    “三位,這里與你們無關,你們還是離去吧。”梅琳yīn沉著臉sè,看著克瑞特。

    事實上,在此之前,她還不清楚克瑞特的來歷,一直聽說他的家族在皇城,是一個大家族,可是如今才知道,其家族是克蘇家族,而且家主更是公爵爵位,這在她看來,簡直就是龐然大物。

    “梅琳請您放心,我家大人是專mén來找您的,不論您有什么麻煩,都只管與大人說,大人一定會為您做主。”shì衛說道。

    “你們到底是什么人,千萬不要逞英雄,給自己的家族帶來滔天大禍!”克瑞特發現,三人在知道克蘇家族后,居然絲毫沒有恐慌,依然面如常sè,這讓他的心中,隱隱有一些擔心。

    不過轉瞬間,他又想通了,如果梅琳的家族,真的認識什么大貴族的話,根本就不可能忍氣吞聲這么多年。

    這三個人多半是虛張聲勢的,甚至可能是梅琳找來,故意在這演戲的。

    “麻煩,我的確怕麻煩。”方云看了眼克瑞特:“去將他們家族的家主找來,如果兩個xiǎo時內,沒有趕到的話,那他就不用做這個稅務官了。”

    兩個按照shì衛的速度,趕回去至少就要一個多xiǎo時的時間,跟不要說再回來了。

    克瑞特真的有些怕了,看了眼方云:“算你走運,本鎮長今天還有事,就不奉陪了!”

    只是,另外一個shì衛已經攔在克瑞特的去路:“大人還沒讓你離去。”

    梅琳有些愣,她可不知道,自己的父親認識什么大貴族,可是看方云的架勢,似乎真是哪個大家族的子嗣,不然的話,怎么可能有如此底氣,敢于阻攔克瑞特的去路。

    “閣下,我們無冤無仇,你真想要撕破臉皮?”克瑞特惱怒的看向方云。

    “這世界,從來沒有無緣無故的恨,你覺得無冤無仇,可是在我看來,你卻是可恨系極。”方云冷冷的看著克瑞特。

    “動手,不然他還真以為本鎮長怕他。”克瑞特發起狠來,他就不信,區區兩個人,還能拿他如何,大不了下手狠一點,管他什么來歷,殺人滅口,毀尸滅跡的事情,他又不是沒做過。

    跟在方云身邊的兩個可都是jīng銳的當然了,不是方云jīng心挑選的,而是阿克特意為了給方云找兩個貼身shì從而挑選的,實力出類拔萃,更是閱歷豐富。

    眼見克瑞特動手方云沒有任何指示,shì衛已經率先動手,瞬間穿入人群之中。

    啊”…

    一連竄的慘叫傳來,一個個的打手已經被shì衛打翻在地上,而且這個似乎特別喜歡學習方云的風格,或者說是shì衛軍中,沒有一個人,不受方云戰斗風格的影響。

    全都走出手很辣,雖然沒有斬殺這些打手,可是亦讓他們一個個缺胳膊斷tuǐ。

    不過幾刻鐘的時間,一百多個打手,已經全部被shì衛打翻在地上。

    克瑞特驚恐的躲在一旁:“你們“…你們好大的膽子居然敢對本鎮長行兇,我要讓你們死無全尸!”

    “死無全尸!”shì衛冷笑的看著克瑞特:“古德國還沒有人敢如此跟我家大人如此說話,區區一個鎮長,就想要大人死無全尸,單單是你這句話就足以讓你們整個家族覆滅!”

    不過,克瑞特被困在府邸內的消息,很快就傳了出去,一個xiǎo時后,府邸外已經擠滿了一千多的民兵。

    “哼哼……”,這次我看你們如何逃走,識相的就放我出去本鎮長給你們留下一條活路。”克瑞特看到mén外已經被包圍著眾多的民兵頓時放心了許多。

    他就不信,方云他們還能chā翅而飛,只是方云卻沒理會克瑞特,而是看著梅琳。

    “梅達深只有你這么一個nv兒了嗎他還有父母或者其他人嗎?”方云問道。

    梅琳不解的看著方云,如果方云是他父親的舊識的話喜么會不知道她的家里還有幾個人,這讓梅琳不禁心里疑huò,方云到底是來做什么的。

    “沒有了,母親在一個月前,收到父親陣亡的消息,郁郁而終。”剛說到這,梅琳的眼睛就紅了一圈。

    “你是要留在這,還是隨我回皇城?”方云問道。

    “隨你回皇城?”

    一聽到這,梅琳不由得警惕的看著方云,方云淡然說道:“我曾經發誓,善待每一個為我陣亡的將士家屬,你如果隨我回城的話,我可以確保你安全,不會受人欺辱,你愿意在我的府中做事也好,愿意去學院學習也好,我都可以為你安排。”

    “大人,皇城的皇家學院,需要最低三等爵位,才可以入學,或者是家屬有超過侯爵的爵位,才能入學的。”shì衛說道。

    “以我的爵位,還不夠擔保她嗎?”方云說道。

    “大人的身份自然是夠,只是梅林xiǎo姐與您并無親屬關系。聲的說道。

    “從今天起,她就是我遠房的表姐,這個身份夠么?”方云淡然說道。

    “夠……這自然是夠。”shì衛連忙道。

    其實,以方云如今的身份,即便沒有什么關系的人,只要方云開口,恐怕皇家學院,也不可能拒絕方云的要求。

    “請問…………請問大人您是誰?”梅琳聽著他們的對話,越是感覺,方云的身份非凡。

    皇家學院她也聽說過,以前她父親還在的時候,還想著她從戰場中回來后,至少可以讓自己的爵位提升到侯爵,然后他再托關系,幫她保送到皇家學院去,可是在方云的口中,似乎皇家學院,也只是他一句話的事情。

    “人……,……

    突然,mén外傳來一陣嘈雜聲,只見先前離開的已經帶著一個胖乎乎的貴族,急匆匆的推開人群,跑了進來。

    “叔父,您來了…………克瑞特在看到克蘭到來的時候,立刻驚喜的想要沖上前。

    只是,克蘭的臉sè卻從未有過的慌張,看到克瑞特就是一巴掌,直接把他煽翻在地上。

    “叔父,您為什么……”

    可是,這時候克蘭卻做出一件,所有人都沒想到的事情,在眾目睽睽之下,就看到克蘭雙膝一彎,直接跪在方云的面前。

    “大人人不知道這畜生所作所為,他的一切與xiǎo人無關,請大人明鑒啊。”克蘭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跪在方云的面前,大聲的哭訴著。

    此情此景,頓時讓所有人目瞪口呆,克瑞特傻眼了,怎么自己的叔父,堂堂三等公爵,整個皇城比他爵位高的不是沒有,可是無一不是老態龍鐘的老頭子,而且因為掌握只稅務大權,所以即便是那些老頭子,都不可能讓克蘭低聲下氣。

    可是如今,克蘭居然在一個還沒自己一半年紀的少年面前磕頭求饒,這讓他怎么能接受的了。!。

    []

    (如果章節有錯誤,請向我們報告)

    蒲公英中文網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