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38-18017/

第二卷 雁城一霸 033 因果循環
    老瘋子低著頭,似是有難言之隱,滿臉苦澀“老朽不求能夠解脫,可是求方少爺,您看在婷婷的份上,救救她吧,老朽甘愿為您當牛做馬,報答您的恩情。”

    “你還不明白嗎,你是因她是果,救你就是救她。“方云盯著老瘋子,他有自己做事的原則,雖然這鬼面瘡難以醫治,不過總歸是有辦法。

    方云需要確認,老瘋子是否值得自己醫治,方云不會要求他是個好人,可是至少不要令他感到厭惡。

    單獨治愈婷婷不是沒辦法,甚至更簡單,簡單到老瘋子都想不到的程度。

    老瘋子沉吟半餉,目光閃爍遲疑,不時的望向藥田中的婷婷,最終收回目光,看著方云的目光中,多出幾分決絕。

    “在隱居于此之前,我本是南疆一個醫師,別人稱為我毒手怪醫,不是我自吹自擂,幾乎任何病癥到我手中,都是藥到病除……”

    老瘋子似是很得意,忍不住瞥了眼方云,繼續道:“一直到那一次……我遇到一個黑暗教會的長老,他身患一種極為罕見的病,閻魔癥!”

    閻魔癥!方云也是一愣,閻魔癥他聽說過,不過并未遇到過這種病癥,這種病在修真界并沒有,是這個世界特有的病癥。

    方云在醫書上看到過,不過醫書上對閻魔癥的描述也十分潦草,方云也無法判斷其病因與治愈之法。

    老瘋子的眼中已經沒有之前的那種自信,取而代之的是恐懼,即使時隔二十年,他依然無法驅散這種恐懼。

    “在那之前,我曾經治愈過一個閻魔癥患者,所以當那個長老找到我的時候,我還是接了下來,閻魔癥是個很奇怪的病癥,那是與墮落閻魔締約后,違逆了締約,所出現的病癥,我所采用的是以毒攻毒之法,這也是我擅長的治療之術,可是萬萬想不到,那個長老曾經中過修羅散,后來又得到解藥,解藥依然殘留在他體內,最終的結果導致長老因為受到修羅散刺激,激發閻魔喚醒,將長老的靈魂吞噬,我永遠都無法忘記,那個恐怖的景象,閻魔鏡像就在我的面前出現,黑暗的目光掃過我的身體,就如靈魂被穿透一樣,閻魔景象就在我的面前,一口一口的撕裂長老,那一瞬我仿佛聽到死亡喪鐘……”

    “那個黑暗教會的長老,在臨死前,對你下了詛咒?”方云大致上已經猜到后面的事情。

    老瘋子苦澀的點點頭:“原本我以為,我有辦法遏止鬼面瘡的成長,可是即便隱居于此,依然無法根除,而且我還要躲避黑暗教會對我的追捕……”

    “婷婷今年不過**歲,而你躲在斷崖內已經二十年……”

    “婷婷是我在八年前,在斷崖外撿到的,只是沒想到,鬼面瘡居然也出現在她的臉上……”老瘋子的臉上露出痛苦之色,臉上落下兩條渾濁淚痕:“是我害了她,或許當時我就該將她交給其他人……”

    老瘋子看向方云:“方少爺,求您救救婷婷吧,至少她是無辜的,我的錯誤不該讓她承擔!”

    “三日后,我會再來斷崖,到時候我會幫你治愈鬼面瘡,不過我也不是白給你治。”方云認真說道。

    “方少爺,您真有把握治愈?”老瘋子看著方云,即使方云說他有辦法,可是老瘋子還是忍不住懷疑,這個十幾歲的少年。

    更何況,鬼面瘡號稱不治之癥,很難想象,真有能治愈的辦法。

    “這鬼面瘡本就是因果產物,只要有因,便能治愈。”方云淡淡的說道。

    老瘋子最終還是低下高傲的頭:“多謝方少爺。”

    鬼面瘡說難治也難治,說好治也好治,鬼面瘡本是怨氣化作詛咒的惡瘤,而這怨氣只有了解其根源,才能對癥下藥,這也是方云問清原由的關鍵。

    如果老瘋子對他說謊了,那么很可能因此失敗,這之中本身也存在因果。

    三日后,方云再次來到斷崖內,老瘋子早已在斷崖外等候多時,他已經有些急不可耐,方云就是他最后的希望。

    即使這個希望十分渺茫,他也會緊緊抓住,對于自己的人生,他早已沒有任何希望,可是婷婷不同,雖然婷婷不是他的親孫女,可是面對婷婷,他卻有一種莫名的憐愛。

    老瘋子跟在方云背后,走入斷崖深處,方云似乎是在尋找什么。

    “方少爺,這鬼面瘡要如何治愈?”老瘋子希翼的看著方云。

    “等下不論看到什么,你都不要驚訝,不要出聲。”方云認真叮囑道。

    “老朽明白。”老瘋子慎重的說道。

    方云拿出幾顆能量水晶,這能量水晶中蘊藏著極為豐富的天地靈氣,這個世界的人,大多會用來恢復魔力或者斗氣。

    不過方云是以此來刻畫陣法,以他目前的修為,如果刻畫一個陣法,恐怕要累個半死,而且還不能維持太久,所以需要能量水晶來代工。

    方云所選的地方,是藥田的正中間,這里的靈氣最為濃郁。

    老瘋子就看著方云在藥田中,不斷的刻畫陣法,他看不懂方云所刻畫的陣法,不過他以為,這是什么特殊的魔法陣。

    魔法陣與修真陣法,有一些地方是共通的,而且有一些效果是異曲同工,不過模式完全不同。

    陣法講究的是紋理以及天地靈氣的共鳴,這之中涉及極為復雜的修真理論,方云浸淫數百年,才有所成就。

    相比起來,魔法陣就簡單許多,只要幾年的學習,便有所小成。

    老瘋子隱隱的感覺到,方云所刻畫的這些奇異紋路,隱隱散發一種他所不理解的能量波動。

    他從未感覺過如此奇異的能量波動,這種能量波動,似是在自己意識中不斷的回蕩。

    其實,方云所刻畫的乃是通靈陣,專門召喚怨靈,這種陣法并非高級陣法,地球上許多江湖術士,經常以此召喚亡魂,可是卻長長招來惡鬼。

    當然了,方云不是江湖術士,即使他現在的修為不過凝氣初期,可是其對陣法的掌控力,沒有退步。

    半個小時后,方云抹了把額頭汗跡,長長松了口氣,轉頭望向老瘋子。

    “你準備好了么?”方云問道。

    老瘋子看方云如此慎重,微微點點頭:“老朽已經準備好了。”

    []

    (如果章節有錯誤,請向我們報告)

    蒲公英中文網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