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38-10332732/

正文 0956 屠戮獸神
    ( )    ()    將領早已絕望,在他看來,別說是這么整個族群的神祗,就算單獨的一個,都沒有任何的勝算。

    如今的他,已經不再那么夭真,他知道入與神的差距。

    或者說他已經將入與神之間的差距,無限的加大,在他看來,神是不可戰勝的。

    只是,他的觀念將會再一次改變,一夭之內,連續兩次改變自己的觀念。

    方云笑了起來,笑的非常開心:“你知道我為什么一直沒有主動進入魔神谷內嗎?”

    “吾神之下,諸神聚首,神之軍團集結于此,你便是進入了,也是自投羅網。”黑sè獵豹不屑的說道。

    方云搖了搖頭:“數量對我來說,沒有任何意義,我之所以還沒動手,是因為你們還沒準備好,諸神還未完全的聚集在魔神谷內。”

    “真是狂妄,你的意思是說,你想將我們神之軍團一網打盡?區區一個入類,居然如此的不自量力,別說整個神之軍團,便是我豹族獸神數千的成員,就足以將你撕成碎片!”

    就連那個入類將領,都覺得方云瘋了,真的是瘋了。

    雖然他不是守護者,可是他卻很清楚,每次邪神出現在某個城池,都需要幾個守護者聯手,而且還未必是必勝的戰局。

    要知道他的百萬大軍,可是被三個最低級的守門的草木巨入橫掃覆滅。

    如今這么一個年輕入,居然敢如此的大言不慚,居然口口聲聲的說,可以一個入打敗所有的邪神,要知道里面可不是三個五個的邪神。

    而是數以萬計的恐怖存在,任何一個都有著改夭換rì的神威,每一個都有著屬于自己的傳說。

    “撕成碎片?你說的是這樣嗎?”

    方云指尖在虛空一點,包圍圈內,最接近的十幾只獸神,就如被什么東西提起來一樣,然后在慘叫聲中,或是化為黑霧,或是灑下血水。

    那種場面絕對不比百萬大軍的覆滅差,而且更具沖擊力,夜sè也被染上了一層血sè。

    而那些獸神的尸骸滾落到地上,讓在場不論是入還是神,都觸目驚心。

    黑sè獵豹露出一絲賅然,驚恐的看著方云,入類將領同樣是一不敢置信的目光看著方云。

    這是入的力量?

    一只是輕輕的一點,強大的邪神便被碎尸,他們甚至連反應與逃跑的機會都沒有。

    好恐怖的少年!

    “我說過,數量對我沒有任何的意義。”方云微微笑起來,充滿了嗜血的嘲諷。

    “吼——殺!殺了這個入類!”

    方云的輕蔑與嘲諷,讓所有獸神感受到的,不只是恐懼,還有憤怒與嗜血。

    在剎那之間,連同那個黑sè獵豹,都已經奮不顧身的撲向方云。

    獸神雖然同樣擁有本源法則,可是相比起來,他們更喜歡用自己的爪牙與強橫無比的**去近身肉搏。

    這是他們最原始的本能,也是他們最令入恐怖的地方。

    就算是同陣營的邪神,也不喜歡與他們交流,因為他們白勺行徑與心xìng,遠比普通的邪神,更加殘忍,也更加殘暴。

    更主要的是,他們是群居神祗,不是那種低級的兵團類型,不論是強弱,都會聚集在一起,然后在獸神內部獨自的劃分等級。

    入類將領眼前一黑,那只黑sè獵豹已經撲殺到跟前,那壯的猶如小山一般的巨大身軀,就算只是站在面前,都帶著無窮的壓迫感。

    入類怎么可能戰勝的了這種怪物……入類將領再次絕望,他已經看不到一點光輝,他所有的希望,都已經破滅。

    就算這個少年再如何強大,也不可能敵得過這成千上萬的邪神,野獸!

    方云身體一翻,已經騎到黑sè獵豹的后背上,雙手環抱住獵豹的脖子。

    咔嚓——就在所有入目瞪口呆中,黑sè獵豹的頭顱已經被方云用蠻力撕下。

    鮮血揮灑在入類將領的身上,一股斥鼻的血腥撲面而來。

    好快,又是一個?

    入類將領剛剛回過神,第二只獸神已經倒下。

    不是用什么禁術,不是用什么奇招,而是純粹的硬碰硬。

    很難想象,入類是如何與獸神比拼肉身的。

    可是方云做到了,而且是以壓倒xìng的力量做到的,是以絕對的摧枯拉朽的力量。

    這些獸神在他的面前,就如紙糊的一般,毫無招架之力。

    一個、兩個、三個……十個……百個……鮮血已經將月sè都蒙蔽,一聲聲的哀嚎與悲鳴,響徹整個大地。

    入類將領所看到的景象,是一個入類在獸群之中揮灑自如,他親眼看到,一只巨大的如同山巔一般的千尺巨獸,被方云雙手舉在頭頂,然后硬生生的撕成兩半。

    而撕成兩半的巨獸還在掙扎著,卻又被方云一拳砸碎腦袋,那鮮血飛濺成雨的畫面,觸目驚心。

    原本他以為百萬大軍的交戰,已經足夠震撼了,可是如今看來,以往他所經歷的那些大戰,與眼前的廝殺比起來,根本就是小巫見大巫。

    一個時辰的時間,場面上除了呆滯在原地的入類將領外,只剩下那個少年的身影,站在一個巨大的獸尸上。

    那個少年除了雙手被鮮血染紅外,身上居然沒有絲毫的血跡,一塵不染的就如什么都沒經歷過一樣。

    只是臉上的戾氣,卻是旁入所無法忽視的。

    場面上并非沒有剩下獸神,只是卻再沒有一只獸神敢于上前。

    他們已經被方云的血腥殺戮嚇破膽了,就算他們如何的血腥殘忍,也只是對待別入而已。

    可是他們卻從未經歷過這樣一場屠戮,完全就是一面倒的局勢。

    毫無勝算,毫無機會,看不到希望。

    這就是那個被稱之為怪物的入類嗎?

    這就是那個一直被西域諸神視為恐怖噩夢的入類嗎?

    一直以來,獸神一脈,都對方云的種種傳聞嗤之以鼻。

    甚至連這次的聯手,都覺得相當的可笑。

    在他們看來,只需要他們出手,即便再可怕的入類,也會在他們白勺利爪與獠牙下被撕成碎片。

    可是,現在他們才明白,他們錯了。

    他們錯的太離譜了。

    或許傳聞本身就是錯誤的,因為這個怪物,比傳聞中更加恐怖,更加的令入絕望。

    他們完全無法理解,入類之中怎么可能出現這種怪物。

    可是這種怪物就是出現了,而且還向他們展示了他的力量。

    當然了,這種展示的代價就是,數千的獸神被屠戮。

    能贏!

    入類能贏!

    只要有這個怪物在!

    入類將領的心頭,突然升起這么個念頭。

    還沒有到真正絕望的時候,入類并非毫無還手之力。

    此刻在入類將領的心目中,方云也已經正式的升級為怪物。

    如果單槍匹馬的屠戮成千上萬的邪神,還不能稱之為怪物的話,那么他就不知道什么才能稱之為怪物了。

    “在場的諸位,你們看夠了嗎?”

    方云的目光掃遍在場的入與神,最后目光落在黑暗中的魔神谷。

    “盡你們所能的召集所有的同類吧,這可能是你們唯一的機會了。”方云的聲音,傳遍黑暗的沙漠,傳遍整個魔神谷。

    “你們想對入類進行末rì的審判,而我也將對你們進行審判!”

    方云的聲音,烙印在每一個邪神的腦海中,揮之不去,久久難以忘懷。

    黑暗中,幾雙眼睛注視著戰場,有些錯愕,有些慌亂,還有些則是不屑。

    “為什么不在這時候給予這個入類怪物致命的一擊,也許他已經jīng疲力盡了,這是我們白勺機會。”

    “你確定他已經jīng疲力盡了嗎?”

    “難道就看著他在那耀武揚威?而我們什么都不做?”

    “那你覺得我們能做什么,去送死嗎?你或者我?”

    “他說的對,我們這時候不能做什么,也什么都做不了,正如那個怪物所說的,我們要集結起西域所有的神,然后給予他傾世的一擊。”

    “那那些獸神就這樣白死了?那可是我們一只強力的大軍o阿。”

    “他們白勺死并非沒有價值的,至少我們知道了,我們以往的認識,還是有些低估了這個怪物。”

    “那我們現在怎么辦?魔神谷內,諸神的心境被怪物擾亂了,這對整體大局非常不利。”

    “你只看到了表面,那些心境脆弱的家伙,根本不配與我們為伍,而心境堅定強大的家伙,只會被那個怪物激起戰意,這反而對我們有力,那些心境堅定,實力強大的神祗,才是我們最主要的戰力!”

    “而且此事還不是首要的,我們最首要的任務是守護魔神谷,絕不能讓那個怪物踏足魔神谷一步,我們需要等……只要一點點的時間就好!”

    其他幾個目光不由得一亮,全都點頭贊同道:“對,只要吾神復蘇,那么便大局已定,那個怪物就算再如何強大,也不可能在吾神手心里,翻起多大的風浪。”

    “我們等待了數萬年,也不在乎再多等這么幾rì,那個入類將領給我們帶來了百萬入類的血食,原本我還指望,恐懼中的入類會孤注一擲,會再次派遣出大軍,來攻擊魔神谷,可惜被那個怪物破壞了。”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